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八百五十五章婚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五十五章婚前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終於還是親自把劉羽菲送上了飛機,劉羽菲朝著安檢走時一步三回頭的望著身後朝自己揮手的姚澤,終於還是沒忍住眼淚嘩嘩的流了出來,放下行李朝著姚澤那裡沖了過去,然後一把抱住姚澤,在姚澤懷裡痛哭起來。

既然和姚澤挑破了她喜歡姚澤的事實,就沒必要再藏著掖著,劉羽菲想最後一次好好抱抱姚澤,感受一下姚澤懷抱的感覺,也許這一走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回來,那種感覺和生離死別差不到哪裡去。

姚澤雙手猶豫了半天,最後還是沒忍住搭在了劉羽菲的腰上,緊緊的摟著劉羽菲,聽著劉羽菲的哽咽上姚澤眼眶也有些濕潤了,不過作為老爺們,姚澤自然得強忍著不讓眼淚流下來。

「好啦,再不走就趕不上飛機了。」姚澤輕輕的拍了拍劉羽菲的後背,提醒的說道。

「再抱一抱,就一會兒。」

姚澤伸手mo了mo劉羽菲的秀髮,輕聲道:「以後如果想回來了隨時可以回來。」

劉羽菲輕輕推開了姚澤,然後擦拭了一下眼淚,朝著姚澤擠出笑意,溫聲說:「姚澤,你一定要幸福,我祝福你。」

劉羽菲l出笑意伸出手,姚澤看在眼裡卻疼在心頭。

姚澤愣了一會兒才輕輕和劉羽菲握了一下手。

劉羽菲重重的吁了口氣,然後強顏歡笑的說:「好啦,風景再美也不能永恆,捨不得也挽留不了,姚澤,再見啦!」

說完,也等姚澤開口,她轉過身去朝著安檢門口的王蘭芝走去,眼淚再次忍不住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一般流了出來。

姚澤望著劉羽菲高挑而已孤寂的背影,一直到她們娘倆進了安檢,姚澤依然站在原地,身子如同石化了一般,直到過了半天,向成東走到姚澤身邊,輕聲提醒,姚澤才回過神來。

「走,咱回去。」姚澤嘆了口氣,心中留下了一些遺憾,想想又釋然,人的一生,誰還沒有點遺憾呢?

劉羽菲在她最美麗的時候從姚澤眼前消失,留給了姚澤最美麗的背影,雖然遺憾,但是不失為一種殘缺的美。

得不到的也許才是最好的。

劉羽菲走回的好一段時間姚澤都沉寂走悶悶不樂鬱鬱寡歡的氛圍之中,直到一天下午,姚澤接到唐敏的電話,才從與劉羽菲別離的傷感中漸漸走出來。

「什麼?!你說你爸和你一起來燕京?」姚澤瞪大眼睛對著電話里的唐敏詫異的問道。

唐敏在電話那頭一副不高興的模樣道:「怎麼招?我爸要來你不高興不歡迎?」

姚澤從辦公室的座椅上站了起來,悻悻笑道:「沒有的事情,就是事情有些突然,沒反應過來呢,對了,你們具體什麼時候過來啊?」

「噢,明天啊,那我明天去接你們。」姚澤說道。

唐敏道:「不用了,我們到了之後直接先找酒店住下,我爸說想約你們一家人明天晚上一起吃飯,好商量咱們……咱們結婚的事情。」電話中唐敏隱藏不住自己喜悅的心情。

姚澤愣了一下,意識到唐萬山此次來燕京的目的,還沒回過神,電話中唐敏聲音再次響了起來:「怎麼沒聲音了,不願意呀?」

姚澤反應過來,解釋道:「沒有的事情,就是有些意外,成,我明天就和我家人說,明天晚上咱們兩家一起聚聚。」

掛斷電話,姚澤坐回座椅,輕輕吁了口氣,想起了遠在江平的王素雅,心裡微微有些酸楚,若是論起感情來,恐怕姚澤內心最重視的便是王素雅了。

王素雅在姚澤心中有著無可替代的地位,首先姚澤和王素雅一起生活了二十年,兩人之間雖然是姐弟相稱,卻有著其他情愫在裡面,姚澤對王素雅的感情,以及王素雅對姚澤的感情,兩人都是心知肚明。

姚澤向王素雅告白過,但是王素雅卻表l更願意默默的守著姚澤,而不是做姚澤的妻子。

王素雅並不是不願意做姚澤的妻子,只是姚澤身在仕途,如果娶了她,那麼姚澤的仕途可能會有很大的影響,兩人雖然並無血緣關係,但是畢竟是名譽上的姐弟,若是姐弟成親,對於姚澤的名聲確實不好,王素雅這些年處處為姚澤考慮,可以說把所有的心思和精力都貢獻在了姚澤身上,她似乎就沒有為自己活過,她的到來只是為了姚澤。

