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百四十三章林蕊馨的心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四十三章林蕊馨的心思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客廳的氣氛因為范富桂的問話而顯得有些壓抑,在座的誰都沒有吭聲,等著陳軍翔給出一個答案。

「你問我是不是有個乾兒子?」陳軍翔突然開口對范富桂問道。

「是的。」范富桂點點頭。

陳軍翔昂頭毫不在意的說:「我的確有個乾兒子叫陳鋒,這是我們家的私事,什麼時候輪到你們警察管了?」

范富桂賠笑的道:「陳先生,我們只是理性調查,四天前在燕京郊區發生了一場槍戰,你的乾兒子陳鋒被當場打死,這麼大的消息,你不應該不知道啊?」

陳軍翔點上一支煙,道:「我最近生意比較忙,沒時間關心其他事情。」

范富桂讓刑警隊大隊長郭俊做筆錄,他則繼續問道:「陳鋒生前是不是一直在幫你做事?」

陳軍翔眯著眼睛望著范富桂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在懷疑我?」

范富桂得到了林萬山的批示,膽子也就大了不少,凝視著陳軍翔的目光道:「陳先生,希望您配合我們,因為這個案件涉及到了您的乾兒子,所以我們有必要當著您的面把事情詢問清楚。」

陳軍翔道:「陳鋒的確是我乾兒子,這一點沒錯,不過,他現在已經是成人了,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應該自己承擔責任,而且,他早已經脫離陳家,和我們陳家沒有任何關係,所以他幹了什麼違法亂紀的事情也和我們陳家無關1

郭俊做完筆錄和范富桂對視一眼,而後范富桂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道:「陳先生,希望這段時間不要離開燕京,案子有了新的進展我們可能隨時要傳呼你去警局。」

陳軍翔哼了一聲,而後道:「你們這些警察知不知道這麼做很唐突?」

范富桂道:「陳先生,對不起,我們只是職責所在,沒有針對您的意思。」說著話,他朝刑警隊大隊長使了個眼色。

「收隊1范富桂說完,大手一揮,帶著幾名警察離開了陳軍翔家。

離開陳軍翔家,坐進車中,郭俊扭頭望著坐在後排座椅的范富桂,猶豫了一下,出聲道:「范局,我覺得這個陳軍翔心裡有鬼。」

范富桂心裡本來在回想這剛從的事情,聽了郭俊的話,范富桂抬起頭,望著郭俊道:「怎麼說?」

郭俊道:「根據我多年辦案的經驗,這個陳軍翔心中一定有鬼,出事兒的是他的乾兒子,他沒有表現出絲毫親情的關切,而且咱們還沒問他陳鋒的事情,他首先把自己撇的乾乾淨淨,這不是做賊心虛嗎?」

范富桂聽了郭俊的話,嘆了口氣,道:「即便知道他心裡有鬼,可是,咱們也沒證據啊,只能先拖住他,郭俊,你這樣……最近找兩人頂住陳軍翔,看看他會和誰見面,都去過什麼地方,還有就是防備著他,小心他偷偷離開燕京。」

郭俊點點頭,道:「范局放心,我馬上就去調兩個刑警去盯著他。」

……

下午下了班,黃文璇給姚澤發來信息,說是晚上去她家吃飯。

姚澤見外面天色不錯,就回復道:「別在家做了,太麻煩,咱們去外面吃。」

黃文璇馬上回復道:「外面被人瞧見就麻煩了,還是回家吧。」

姚澤苦笑的搖頭,然後答應去她家。

收拾好辦公桌,姚澤剛準備離開,手機便響了起來,掏出電話,見是林蕊馨打來的,姚澤趕緊接通,最近一段時間沒怎麼和林蕊馨聯繫,生怕林蕊馨聲音,姚澤接通后,率先笑眯眯的說道:「蕊馨,在什麼地方呀,我正準備去找你呢。」

林蕊馨在電話裡面輕輕哼了一聲,道:「哥,我不給你打電話你就不知道主動一些?」

姚澤悻悻笑道:「哥不是最近太忙么?你在什麼地方啊?我去接你。」

林蕊馨鬱悶的道:「能在什麼地方啊,當然是在學校,哥,我現在已經是實習期了,我該做些什麼呢?」

姚澤順手把辦公室的門給關上,然後朝著辦公樓下面走去,邊走邊對林蕊馨道:「你不是學的法律嗎?當律師唄1

林蕊馨糾結的道:「開始的確是準備當律師,不過現在我改變想法了。」

姚澤走到辦公樓一樓,站在大門口,然後笑著道:「為什麼改變了想法?」

林蕊馨道:「前段時間去看了很多案子的審理,覺得律師這個行業不適合我,裡面存在這太多潛規則和黑暗的一面,我不喜歡……」

姚澤苦笑道:「現在做任何事情都不容易,那你說說你想做什麼?」

林蕊馨悻悻道:「我想自己做生意。」

姚澤微微一愣,詫異道:「怎麼突然想著做生意啊?你不怕你媽收拾你,她可是盼著你成龍成鳳呢。」

林蕊馨道:「我心意已決,哥,你就說你幫不幫我吧1

姚澤笑著搖頭,道:「要不你先和你媽商量一下?」

林蕊馨躺在寢室的鋪上,頭搖的和撥浪鼓似的,片刻才發現自己搖頭姚澤根本看不見,就悻悻道:「不行,我打算瞞著我媽,等創業成功了再告訴她。」

姚澤抬手看了看時間,道:「我先去學校接你吧,等見面了再說。」

林蕊馨答應一聲,掛斷電話后開始換衣服打扮自己。

姚澤剛坐進車中,就見黃文璇走出了辦公樓,姚澤朝著黃文璇按了按喇叭,等黃文璇笑眯眯的走過來,姚澤腦袋伸出窗戶,帶著歉意的對黃文璇道:「黃主任,那啥……今天恐怕不能去你家吃飯了。」

