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百五十三章及時出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五十三章及時出現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兩天後,林蕊馨正式『走馬上任』,從燕京大學般了出去,在燕京監察局附近的小區租了個出租屋暫時住下,方便上下班,去的第一天常冉泰專門交代過林蕊馨所在的一科科長,讓他多照顧著林蕊馨一點,監察局局長親自關照,一科科長自然不敢小覷,當即就把林蕊馨安排到一名老科員身邊學習如何處理日常工作。

待在監察局雖然有忙不完的瑣碎活,但是林蕊馨一天下來倒是覺得非常充實,下了班,她挎著皮包走出辦公室,掏出手機把電話撥到了姚澤那裡。

姚澤此時正忙著收拾自己的公文包,馬上要出去辦事,接到林蕊馨的電話,姚澤因為心裡有事,心情有些沉重,就直接問道:「蕊馨,有事兒嗎?」

林蕊馨心情愉悅,笑嘻嘻的道:「哥,下班沒,我請你吃飯唄。」

姚澤拿起辦公桌上的公文包,出聲道:「今天恐怕不行,待會兒有些事情要辦。」

林蕊馨意興闌珊的噢了一聲,而後鬱悶的道:「今天第一天上班,原本準備和你慶祝一下呢。」

姚澤聽了電話裡面林蕊馨失落的語氣,才想起來今天林蕊馨正式去監察局報道了,倒是自己忙糊塗把這事情給忘了。

姚澤有些歉意的道:「蕊馨,今天實在是有事情,要不明天哥請你吧,想吃什麼咱就去吃什麼,好吧?」

林蕊馨旋即就樂呵呵的點頭道:「可是你說的噢,不許失約。」

姚澤笑道:「我什麼時候對你失約過,就這樣吧,我這會兒挺忙的,晚點再聯繫你。」

掛斷電話,姚澤看了看腕錶,見時間差不多了,就嘆息一聲,撥通向成東的電話,吩咐說:「成東,把車子開到大門口來,咱們去一趟機常」

今天是劉羽菲和她母親離開燕京的日子,姚澤答應過劉羽菲,等她離開時去送她。

邁著沉重的步子,姚澤走出農業部辦公樓大廳,上了等在門口的車子。

今天陳軍翔不在家,王蘭芝之前已經做好了準備,劉羽菲這幾年演藝事業賺的錢全部都已經成功的轉到了國外,抽著陳軍翔不再家的空隙,王蘭芝和女兒劉羽菲直奔機場而去,王蘭芝萬萬不會想到她們前腳離開別墅,陳軍翔便出現了,和她們只是一前一後罷了。

其實王蘭芝的一舉一動已經被陳軍翔盡收眼底,他只是懶得提前去識破王蘭芝,就想著陪王蘭芝玩玩,他要看到王蘭芝失望之極的表情。

王蘭芝和劉羽菲前腳離開,陳軍翔便帶著四五個手下緊跟了上去,越南第一殺手冷雪也在人群中。

計程車中,王蘭芝見女兒戀戀不捨的望著窗外一言不發,就輕輕嘆了一聲,把手放到女兒的手背上,輕聲問道:「是不是在他了?」

劉羽菲聞言鼻子一酸,眼眶有些紅,她目光望著窗外,輕輕點頭,嗯了一聲。

王蘭芝道:「以後會好起來的,媽會陪你渡過最難熬的日子。」

劉羽菲朝著王蘭芝笑了笑,示意自己沒事兒。

王蘭蛀會來送你嗎?」

劉羽菲手裡一直握著手機,看了看手機屏幕,劉羽菲有些沒信心的輕聲道:「也許回來吧。」

……

「姚主任,咱們去機場做什麼?」向成東開著車子好奇的詢問姚澤。

姚澤心情不大好,嘆了口氣,說:「去送一個朋友,要去美國,可能以後再也不會回來了。」

向成東跟著姚澤幾年了,大概的知道姚澤的心思,聽姚澤這麼說,向成東估摸著姚澤送的肯定是個女人,而且是個很漂亮的女人。

「你還記得劉羽菲嗎?」姚澤突然問道。

向成東詫異道:「記得啊,是她嗎?去美國拍戲?」

姚澤苦笑道:「拍什麼戲啊,去美國生活,估計以後也不會回來了。」

向成東啊了一聲,而後悻悻道:「真是可惜了。」

姚澤沒去想向成東說的可惜是什麼意思,他輕嘆一聲,有些黯然的道:「的確可惜了。」

向成東的意思其實是,劉羽菲這種演技好長的又漂亮的女演員不去演戲真是可惜了。

而姚澤說的可惜是什麼意思就耐人尋味了。

…….

