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重生左唯>番外10諸葛詩音,娑羅傾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番外10諸葛詩音,娑羅傾思...

小說:重生左唯| 作者: 滄瀾止戈| 類別:玄幻魔法

番外篇,千語冰,娑羅傾思,諸葛詩音,天芒,左唯

h大學的校內很是漂亮,佔地極光,雖然收人的標準很是嚴苛,不過在校人員也有四五萬人,這只是師生,還不包括在笑務工人員,林林總總加起來自然很客觀,一些大道上時常能看到穿著超短裙得火辣女子,或是穿衣斯文寡淡得秀美女學生,亦或是高大俊酷的少年人

他們都是h大學的人,其中也有可能其他大學湊進來旁聽的學生

千語冰是名人,還是極為出名的美人,一路走來自然引得不少人忍不住撇來目光,扶著自己男朋友的女孩子不得不內心翻湧著醋味,一邊用360度掐指神功幫助自己心愛的男人脫離這個冰山女神帶來的蠱惑。

不過千語冰此刻渾然不在意這些人,她只翻看著手裡的支票,瞧著上面的一串數字,眉眼悄然彎起,連她都說不出為何自己會有這樣去找她的心思。

難道是

「這支票我怎麼能收呢?不能收,那自然是要還的」

秉著這樣的決定,千語冰走向了董事局們開會議的中央大樓,這棟樓不僅僅是董事局的所在,也是h大學那些頂級教師跟一些大學管理階層所在的地方,來往的學生雖然不多,但是也不少。

只是能來的學生大多有點刷子,不是學生會的幹將,就是一些成績優異得導師研究生

千語冰走進大門的時候惹了不少人的注意,只因為這個女人素來不踏及這個地方,甚至很少參與學校活動,寡淡的好似她來大學就是為了履行那一兩門課似的,也不在校住宿,所以大多學生很難這個h大學冰山女神的面。

只是,她現在來了。

來到了這裡。

一個斯文俊逸的青年正巧拿著一疊數據從樓上下來,一看到千語冰便是愣了下。然後快步走上來。

「語冰,你怎麼來這裡」

走上前,他用一根手指推了下眼鏡框架,唇紅齒白,皮膚白皙,五官俊逸,哪怕隔著眼鏡片,也顯得他的一雙眼睛很是迷人。

千語冰看了他一眼,一蹙眉,將些許不悅斂藏在眉宇深處。淡漠道:「找人」

別人問你。你回答不回答是義務。但是不回答就是不禮貌,千語冰還算很有禮貌的,便是淡淡回了一句,一邊走向電梯口

「找人?你找導師么?我帶你去氨

這個人恰當走在了千語冰身前的位置。擋她的路,卻又不像是擋路

千語冰腳步一頓,看著他,眼眸微微一闔,淺淡道了一句,「抱歉,我不認識你」

那表情,是真真在體現她跟你不熟的氣息。

其他側目看來的人多少也有數十個了,眼下頓時憋笑。

不過那青年身份不低。沒幾個人敢大聲笑出來,只能著臉,而這個青年

面色絲毫未變,只是溫溫一笑,斯文儒雅道:「我叫華凌宇。很高興認識你,千語冰」

沒有絲毫難堪,反而成績介紹了自己,無疑,華凌宇自身的氣度著實是不俗的,而華凌宇代表的是一個財閥少東跟金融新貴公子得象徵,又是如此得斯文有禮,換做其他女孩子早就淪陷了。

但是,他面對的是千語冰。

千語冰聽到后,也只是撇過臉,輕一點頭,然後越過他,直接走向電梯。

門卡開,進入,按下閉門,電梯門緩緩合上,將她一如既往寡淡的清冷麵容封在電梯門後面。

華凌宇沉默了片刻,斂去一絲獰色,忽然勾勾唇,眼裡是勢在必得自信。

中央大樓的頂樓,此刻保鏢委實很多,一排排站在牆壁邊上,圍著一個偌大的會議室,面色肅然,像是一尊尊黑曜石雕像。

此刻坐在自己椅子上的諸多頂級教師都有種坐立不安的感覺。

從防彈玻璃得透明景象中,他們看到了什麼?

那些平日里趾高氣揚得財閥們此刻一個個跟乖巧的綿羊似的,往日金貴自持,口出金句得校長副校長一句話也不敢說,只能坐在一旁聽著。

而一些人說著,一些人怒罵著,那個巨大的長方桌盡頭,只有一個女子倚靠著椅背,單手撐著頭,表情淡淡的,有些神遊物外得脫離感。

或者她在想著中午吃什麼?

