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百五十四章安靜的等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五十四章安靜的等待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邁著沉穩的步子走到眾人之間,先沒去管站在一旁陰晴不定的陳軍翔,一把推開抓住劉羽菲胳膊的男人,然後輕聲問道:「羽菲,你沒事兒吧?」

劉羽菲搖搖頭,緊緊抓住姚澤的胳膊說:「救救我和我媽。」

姚澤也沒管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只是點點頭讓劉羽菲放心,而後拉著劉羽菲讓她跟自己走。

「姚澤吧?」陳軍翔這個時候開口了。

姚澤朝著陳軍翔打量兩眼,沉聲道:「如果我猜的沒錯,你就是陳軍翔吧?」

陳軍翔還沒開口,姚澤就當街怒斥道:「陳老闆,你作為商界一個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去難為女人,不覺得很可恥嗎?你知不知道這種行為如果上了法庭是要判刑的。」

陳軍翔陰沉著臉道:「我怎麼做還用不到你這小子來教,她們一個是我妻子一個是我女兒,我帶她們回家是天經地義的,法律管的了了?」

姚澤冷笑道:「帶她們回去沒問題,但是如果她們不願意跟你回去,而你又強行讓人把她們綁回去,性質就不同了。」姚澤專門把梆字加重了語調。

「甭跟我廢話,這裡沒你什麼事情,你趕緊給我閃開,否則我對你不客氣了,別以為你是林家的小子我就不敢把你怎麼樣了,告訴你,這裡沒有你說話的資格。」說完,他沉著臉對下屬喝道:「還愣著幹什麼,帶人走1

姚澤拉住劉羽菲,讓她站在自己身後,而這時向成東也邁著步子快步上前,怒視著上前的幾名男人,咬牙道:「誰敢亂來我他媽廢了他。」

陳軍翔的手下自然不會被向成東嚇住,當即就沖了上去,誰曾想,向成東一記橫掃套便把衝上來的人踢翻在地,身手極為矯捷。

陳軍翔眯著眼睛望著向成東,暗想姚澤身邊的那個高手應該就是這小子了,身手果然了得,他扭頭看了一眼後面不遠處的賓士轎車,憤怒的對著賓士轎車裡的人喝道:「冷雪,你準備坐多久?」

冷雪一直坐在賓士車冷眼旁觀,待看清姚澤的相貌,冷雪不由得愣住了,她萬萬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再次見到姚澤。

姚澤算的上是她的救命恩人,冷雪受傷那段時間一直是姚澤悉心照料,這對於一個從來沒有得到關愛的越南女人來說,那內心深處那冰冷的心得到了一抹暖和的陽光照射,她一直以後不會再見到這個男人,但是卻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見面了,而且她似乎知道了姚澤的真實身份,她來這裡的目的不就是為了對付林家、對付姚澤嗎!

冷雪一直堅毅的心有了動搖,還要不要幫陳軍翔對付林家,如果不幫,越南那邊已經收了陳軍翔的錢,如果自己不幫,在越南的家人就得遭到迫害,而且,自己越南第一殺手的名譽將會掃地。

如果對付姚澤,親手殺了他冷雪也是很難做到的。

推開車門,表情複雜的冷雪在露出臉時已經恢復了冷漠表情,他扭頭望著陳軍翔,沉聲說:「這種小事情還用我出手?能不能搶回你自己的女人看你自己的本事,與我無關,這件事情不是在我該做的事情範圍之內,所以你不用指望我1

冷雪一連串的話氣得陳軍翔怒火燒,但是又不好在這個時候爆發,就耐著性子道:「你不就是想要錢嗎!我加錢就是了,你把人給我搶回來,我會給你應有的報酬。」

冷雪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不遠處有些驚訝的盯著自己看的姚澤,搖了搖頭,對陳軍翔道:「抱歉,對於這種活我沒興趣。」說完也不顧陳軍翔要吃人的表情,再次坐回了車。

陳軍翔目光陰沉的看著姚澤,道:「你作為國家幹部,這麼做你覺得合適嗎1陳軍翔見強硬的辦法不行,就打算用別的路數讓姚澤住手。

姚澤卻是鐵了心的要保住劉羽菲母女倆,就冷笑道:「有什麼不合適的?劉羽菲是我朋友,我有義務幫主我朋友擺脫惡人。」

「惡人?」陳軍翔道:「你所指的惡人是誰?」

姚澤眯著眼睛笑了笑,反問道:「陳先生覺得呢?」說完,也不管陳軍翔什麼表情,拉著劉羽菲以及劉羽菲母親朝車那邊走,邊走邊對向成東交代:「誰敢亂來搶人就給我打,打死了我扛著1