王蘭芝坐在計程車中不停的看著時間,焦急的催促司機道:「師傅您能快點么?我們趕飛機。」

計程車司機搖頭道:「大姐,這已經是很快了,再加速就得被罰了。」

王蘭芝掏出五張票子道:「馬上加速,這錢就是你的了。」

計程車司機見有五百塊,頓時就樂了起來,點頭道:「好勒,我這就加速。」

車子快要到機場時,一輛賓士車子突然超過了計程車,一下子攔在了計程車前面,計程車一個急剎車,王蘭芝沒坐穩,頭部一下子撞在了前面的座椅上,她皺著眉揉著額頭不越的斥責道:「師傅,你怎麼開車呢,不能小心些嗎1

計程車司機苦著臉道:「前面那輛車子突然超車,我也沒辦法,咱這車子能和人家賓士比么1

王蘭芝揉揉頭,朝著前面看了一眼,待看清車牌照,王蘭芝頓時嚇的臉色慘白,尖叫出了聲。

劉羽菲也跟著嚇了一條,不明所以的感覺問道:「媽,怎麼啦?」

王蘭芝有些哆嗉的道:「女兒,完了,完了埃」

劉羽菲朝著王蘭芝看的方向看去,待看清前面的賓士,臉色也跟著慘白起來:「乾爹他追上來了?」劉羽菲突然想到,這一切都是陰謀,原來乾爹一直知道母親和自己的心思,劉羽菲突然感到無力和恐慌。

「師傅,趕緊……趕緊超過那輛車子,你要多少錢我給你多少1王蘭芝突然如同發瘋了一般大聲吼叫道。

司機被王蘭芝的行為嚇了一大跳,悻悻問道:「大姐,你沒事兒吧?」

「我要你超車1王蘭芝咆哮道。

司機趕忙點頭,道:「成成,您別激動,我這就超車。」

計程車司機剛準備加大馬力,可惜後面再次堵上來一輛賓士,兩輛賓士把計程車前面的路給堵的死死的,根本沒法超越。

「什麼情況?」司機有些摸不著頭腦,自言自語道:「他們這是故意的吧?」

看到前面的狀況,王蘭芝最後一絲希望都破滅了,車子根本沒法衝過去了。

前面的兩輛賓士突然減速,計程車被迫也減了速度。

接著毫無意外,兩輛賓士在計程車前面停了下來,而計程車也只能才剎車,出租司機有些懵了,見四五個大漢從車中走了出來,他嚇的大叫一聲就要拿電話報警,誰知道一名光頭大漢快步走上前去,一鐵棒打碎計程車玻璃,怒指著計程車司機道:「小逼仔,敢報警老子廢了你,沒你什麼事兒,一邊待著。」然後把頭湊到後排座椅,似笑非笑的對王蘭芝和劉羽菲道:「夫人、小姐,請下車吧,陳爺有請。」

王蘭芝臉色慘白的緊緊握住劉羽菲的手,聲音有些顫抖的道:「羽菲,媽害了你埃」

劉羽菲安慰的笑了笑,道:「沒事兒,不管什麼事情咱們母女一起面對。」

「啪啪啪……」陳軍翔拍著巴掌走到車前,將計程車車門拉開,冷笑道:「真是母女情深啊,下車吧。」

王蘭芝拉著劉羽菲的手,在陳軍翔冷森的注視下下了計程車。

「你們這是準備幹啥去?」陳軍翔似笑非笑的望著王蘭芝和劉羽菲戲謔的問道。

王蘭芝硬著頭皮道:「我帶女兒出去散散心,軍翔,你這是什麼意思?」

陳軍翔冷笑道:「沒什麼意思,跟我回去。」

「我不走,我要帶我女兒離開。」王蘭芝突然大聲喝道,眼眶通紅,這麼多年她從來不敢如此大聲和陳軍翔說話,今天她為了女兒算是豁出去了,如果跟他回去肯定是凶多吉少。

「你走不走已經由不得你了。」陳軍翔說著話,朝著一旁的幾名手下使眼色,然後轉身朝著賓士車走去。

後面上來四人,強行架著王蘭芝和劉羽菲朝著賓士車走。

此時後面已經被堵住了好幾輛路過的車子,瞧見這種情況,誰也不敢上去見義勇為。

姚澤正坐在車子里想心事,車子突然減慢了速度,姚澤就好奇的對向成東問道:「出什麼事兒了?」

向成東搖頭道:「前面好像出什麼事兒了,車子堵在前面了。」

姚澤微微蹙眉,這個時候千萬別出什麼事兒,否則趕不上送劉羽菲了。

「好像……」向成東仰著頭望著窗外,突然開口道:「前面好像鬧了什麼矛盾,幾個男人架著兩個女人呢。」

姚澤不耐煩的皺皺眉,道:「這不是耽誤事兒嗎。」說著話就推開車門走了出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剛下車,姚澤朝著前面望去,瞧見一道熟悉的背影,姚澤不由得一愣,「是……是劉羽菲?」

「站住1姚澤一時的愣住后,反應過來,大聲喝道。

架著王蘭芝和劉羽菲的四個男人聽到後面的喝聲,同時條件反射的止住腳步。

劉羽菲雖然沒瞧見是誰,但是聽到這熟悉的喝聲,頓時身體一震,猛的扭頭,瞧見姚澤,她眼淚忍不住嘩嘩流了出來:「姚……姚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