還是想著等下回去洗個澡睡個覺?

在她身前的左手邊上,有一杯咖啡,氣味漸冷。

當時,隔著這片巨大的玻璃,他們也能感受到裡面風雨欲來的恐怖感覺。

那個安靜的美麗女子,也許是恐懼的源頭。

在這些學識淵博的教師裡面,隨便勾出一個,年紀都達到中年以上,但是,有一抹亮色是讓那些訓練有素的保鏢們也忍不住時不時看過去的

那是一個穿著連體套裝的女子,上衣是修身得體得素雅綿柔絲線毛衫,淺藍色,柔軟得勾勒著她纖濃有度的身材,下身穿著休閑的七分褲,縱然是休閑款,也將那筆直修長的大長腿的曲線完美顯露了出來,小腿下面留一截雪白,腳踝纖細如玉,精緻的小腳上蹬著一雙亮白色的七公分高跟鞋,雙腿並在一起,正捧著一個馬克杯,端莊坐在椅子上,看著電腦裡面的視頻

視頻內容有關考古。

正在開棺木。

她的神情柔美,目不轉睛,渾然不在意眼下得緊張氣氛。

這是一個美人,還是一個年歲不超過25,但是氣質韻味十足古典的美人,只是,她的打扮又是如此得時尚有味道,只能說

這是一個很知性優雅的女人。

她是剛剛才得到通知來到這裡的,不過似乎對這種怪異狀態很不以為然,只顧著自己喝茶看視頻,那氣度,讓許多學者文壇上的巨擘也忍不住點贊。

不過他們可不敢在這個年輕女人面前倚老賣老,誰不知道這個女孩子博覽群書。古今中外全特么博學,文化歷史還是物理化學等等牛馬不相及得東西她都知道似的,更變ti的是

在心理學導師跟音樂系導師都有事缺課的時候,她還能秉著同僚關係去代課還特么代得很不錯!

有一次美術系得導師曾經笑著問她,「若是我哪天有事不能來了,你能不能也幫我代下班呢?」

她只看了她一眼,然後不置可否得一挑眉,回:「看我是不是有空跟有心情吧」

然後那美術系導師從來都不敢缺課。

因為被她代課過的導師,後來都被學生嫌棄過

變ti啊變ti!

正在眾人沉浸在這個變ti導師的變ti氣度之中之時,蓬的一聲沉默巨響從巨大的玻璃內傳出來。眾人忍不住看過去。卻只看到席位之中有一人已經不見了。

那個坐在盡頭的人正端著咖啡杯喝咖啡杯子些許遮住了她的臉。偏過頭看向會議室的變ti導師只能看到一隻漂亮十分的手。

芊芊如玉。

握著權勢。

她偏回了臉,對著電腦視頻嘀咕了一句:「王侯將相,莫逆為皇」

裡面很快便是死寂了,安靜得可怕。後來又有人說起來,不過卻是那個女人開始說話,嘴巴一開一合,語速並不快

時間如流水

終於,吧嗒一聲,會議室的門打開了,一個人率先走出來,後面黑壓壓一片的人絡繹跟在她身後,這些導師只記得他們的校長宣布了類似學校易主得核心消息

那個女子緩緩邁步走著。步伐穩健,靴子的腳後跟滴答脆響,她驀然頓在一處,看著一個地方,幽幽得笑:「你就是諸葛詩音?」

坐在椅子上看視頻的女子側過臉。看到左唯的時候愣了下,皺下眉頭,又略一頷首,說:「左大小姐知道我?」

左唯雙手抱胸,倚著欄杆,淡淡得笑,「你的授業導師跟我提過,算起來我應該叫你師姐,只可惜我學藝不精,後來翹課了,倒是算不得導師這一脈的人了」

諸葛詩音晃神,忽然想起自己的授業導師曾經在彌留之際說過一個遺憾,說一個天賦絕頂的徒弟本該是能傳承衣缽的,只可惜,那個女孩志不在以學術造福世界,而只執著於以權力統御天下。

原來那個人,是左唯?

