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百四十八章不得不離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四十八章不得不離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黃文璇和林蕊馨合夥都沒能把姚澤從屋裡趕出去,姚澤也充分發揮了死皮耐臉的天賦,無論兩女如此撕、拉、拽、扯,都奈何不得姚澤,姚澤如同入定的老僧一般,坐在沙發上直接將無比氣憤的兩女個無數掉了,悠哉哉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喝茶。

黃文璇見姚澤油鹽不進,就冷哼一聲道:「蕊馨妹子,咱們進屋去,別管他,讓他睡在這裡,沒被子凍死他1

林蕊馨挑了挑眉,鄙夷的看了姚澤一眼,而後似笑非笑的對姚澤打趣道:「哥,晚上千萬得堅持住呀,可別凍壞啦。」

姚澤深深的看了林蕊馨一眼,心道:「等哥找到機會了看哥怎麼收拾你這妮子。」

兩人手牽手進了室,然後把門給反鎖上了,黃文璇笑眯眯的道:「今天晚上咱們睡一塊吧,順便可以聊聊你的事情。」

林蕊馨笑道:「我有什麼事情可聊?」

黃文璇撇嘴道:「你不是對未來有些迷茫嗎?我可以幫你出出意見,供你參考。」

林蕊馨就笑嘻嘻的道:「那感情好。」

黃文璇從衣櫃里拿出一條乳白色的睡衣帶給林蕊馨,笑道:「你不介意穿我的衣服吧?」

林蕊馨接過黃文璇的睡衣,擺擺手道:「不介意,我才沒那麼多講究呢。」說著話,帶著笑意進了室里的洗浴室。

……

劉羽菲每次回到陳軍翔的別墅,總感覺有種不寒而慄的陰森感,也許是心理作用作祟吧,納蘭離和李芳然把她送到屋門口走後,劉羽菲剛把門打開便瞧見了靜靜坐在沙發上,不看報紙也不看電視的陳軍翔。

劉羽菲每次回家,他總是那麼靜靜的坐著,什麼事都不幹,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劉羽菲和他面對面交談總感覺心裡害怕,劉羽菲聽她母親王蘭芝說過,陳軍翔殺過人,這讓劉羽菲心裡更加留下了陰影。

「乾爹,您……您還沒睡呢?」劉羽菲把門關上,帶著怯怯的語氣問道。

陳軍翔抬起眼皮,看了劉羽菲一眼,語氣平淡的說:「你不回來我怎麼睡的著?今天都幹嗎去了?」

劉羽菲剛要說和李芳然還有納蘭離出去了,但是猛的想起陳家和納蘭家之間似乎有許多說不清道不明的矛盾,於是到嘴邊的話又給咽了回去,吞吞吐吐的道:「那個……我……我陪朋友逛街了。」

「朋友?什麼朋友?」陳軍翔微微蹙眉,問道。

劉羽菲雙手緊緊的捏在一起,手心出了些冷喊,她咬咬唇,感覺讓自己靜神,而後輕聲道:「和演藝圈的幾個朋友……」

陳軍翔皺眉道:「羽菲啊,乾爹不是和你說過嗎,最近一段時間不太平,不要隨便亂跑出去,你怎麼不聽呢,下次可別這樣了。」

劉羽菲悻悻點頭,表情有些黯然。

這時,劉羽菲的母親王蘭芝從室走了出來,幫劉羽菲解圍道:「羽菲啊,回來了啊,過來讓媽看看你買了些什麼東西,有沒有給我買呀?」

劉羽菲對陳軍翔道:「那……爸,我去找我媽了?」

陳軍翔微微閉眼,點頭道:「你去吧……」

劉羽菲心中暗自鬆了口氣,只希望快點擺脫這裡。

母女兩人進了房間,王蘭芝把門關上,趕緊拽著劉羽菲道:「羽菲啊,你怎麼這麼不聽話,我們現在是關鍵時期,可千萬不敢馬虎,若是讓你乾爹發現咱們的異常,不要說離開燕京,恐怕……」說到這裡,王蘭芝怕嚇到劉羽菲,把下面的話給吞了回去,輕輕嘆了口氣,把女兒拉到床邊坐下,愛憐的摸著劉羽菲的頭髮,輕聲說:「女兒啊,都是媽不好,當初就不該和陳軍翔在一起,不管如何,媽一定會幫你擺脫陳軍翔。」

「媽……」劉羽菲望著王蘭芝,欲言又止的道:「要不……要不咱們……」

「嗯?說埃」

劉羽菲咬咬唇道:「要不咱們報警吧1

王蘭芝聽了趕緊擺手道:「千萬別,如果報警咱們反而打草驚蛇了,不僅幫不了咱們反而會害了咱們,陳軍翔是什麼人?他們陳家又是什麼勢力?你以為普通的警察能夠奈何的了他?」

