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百四十四章兩個女人一台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四十四章兩個女人一台戲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到了姚澤家,林蕊馨把整個房子看了一遍,而後抿了抿嘴,笑著道:「房子倒是裝修的不錯,不過,還少了一樣東西呢。」

姚澤笑著問道:「少了什麼?」

林蕊馨挑眉笑嘻嘻的說:「當然是女主人呀,一個家如果沒有女人,怎麼能夠算是一個家?」

「呃……」姚澤語塞。

林蕊馨就走到姚澤身邊,抱住姚澤的胳膊,撒嬌般的搖晃著姚澤的胳膊,說:「哥,要不我搬過來和你一起住吧?」

姚澤聽了嚇了一大跳,趕緊擺手到:「不行,你可不能搬過來。」

林蕊馨就撅著嘴不高興的說:「我為什麼不能搬過來呀?又不是住不下1

姚澤苦笑道:「這不是住不住的下的問題,這是我們單位分配的房子,你說咱們如果同居了,影響多不好啊,你哥我還得混呢,別害我。」

林蕊馨輕哼一聲,道:「如果別人問起,你就是我是你女朋友不就得了。」

姚澤悻悻笑了笑,有些心虛的說:「那也不行啊,沒結婚同居影響也不好。」

兩人正說著話的時候黃文璇的電話打了過來,催促姚澤趕緊過去,飯菜差不多做好了。

姚澤就拉著林蕊馨到:「你如果不想住在學校,我在外面給你租一個房子,咱們現在先去吃飯。」

林蕊馨意興闌珊的點頭,而後問道:「去什麼地方吃飯?」

姚澤悻悻到:「去隔壁鄰居家吧,她和我是同事,今天請我吃飯。」

林蕊馨見姚澤表情有些心虛,下意識的問道:「是女人吧?」

姚澤頓時一陣汗顏,沒好氣的道:「是女人,怎麼了1

林蕊馨眯著眼睛,似笑非笑的望著姚澤,道:「你們之間沒發生什麼吧?」

姚澤一臉正經的道:「就是同事關係,你可想多了。」

見林蕊馨表情鬆動下來,姚澤暗自舒了口氣,暗想自己真是找罪受,幹嘛要把林蕊馨帶去見黃文璇。

走了黃文璇屋門口,姚澤輕輕敲了敲門,沒一會兒,裡面傳出黃文璇清脆嬌柔的聲音:「來啦。」

房門打開,林蕊馨瞧見黃文璇不由得一愣,沒想到姚澤的鄰居竟然是個如此美艷的婦人,她偷偷看了姚澤一眼,表情中有了一絲醋意。

黃文璇見到林蕊馨也是感到驚艷,林蕊馨有著一張漂亮的瓜子臉,年輕的臉孔讓黃文璇有些自卑,雖然黃文璇也是個美人兒,但是年齡方面確實比林蕊馨這種姑娘弱勢了許多,女人之間很容易拿對方和自己比較,這一比較下,黃文璇心裡就不是滋味了。

怪不得姚澤前幾天一直消失,感情是認識了這麼個小美人,想著想著,黃文璇倒是有些失落了。

「來啦,快進來吧。」黃文璇情緒只是稍稍波動之後就恢復歸來,朝著姚澤笑了笑,而後望著林蕊馨對姚澤說:「這是你妹妹吧?」

姚澤尷尬的笑著點頭道:「對,我妹妹。」

黃文璇就笑著拉著林蕊馨的胳膊,熱情的招呼林蕊馨進屋,和林蕊馨聊了起來,把姚澤晾在了一旁。

飯菜上桌,三人圍著飯桌坐下,黃文璇看了林蕊馨和姚澤兩眼,有些吃衛:「你們兩人真般配。」

姚澤聽了黃文璇的話,知道黃文璇心思波動,就悻悻笑道:「別胡說,蕊馨是我妹妹。」

林蕊馨聽了姚澤的話,心裡就不願意了,不過知道黃文璇是姚澤的同事,也沒有反駁,只是板著小臉表示不滿。

「吃飯、吃飯。」姚澤趕緊笑著打圓場,然後拿起酒杯對黃文璇說:「喝酒嗎?」

黃文璇把杯子遞給姚澤笑道:「陪你喝點。」

給黃文璇倒了半杯白酒,姚澤又問林蕊馨:「你喝么?」

林蕊馨心想黃文璇都喝了,自己不能弱了,就點頭道:「我也喝一點吧。」

姚澤給林蕊馨也倒了半杯,然後把自己杯子裡面倒滿,林蕊馨見了就微微蹙眉道:「哥,你少喝點,酒量本來就不好。」

林蕊馨對於姚澤酒量的認識一直停留在湯山縣那會兒,那時候在湯山縣任職時,姚澤酒量的確是有些差勁,不過幾年的磨練,如今姚澤的酒量好了很多,一杯白酒根本不在話下。

姚澤笑著擺手道:「沒事兒,反正又不用開車。」

吃著菜,黃文璇朝著姚澤打量一眼,而後似笑非笑的問姚澤:「蕊馨妹子是你認的妹妹吧?」

姚澤抿了口酒,問道:「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黃文璇朝著林蕊馨看了一眼,心想,林蕊馨這姑娘眼神中充斥著對姚澤的感情,眼神表露的太過直接,看不出來才怪,黃文璇沒有點破,只是抿嘴笑了笑,輕聲道:「感覺而已。」

姚澤就笑著點頭,把在湯山縣認識李美蓮和林蕊馨的事情和黃文璇敘述了一遍,黃文璇無不感慨的道:「怪不得你這麼有錢,原來都是蕊馨妹子的母親幫你賺的呢。」

姚澤笑著道:「是啊,我還真得好好感謝美蓮阿姨。」

林蕊馨聽著耳朵里心裡就不是滋味了,咬牙切齒的想,感謝我媽都感謝到床上去了,混蛋!