「導師記得你,我也曉得有你這個人,可惜不知道真名,現在算是知道了」諸葛詩音淡淡一笑,卻琢磨不透左唯主動認她的動機。

正說著,她忽然留意到左唯已經湊上前,距離她不過幾步的距離,這樣的距離,讓她頓然察覺到自己身上的氣場已經被她鎮壓,她靠上來,一手壓在她身前的桌子邊上,俯下身子,盯著她,嘴角噙著笑

「那麼師姐覺得我如何呢?」

語氣低啞優柔,似乎含著蠱惑

諸葛詩音驀然身體僵硬了一分,垂眸而笑,笑容有些不自然,看起來卻頗為得體,「左大小姐自然是優秀的人」

「這個我知道」

「」

有這麼不謙虛的人么?

諸葛詩音扯扯嘴角,卻是看到左唯眯著眼睛,像是一隻狡猾而魅惑的狐狸,「不過我需要同樣優秀的你在我身邊」

嗯?諸葛詩音一愣。

「錢,權,你或許是不在意的,不過你想要的人跟力,我都可以給你」她的手抬起,細長的手指輕輕劃過視頻上的青銅巨棺,笑著說:「就算是這些棺材,你感興趣,我一樣能把它們送到你手裡」

那啥,這句話怎麼聽著這麼古怪呢?

其他導師跟財閥們一個個被驚嚇住,又驚異於h大學裡面原來還有一個人左唯有淵源,而此刻,左唯還對這個人勢在必得!

卻總覺得氣場有些旖旎。

諸葛詩音半響才回神,不說話,因為左唯這個人從來不講廢話,她如此狡黠陰險,一下子就戳中了她內心得野望。

對研究這些神秘世界的野望。

甚至,她覺得眼前這個女人身上就有讓她想要研究的神秘氣息。

不過未等諸葛詩音說話。左唯已經低低笑著,低聲說:「我不逼你,你自己選擇就是了不過我這人有些固執,我想要的,從來都會去爭取,也包括你師姐」

諸葛詩音擱置在桌上的手莫名曲緊,面上也忍不住浮出一層不自然。

為什麼,她聽到這句話會

那般不自在呢?

話說,她怎麼覺得這個女人像是人口販子一樣呢!

說要人就要人!

正在這種詭異的氣氛之時

叮~~~

電梯到了,門打開。一個冰山女神站站在那裡。正正好看到以曖mi姿態繾綣一起的兩人。而旁側,黑壓壓一片的人獃獃看著

千語冰莫名一皺眉,瞧著左唯跟諸葛詩音不說話,拳頭稍稍捏緊。

兩個人。一個人,三點一線,那是怎麼樣勾結的宿命之感?

片刻后,左唯直起身子,幽幽看著電梯里的千語冰,淡笑:「這位姑娘想要等門關上,然後下去么?」

千語冰霎時回神,面色淡淡的,走出電梯口。朝諸葛詩音喊道:「導師」

談不上尊敬什麼的,只能說,她並不輕視這個女人。

被這個同樣出色,甚至更內斂神秘的美女看到這一幕,諸葛詩音有些尷尬。悻悻點頭,一邊不自覺得退開一些,站起身子,彼時,千語冰走上前,將手裡的東西遞給左唯

「這支票還你,是你救了我,何須賠償我店裡的東西」她的語氣冷冷淡淡的,好似就是不容別人辯駁。

而左唯垂眸一看,對方漂亮的手掌攤開,嫩白如牛乳一般的肌膚上面,有一張皺巴巴得支票。

說皺巴巴還是抬舉了,壓根就是一團了嘛!

左唯直勾勾盯著它,半響,悶悶道:「縱然你不要我的錢,也沒必要這麼對它吧,你是跟它有仇,還是跟我有仇呢?」

千語冰這才想起自己剛剛不自覺握緊拳頭,然後面色稍稍異樣,她一挑眉,說:「沒人會跟錢有仇」

「那你還不要錢?」左唯也挑眉。

千語冰一歪頭,自然回:「那就是跟你有仇了」

一選二似的回答,很有邏輯感。

左唯更悶了,怎麼她得罪這姑娘了?剛剛還說人家救了你來著?

大家都是女人,就沒必要把心弄得跟海底針似了的吧!

不過左唯還是點點頭,「那你撕了這張支票就可以了,務虛再來找我」

她的本意是讓你麻煩了什麼的。

千語冰卻霎時誤會左唯在認為她是故意要找她的,所以她面色稍稍轉冷,只淡漠吐出一句,「會造成垃圾不環保」

所以,她把垃圾送到左唯手裡,讓左唯做一個不環保的人?