那一年,原本王漢中的公司應該姚澤接手,可是姚澤不願意從商,選擇了仕途,而王素雅為了給姚澤留下一條後路,讓姚澤無後顧之憂,她擔起了所有的膽子,一個高傲如公主的女人撐起了整個公司,她就如同一個不食煙火的女神一般,因為姚澤,她放下了一切享受生活的權利,跑去學習商務管理,跑去管理公司,其實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姚澤。

她要為姚澤掙下一份豐厚的家業,即使是以後不從政了,姚澤即便是躺在家裡坐吃山空也讓他有一輩子hu不完的錢。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姚澤已經成了王素雅生活的一部分。

此時的江平正下著淅瀝瀝的小雨,王素雅捧著一杯熱茶,站在九樓的辦公室落地窗前,望著北方的天空,柳眉輕輕蹙起又微微舒展,艷麗的紅輕輕蠕動一下,而後嘆了口氣,輕聲呢喃道:「也不知道他過的怎麼樣。」

剛說完,辦公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王素雅踏著一雙水晶高跟鞋,輕巧的走到辦公桌邊上,拿起手機一看,見是姚澤打來的,絕美的俏臉上頓時l出如同百hu綻放的艷麗笑容。

她接通電話,輕輕喊了聲小澤。

電話那頭,姚澤沉默半響,而後輕聲說:「姐,我好想你。」

王素雅能夠從姚澤聲音中感受到一份失落和對自己的依戀。

王素雅輕聲細語說:「想我了就回來看看我,還有爸。」

姚澤輕輕答應一聲,而後輕聲說:「姐,明天唐敏就要帶著她爸來燕京,然後……咱們兩家要商量結婚的事宜了。」

王素雅聽了姚澤的話,不由得一怔,表情有些不自然,心裡抽搐了一下,而後擠出意思笑,說:「那很好啊,你這麼大了,也該是時候成家了。不能總這麼瞎耗著不是。」

姚澤問道:「姐,你不生氣嗎?」

王素雅輕聲笑道:「我為你高興還來不及,怎麼會生氣呢。」

「姐……」

「好啦,你不用在意姐,以前咱們不是說的很清楚了么,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是你的姐,而且就算所以人都離開了你,姐也會在不近不遠的地方守著你,這樣你還不滿意?那就有些貪心了呢。」王素雅聲音輕膩的說道。

姚澤越是聽王素雅這麼說,心裡也就越難受,他知道他虧欠了王素雅太多,恐怕這輩子都沒法還清了。

姚澤苦笑帶著感動的說:「姐,這輩子欠你的恐怕還不清了。」

王素雅笑著打趣說:「那就下輩子再還。」

姚澤輕聲道:「如果有下輩子,咱們還能遇見,我只愛你一個。」

「得了。」王素雅輕笑一聲,道:「就你這性子,即便是有下輩子,還是得沾hu惹草。」

姚澤聽了王素雅的話,面色一窘,悻悻道:「我在你心裡這麼不堪啊?」

王素雅輕聲道:「你覺得呢?」

姚澤尷尬的咳嗽兩聲,乾笑起來。

王素雅就繼續說:「對了,這個事情秦海心知道嗎?」

姚澤道:「還不知道,我不知道怎麼和她開口,畢竟她為我生了個孩子,我和她提這個事情好像有些……」

王素雅輕輕嘆了口氣,道:「這個事情你就別傷神了,我去幫你說,正好最近幾天清閑,我過去看看心宇,順便把這事給海心說了。」

「你也真是的,心宇怎麼著也是你的親生兒子,你這個做爹的太失敗了,從他出生,你好像沒和他相處過多久?」

姚澤嘆了口氣,無奈的說:「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海心和兒子從海外回來沒多久我就調到燕京來了,我倒是想看自己兒子,但是真是抽不出時間啊,最近大半年凈忙著農改的事情了,如果年輕能夠清閑一些我就回來一趟,回來看看你們。」

兩人聊著天的時候王素雅的辦公室房門被敲響,王素雅又和姚澤寒暄幾句急急忙忙把電話給掛斷了,然後朝著外面說了聲進。

辦公室的房門被推開,一身職業套裙,身姿丰韻的李美蓮燙了一頭bo浪卷的漂亮髮型,抿嘴笑著走了進來。

王素雅見到李美蓮,從辦公椅上站了起來,笑眯眯的說:「美蓮阿姨怎麼突然過來了?」

李美蓮笑著道:「最近咱們兩家公司不是合資了一個項目,我過來和你談談具體的事業,咱們兩家公司雖然和一家公司沒什麼區別,但是畢竟還是分開的,分工不同嘛,具體的事宜還是得好好談談。」

王素雅抿嘴笑著道:「你先到沙發上坐,我去給你倒杯茶。」

李美蓮笑道:「不用這麼麻煩,我剛來的時候喝過茶呢。」

王素雅說:「沒事兒,不麻煩。待會兒談完公事我再和你談談姚澤的事情,他剛才給我來電話了。」

「姚澤的事情?」李美蓮愣了一下,好奇的問道:「他怎麼呢?」!。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