越想越氣,林蕊馨端起杯子猛的灌了口酒,嗆的她不停得咳嗽。

姚澤見林蕊馨表情不對,知道自己剛才提到不該提的事情,暗罵自己嘴拙,於是悻悻笑著對林蕊馨說:「別喝這麼急,傷身子呢,來吃點菜。」姚澤殷勤給林蕊馨碗里夾了些菜,看的黃文璇嘖嘖出聲道:「真是羨慕蕊馨呢。」

姚澤聽了黃文璇有意無意的話心中又是一陣汗顏,都說兩個女人一台戲一點都沒錯。

吃著飯,三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著,林蕊馨想起最近的槍殺案,就八卦的湊到姚澤身邊,笑嘻嘻的問姚澤知不知道些什麼內幕。

姚澤仰頭喝了口酒,沒好氣的瞪了林蕊馨一眼,出聲道:「我又不是警察,怎麼會知道內幕。」

林蕊馨切了一聲,說:「你不是領導么?作為領導怎麼能不知道內幕1

黃文璇聽了林蕊馨孩子氣的話忍不住捂嘴咯咯嬌笑了起來,接著林蕊馨的話打趣道:「姚澤確實是領導,而且還是大領導。」

這話鬧的姚澤一陣臉紅,不由得轉移話題道:「蕊馨,你不是對未來充滿迷惘嗎,你可以問問黃主任嘛,她閱歷多,說出來讓她幫你參謀參謀。」

林蕊馨悻悻的瞪了姚澤一眼,怪姚澤多嘴。

黃文璇聽了姚澤的話,饒有興緻的看著林蕊馨,抿嘴笑道:「蕊馨妹子是沒找到合適的工作么?」

林蕊馨搖頭嘆息道:「學了法律專業但是不想從事律師行業。」

黃文璇不解道:「為什麼不想從事律師行業,律師還是挺不囪健!

林蕊馨道:「以前倒是挺喜歡,不過,自從實習跟著一個律師協助他辦了幾個案子之後就對律師這個行業失去了興趣,只要給錢,律師能夠把黑的說成白的,和我以前幻想的律師完全不一樣,所以我不想做律師了。」

黃文璇思索一下,道:「那你想做什麼?有沒有考慮過到檢察院,到檢察院上班也不錯,和律師所做的事情差不多,不過卻比律師更加富有正義感?」黃文璇從林蕊馨剛才的話中聽出了她嫌棄律師的原因,只要給錢律師,律師便可以無下限的為僱主辯解,無論忠奸。

「檢察院?」林蕊馨愣了一下,道:「我可以進檢察院嗎?」

黃文璇朝著林蕊馨擠了擠眼睛,而後又朝著姚澤努嘴,意思是讓林蕊馨找姚澤幫忙。

兩人剛說話的時候,姚澤正喝著酒,扭頭注視著客廳電視裡面的新聞,回過頭,瞧見林蕊馨和黃文璇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自己,姚澤就有些心虛的擠出笑意,對兩人問道:「看著我幹嗎?」

林蕊馨露出一個甜美的笑意,身子朝姚澤靠近了些,悻悻笑道:「哥,你可以幫我進檢察院嗎?」

「檢察院?」姚澤詫異道:「你怎麼突然想進檢察院?」

林蕊馨道:「黃姐建議我去檢察院呀。」

姚澤苦笑道:「你以為檢察院這麼好進?」

林蕊馨苦著臉道:「所以才問你嗎,你能不能把我弄進檢察院?」

姚澤嘆氣道:「你的性子太直了,不適合混體制埃」

林蕊馨不服氣的道:「人是會變的。」

黃文璇幫腔道:「事情,蕊馨妹子現在還小,性感會慢慢隨著年齡的增長變沉重起來。」

姚澤思索了一會兒,林蕊馨進檢察院的確比她去投資做生意要靠譜,進了檢察院怎麼說也是國家公務員了,李美蓮應該也會同意林蕊馨進檢察院,姚澤再三考慮後點點頭,對林蕊馨道:「成,既然你願意進檢察院,那我幫你想想辦法。」

林蕊馨臉上立馬露出興奮的笑意,嬌聲道:「哥,你有幾成把握呀?」

姚澤沒好氣的道:「一成1

「啊,才一成啊,那不和沒戲一樣?」林蕊馨立馬有苦著臉鬱悶道。

黃文璇在一旁聽了兩人的對話不由得苦笑了起來。

糾結了很久的工作問題終於定了下來,林蕊馨心情極好,吃過飯又嚷嚷著姚澤陪她去逛街,黃文璇就笑道:「你們去逛吧,我在家收拾碗筷。」

林蕊馨抱著黃文璇的胳膊,嬌聲道:「黃姐,咱們一起吧,碗什麼時候不能洗呀。」

林蕊馨一再堅持,黃文璇無奈,只好笑著點頭答應下來,想想自從和胡炎力結婚之後確實沒有好好逛過幾次街,現在她離婚了,成了單身,更加自由了,不應該讓自己過的那麼壓抑,黃文璇收拾好心情,去室換了身衣服,才和姚澤以及林蕊馨一起出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