眾人:「」

然後,從來只看到自家主子各種高冷艷的左家下屬們,看到了自家的主子笑了。

勾著唇,左唯伸出手,「很高興認識你,可愛的姑娘」

可愛這個稱呼讓諸葛詩音都覺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也許整個h大學也就左唯這麼一個人覺得冷若冰霜,時常把人當透明的千語冰很可愛了

不過剛剛那個回答

千語冰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這一刻的感覺,反正她是淡著臉,伸出手握住了對方的手。

兩隻同樣漂亮纖細的手掌,就那樣握在了一起,片刻后同時分開,然後

左唯轉身,對諸葛詩音說了一句,「我要走了,師姐」

那口氣,似乎在等著什麼似的。

諸葛詩音木著臉,手指無意識的鉤纏起來

你要走了啊?所以呢?

跟我說做什麼呢?

半響,諸葛詩音認命似得起身,說:「我送你」

左唯勾著唇,笑了!一邊對千語冰說:「千姑娘一起氨

千語冰看了她一眼,點點頭,順便提了一句。「我姓千語,不姓千」

左唯:「」

冰山女神說話都這麼犀利的么?

三個美女一走進電梯,其他人就每一個敢跟上去的了,於是,去旁邊的電梯吧。

在電梯內的時候,整個電梯都是來自三人身上緩緩逸散出來的香氣,清幽,魅惑,清冷,各自泛著自己的香。融合一起。宛若糾纏了一般。諸葛詩音第一次覺得自己這般不自在,好似長這麼大,她還未曾有過這樣的感覺。

難道是因為以前沒遇到過這般強勢的人?

正在這時轟隆!

陡然而來的巨顫聲響讓整個電梯都劇烈搖晃了下,裡面的燈巋然熄滅。而晃動的電梯讓諸葛詩音跟千語冰都不由自主得朝一邊撞過去!

好似撞到人了!

只是諸葛詩音驀然覺得胸口一痛,千語冰也覺得嘴唇擦過淡淡的柔軟

吱吱吱,電燈閃出嘶嘶的燈光,好似要燒掉一般,不過乍然到來的光明也讓三人都看清了各自的狀態。

都擠在一個角落裡,左唯無疑是最裡面的,此刻一隻手正捂著嘴,還有一隻手閃電般收回去

諸葛詩音:「」

千語冰:「」

三人都當做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該冰冷的冰冷。該優雅的優雅,該冷酷的冷酷。

只是一個人不自覺捂著胸口悶痛,連個人抿抿唇,舔去唇上磕碰出來的血色

「怎麼回事,這個電梯」

「定時維修過的。怎麼會忽然」

左唯似乎並不懷疑電梯得故障是怎麼回事,只在電梯不斷下墜的時候,淡淡道:「我知道是誰弄的等下,你們安靜點就是了」

安靜點?

這三個字

嗙!!!

電梯巋然墜lu到了低端,卻是未曾反震上來可怕的力量,這讓博學的諸葛詩音很是不能理解,不過,電梯門已經打開了,大廳裡面空無一人,左唯未曾停留,腳步邁開,吧嗒吧嗒走向門口,似乎目的很明確!

彼時,偌大的大廳門口外面一群驚慌失措的人,而他們,正驚懼得看著一個人。

左唯走出大門,走下台階,直直側目看去。

那是一個女人,正站在大門前方的十多米處,側身對著他們,仰面看著水池中的雕塑,一個側面而已,那大氣磅的美,眉眼卻儘是尊貴得冷漠之氣,長靴黑褲,紫色風衣隨著風飄蕩,長發如綢如墨,腰身上的腰帶上插著一柄細長的長劍,纖細的手掌扣著劍柄。

那是一種「凡塵儘是du落繁華,她獨在煙火硝煙從中笑」得無與倫比之美。

在左唯剛剛走出大門,她便是轉過頭來了,腳步一轉,對著她淡淡一笑,「怎麼,看到我就那麼不開心么?」

左唯的臉色並不好看,皺著眉,睨了她一眼,冷哼,「娑羅傾思,你不在你的地盤上待著,來我這裡作甚?」

「來看看你玩兒的地方有什麼好玩的」娑羅傾思眯著眼笑

「沒什麼好玩的,你趕緊回去吧」左唯一副趕人的架勢。

娑羅傾思一歪頭,挑著眉,緩緩莞爾,「你在這裡,我不就有的玩了?「

所以,這句話的意思是可以簡寫為我要玩你么?