劉羽菲有些微怒的道:「可是女兒不想離開燕京。」

王蘭芝微微一愣,不解的問道:「為什麼不想離開啊,捨不得你的事業?」

劉羽菲搖搖頭道:「不是。」

王蘭芝詫異道:「那你為什麼不想離開?」

劉羽菲臉上露出異樣的紅暈,有些欲言又止。

王蘭芝瞪大眼睛道:「羽菲,你該不會是……不會是戀愛了吧?」

劉羽菲趕緊解釋道:「沒有,媽,你想多了。」

「那你為什麼不想走,難道有喜歡的人?」王蘭芝追問道。

見劉羽菲不吭聲了,王蘭芝知道自己猜測對,就嘆息道:「是誰啊?」

劉羽菲悻悻道:「我……我是喜歡他,可是他應該不知道我喜歡他吧。」說到這裡,劉羽菲臉色呈現出黯然之色。

王蘭芝就問道:「男孩是幹什麼的?」

劉羽菲紅著臉道:「他在農業部工作。」

「哦?公務員?」

劉羽菲點點頭說:「農業部辦公室主任。」

「噢?還是當官的?有三十好幾歲了吧?年齡差距太大你們不合適的。」在王蘭芝印象里,當官的怎麼得也得有三十多歲吧。

劉羽菲提起姚澤臉色就露出了年輕女子特有的崇拜表情,嬌聲道:「才沒有呢,和我年齡差不多大,比我大了半歲而已。」

王蘭芝又是一陣詫異,道:「他二十多少就當官了?是什麼級別呀?處級嗎?」

劉羽菲嬌聲道:「媽,您有點常識好嗎,農業部辦公室主任屬於廳級幹部呢。」

「啥?1王蘭芝這次是真有些驚詫了,「羽菲,你開玩笑吧?二十多歲的正廳級幹部,胡說八道1

劉羽菲嗔怪道:「我騙你做什麼,就是正廳級嘛1

王蘭芝盯著劉羽菲看了兩眼,見劉羽菲似乎沒有撒謊,就暗自咂舌道:「這樣太匪夷所思了,他家是做什麼的?」

劉羽菲還不知道姚澤真正的身份,就想了想,道:「他家好像條件不錯,他父親在華北的江平自己開了一家規模很大的公司。」

「就這些?」王蘭芝繼續問道。

劉羽菲道:「你還想怎麼樣?」

王蘭芝不解道:「難道他沒什麼後台?」

劉羽菲搖搖頭道:「這我就不清楚了,應該沒什麼背景吧,不過……他以前好像和納蘭家關係不錯呢。」劉羽菲只所以說以前,是因為他今天發現納蘭離和姚澤似乎有些矛盾了。

王蘭芝問劉羽菲道:「納蘭家?燕京四合院衚衕的那個納蘭家嗎?」

劉羽菲苦笑著點頭。

「那他可不可以……」王蘭芝眼睛一亮,剛要問姚澤能不能拖納蘭家幫幫忙,但是轉念想想,納蘭家不可能因為這些事情得罪陳家,就把話給吞了回去,有些泄氣的說:「女兒,現在咱們是不得不離開,在這裡咱們會很危險的,畢竟咱們知道陳軍翔的秘密,如果哪天事情敗類了,以陳軍翔冷血的性子,他會毫不猶豫的殺了咱們母女。」

王蘭芝想想就感覺不寒而慄,身子不由得哆嗦一下。

劉羽菲抱著王蘭芝的身子,輕聲道:「媽,我聽您的,咱們一起離開。」

王蘭芝輕嘆一聲有些歉意的道:「孩子,你還年輕,以後會找到更適合你的。」

「嗯。」劉羽菲輕輕嗯了一聲,心裡卻嘆息的想,會嗎?會找到合適自己的嗎?

一個熟悉又陌生的男人笑臉浮現在了腦海。

他如果能幫到自己該多好,這樣自己就不用去異國他鄉躲避,這樣即便是不能和他在一起,至少能夠在一個城市,偶爾還能見上一面,但是如果去了國外,恐怕就真是永不能相見了。

陳軍翔在客廳又坐了一會兒,然後才起身,朝著王蘭芝的室方向看了一眼,眼睛微微眯了起來,而後朝著別墅外面走去,走到了別墅一個角落,旁邊有一個安格是一個秘密的地下室,當初關押林蓓蕾就是用的這個地下室,他從外面把暗格打開,然後走了進去,地下室此時正坐著一個女人,她身子直挺挺的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聽到動靜,她睜開眼睛,目光猶如實質的刀子一般望著陳軍翔,那眼神即便是陳軍翔對視上了也要動容。

「好凌厲的眼神,哈哈,不虧是越南第一殺手埃」陳軍翔讚歎的走到女子旁邊,出聲道:「冷雪,你這也躲了好幾天了,該活動活動了。」此女正是前幾日從姚澤家離開的冷雪。

「我不是躲!如果單獨行動,沒人能夠讓我躲避。」冷雪沉聲道。

陳軍翔知道殺手的自尊心都很強,就笑著改口道:「成,不是躲,你這養精蓄銳也好幾天了,我想讓你幫我干件事情。」

此時的冷雪,身上的傷勢似乎已經完全好了,精神倒是不錯。

冷雪聽了陳軍翔的話,就冷聲問道:「讓想我做什麼?」

陳軍翔眯著眼睛,沉聲道:「你去幫我查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