「姚澤,你好大的狗膽,給我搶,把人給我搶回來。」陳軍翔氣的跳腳,怒聲罵道。

見帶來的幾名手下忌憚的看著向成東,不敢上前,陳軍翔朝著幾人啪啪狠狠的幾巴掌扇了過去,「廢物,都是廢物,我養你們這群廢物有什麼用,都給我滾1

陳軍翔把火氣撒在了手下身上,而後陰沉的望著姚澤的背影,雙拳緊緊的攥住,咬牙切齒的低聲道:「我要你的命1

坐在姚澤的車,姚澤坐在副駕駛位置,望著後排座椅的劉羽菲和王蘭芝,然後詢問道:「接下來你們打算怎麼辦?現在去飛機場肯定是趕不上飛機了。」

劉羽菲低頭說:「我不知道,我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

王蘭芝輕輕摸著劉羽菲的手,然後說:「我們得馬上離開燕京,陳軍翔知道我們要逃,一定會想辦法抓住我們的,我們躲在燕京留一天危險也就越大。」

劉羽菲有些迷茫的望著姚澤,輕聲問道:「我該怎麼辦?」

姚澤嘆了口氣,說:「你們為什麼這麼怕陳軍翔?」

王蘭芝接著話說:「因為我們在一起住的太久了,我了解陳軍翔,如今他越來越瘋狂了,做了很多傷天害理的事情,我害怕他有一天會加害羽菲,我們不得不離開他。」

姚澤聽了王蘭芝的話,心思一動,趕緊問道:「你知道他做了哪些傷天害理的事情,可以告訴我嗎?」

王蘭芝嘆氣道:「告訴你也沒用啊,沒證據都是空口說白話。」

姚澤試探的問道:「你和他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沒掌握點什麼?」

王蘭芝搖搖頭,道:「他這人比狐狸還狡猾,又怎麼會讓我掌握什麼證據。」

姚澤見從王蘭芝嘴裡問不出個所以然就有些惋惜,嘆了口氣,然後道:「你們今天肯定是走不了了,現在先找個地方住下來,待會兒我幫你訂明天的機票。」

劉羽菲望著姚澤有些黯然的道:「你希望我離開?」

姚澤苦笑道:「現在離開對你來說是最好的辦法,待在國內不安全,陳軍翔這人心狠手辣,如果你繼續待在燕京遲早要被他給迫害的。」

王蘭芝嘆息的附和道:「姚澤說的對,羽菲啊,咱們先去美國避一避,等以後找到機會再回來。」

姚澤讓向成東找了家酒店,把劉羽菲和王蘭芝安頓下來,劉羽菲把行李放進房間之後輕輕吁了口氣,說:「姚澤,可以陪我出去走走嗎?」

姚澤看了表情有些黯然的劉羽菲一眼,點點頭。

王蘭芝就提醒道:「羽菲,早點回來,咱們明天還得趕飛機。」

劉羽菲答應一聲,跟著姚澤一起離開酒店。

走在酒店附近一個公園的青石小路上,劉羽菲低頭不語一直沉默著,心情似乎極為糟糕,姚澤默默的走在劉羽菲身邊,走了好一會兒,見到一個石椅子,姚澤指了指,說:「過去坐坐。」

劉羽菲輕輕恩了一聲,然後跟著姚澤坐到了石椅子上,埋著頭不吭聲。

姚澤輕輕嘆息一聲,出聲問道:「是不是心裡很難過?」

劉亦菲穿著一身黑色長裙,外面披著一個牛仔外套,一頭烏黑的秀髮隨意的披散在肩膀兩側,猶豫低著頭,姚澤看不到她的表情,只是能夠感覺到此時她很壓抑。

劉羽菲聽了姚澤的問話,喉嚨有些哽咽,開口輕聲說道:「不知道走了以後什麼時候能再回燕京,在這裡生活了這麼多年,突然要離開,心裡好難受。」

姚澤理解的點點頭,道:「以後你想回來隨時可以回來的,沒什麼可顧忌,陳軍翔沒有那麼神通廣大。」

劉羽菲點點頭,然後抬起頭來,目光帶著淚光的望著姚澤,表現顯得有些剛毅,她咬咬唇,對姚澤道:「其實……我最捨不得的就是你,姚澤……自從在江平和你見面之後,我就喜歡上你了,你難道感覺不到嗎?」劉羽菲終於鼓足勇氣,和姚澤面對面的表面了自己的心跡,既然已經要離開了,還有什麼不敢說的?

劉羽菲不想讓自己留下太多遺憾,走之前能夠告訴姚澤,劉羽菲不後悔。

不過姚澤是怎麼想的,至少劉羽菲想讓姚澤至少,她心裡一直有他。

姚澤有些不知所措,他沒想到劉羽菲會在這個時候這個地點和自己說這些,剛才還打算安慰劉羽菲呢,這會兒自己心思先亂了起來。

「羽菲,我……你知道的,我其實已經有女朋友了。」姚澤結巴的解釋著,不敢當面拒絕劉羽菲,怕傷了她的心,此時她原本就夠難過了,姚澤又怎麼能夠去說一些讓她難受的話,所以他說話就得小心翼翼一些。

劉羽菲強忍著沒讓自己眼淚流下來,勉強的笑了笑,輕聲說:「我知道你有女朋友,所以這麼久一直沒和你說我喜歡你,今天之所以告訴你是因為我要走了,如果不說出來我怕我會留有遺憾,怕以後會想的更多,現在說出來至少心裡少些念想。」

「姚澤,我喜歡你。」劉羽菲美眸盯著姚澤認認真真的說著,「不管你對我是什麼感覺,但是我對你的感覺不會變的,如果有一天你過膩了國內的生活,就去國外找我,我會等你的。」

說著話,劉羽菲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身材高挑的她襯托著淡淡的月光,如同女神降臨一般,她朝著姚澤露出一絲甜美的笑意,而後在姚澤痴獃的表情下,躬下腰身,嘴唇輕輕的吻在了姚澤的額頭上,而後在姚澤耳邊旖旎細語道:「要一直記得我,記得有個女人在一直安靜的喜歡著你。」

說完,她默默的轉過身去,一滴眼淚從眼裡流出,滑落到嘴角,澀澀的,如同此時的心一般,很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