左唯的眉一凜,其他人的身體一顫!左家的人已經煞氣凜然了

不過讓娑羅傾思看到左唯身後走出來的千語冰跟諸葛詩音之時,她的面色稍稍一頓,眉頭緊鎖了一瞬,聲線有些冷了下來,說:「你端了我的一個分部,卻在這裡跟其他女人快活我若是不來找你,豈不是便宜你了?」

話說,千語冰跟諸葛詩音很納悶,跟其他女人快活說的其他女人是

「那就要看你什麼能耐了」左唯冷笑。

彼時,h大學的人已經趕來了,為首的青年冷聲道;「誰也不能在h大學打亂,去把她們兩個抓起來1

那些人,好似是他的下屬

一窩蜂過來。

分別抓向左唯跟娑羅傾思。

怎麼說呢,那些財閥的人一看到這一幕。臉都綠了!

尼瑪你的人往這邊抓干神馬!

左唯是你能抓的!

娑羅傾思眼都沒抬,只淡淡嗤了一聲:「聒噪」,於是,她的劍稍一出鞘

咻!

那個青年的人倒下,眉心一點硃砂。

安靜,所有的人安靜。

只有左唯的身形不在原地,已然射出去,手掌抽在空氣中,手腕上的黑色腕錶機械潰變,一塊塊細小的方塊似一隻九爪金屬微小黑龍。盤繞著她的手腕。在掌心凝聚成一把黑劍!

鏘!!!

劍與劍。悍然攻擊!

刷刷刷!

殘影霎時閃掠過空氣,如同電影裡面演著的那般

劍氣縱橫!

來去形影如風!

「天啊1

「我沒看錯吧1

「這真的是」

一些老頑固,考古董們瞪大眼睛

地面多出一條條拇指寬厚的劍痕,數米遠的大樹巋然就被切斷

嘩啦!

左唯輕鬆如飛鳥躍上十米多高的雕塑。娑羅傾思追上,迎著這個雕塑追殺!

那是怎樣一幕景象?

「我想起了華英雄1

「我想起了虎藏龍1

這是非機械冷感力量可以想象的世界!

那兩人已經幡然從十米多的雕塑躍下!在空氣中鏘鏘鏘,劍攻不止!

而她們下方的著力點,是一個湖泊!

「她們要掉下去了1

墜lu,翩躚,攻訐!

刷!

左唯在水面上下落,卻是射出十數米遠,手掌在水中一劃,長條長浪連根拔起!如同水龍一般朝娑羅傾思抽擊過去!

「抽刀斷水1

水浪斷裂!

水花濺射中。一個人已經到了她身前!

黑劍在她手心如魔瘋魔,劍尖驀然化為龍頭!

咻!

纏繞在娑羅傾思的脖頸她站在她身後,一手扣著她的腰,一手掌控黑龍劍鎖著她的喉嚨,稍稍一用力。黑龍便是能將她的頭顱切斷。

娑羅傾思不怒不怨,只幽幽說,「幹嘛不動手?」

「你有病,非要逼我殺你?明知道你不是我的對手」

「」她不語。

左唯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直到一道聲音傳來,「她總不能說她自己是太想你了吧我的主人」

一個女子,站在一根纖細的樹榦上,那樹榦纖細得連一本書都承載不了,她卻是瑩瑩而立,背負一把長劍,白衣似雪,瞧著左唯,眉眼清冷淡漠,卻又恬靜得忠誠。

左唯一皺眉,老半響,才呵出一句,「天芒,你怎麼也來了」

水中的兩個女人,樹上的一個女人,往湖邊走來的兩個女人。

各自看著對方

本該是都素不相識的,卻是在這一瞬,彼此之間有了似曾相似得感覺

或許命運已經開始輪轉。

ps:

嗯,這是最後一則番外了,可能是因為下一本新書是都市的緣故,所以這幾篇番外是在嘗試著寫都市文,當然,不會是這個樣子的啦,就是給你們先習慣習慣這個發完,明天就是完結了,後天我得去桂林參加作家培訓,會正常發更,沒準這段時間會構思都市類的新如果有準備了,會告知大家的,希望大家到時候給點面子,捧捧場,謝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