「啊?為什麼啊?」黃文璇臉上露出失望之色。

姚澤悻悻道:「我妹妹在燕京大學上學,好一段時間沒去看她了,剛才電話過來,讓我晚上陪她吃飯呢。」

黃文璇聽了姚澤的解釋就抿嘴笑道:「把你妹妹一起喊過來吧,多一雙筷子而已。」

姚澤道:「這樣不好吧?」

黃文璇挑眉道:「有什麼不好的?你覺得不方便?」

姚澤笑道:「我倒是沒什麼不方便,那成,待會兒接了我妹就直接去你家。」

……

車子開到燕京大學門口,只見林蕊馨穿著一身休閑的牛仔裝,亭亭玉立的站在門口東張西望,姚澤把車窗打開,伸出頭去朝著林蕊馨揮揮手,林蕊馨瞧見姚澤,漂亮的臉蛋上露出歡快的笑意,快步的朝著車子這邊走來。

坐進車中,一陣淡淡的清香撲鼻,姚澤不由得輕輕嗅了嗅,打趣道:「蕊馨真香。」

林蕊馨俏臉微微一紅,嗔怪道:「一見面就不老實,哥,你就不能改改你色迷迷的習性?」

姚澤啟動車子,撇撇嘴,道:「一般女人我還懶得色呢。」

林蕊馨聽了姚澤的話,頓時就咯咯嬌笑了起來,嗔聲道:「敢情你色我還是我的榮幸,哥你要不要臉了1

姚澤睨了林蕊馨一眼,一副惡狠狠的道:「沒大沒小,小心我收拾你。」

林蕊馨迎著姚澤的目光,撅著嘴挺著已經頗具規模的胸部,嬌聲道:「你來呀,怕你不成1

「你等著,看哥晚上怎麼收拾你。」

林蕊馨聽了姚澤的話,俏臉更加紅潤了,抿嘴嫵媚的睨了姚澤一眼,嬌聲道:「就會耍流氓,不理你了。」

姚澤悻悻笑著轉移話題道:「你怎麼突然想著做生意啊?」

林蕊馨道:「做生意不受管制和約束,自己當老闆多自在。」

姚澤頓時感覺無語,翻著白眼道:「你想的太容易了,你看看你媽當老闆容易么?長年累月的早出晚歸,你別只是看見老闆們人前的輝煌,背後的辛酸只有他們自己知道,要我看啊,你還是乖乖的做律師得了。」

林蕊馨不高興的道:「哥,我來是讓你支持我的,不是讓你來給我潑冷水的,你就說你幫不幫我吧1

姚澤無奈的笑著道:「你想讓我怎麼幫你?」

林蕊馨咬咬唇,悻悻道:「借我一些錢,我自己投資做生意。」怕姚澤想多了,林蕊馨趕緊接了一句,道:「哥,借的錢我肯定會還你的。」

姚澤見林蕊馨小心翼翼的模樣,就笑道:「哥的錢不就是你的么,什麼還不還的,想做生意可以呀,不過你得給我一個具體的投資方案。」

林蕊馨嘟囔道:「就知道沒那麼容易,你這個投資方案是什麼啊?」

姚澤沒好氣的道:「你做生意總得有個方向吧?比如餐飲業,你就得拿出具體的方案來,做什麼菜系的餐館,餐館的選址、廚師的挑選,菜系的受眾範圍廣不廣,這些都必須考慮進去,你以為做老闆就兩片嘴唇說說就成了?」

林蕊馨一臉鬱悶的道:「我先想想做什麼行業吧,不過,等我想好了你得幫我。」

姚澤苦笑道:「我怕我幫你投資到時候你媽找我拚命。她可不想讓你做生意。」

林蕊馨撇撇嘴道:「她都能做生意,憑什麼不讓我做。」

姚澤一臉認真道:「現在的社會太複雜了,你一個黃毛丫頭,能做什麼生意,你媽是怕你吃虧啊,你這傻瓜。」

林蕊馨嘆了口氣,道:「反正我心意已決,哥你再阻攔我我可生氣啦。」

說著話,已經到了農業部家屬院,姚澤把車子停在段元樓下面,車子熄火后,姚澤對著林蕊馨笑了笑,道:「成,我不阻攔你,你長大了,自己的路自己走吧,不過,我還是建議你先和美蓮阿姨商量一下。」

林蕊馨吁了口氣,道:「過幾天再和她談吧。」剛才和姚澤聊天倒是沒注意路,這會瞧見姚澤把車子停在了一個小區裡面,就詫異的問道:「哥,這是哪啊?」

姚澤笑道:「我家啊,來燕京這麼久了,還沒帶你去我家看看呢,走著,帶你去我家參觀參觀……」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