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才高九斗>第一章 林家有女初長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 林家有女初長成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科幻小說

天都,南城寺。

「少爺,慢點,小心台階1

「小娘子姐姐呢?」

「小姐正在這寺廟裡頭拜香呢。」

「拜香?什麼是拜香,好玩的事情嗎?」

奴才進寶擦掉額頭上的汗水,點頭稱是。

見進寶點頭,林宇興趣大生,撒開腿準備闖進寺廟裡。

進寶一看自家少爺這架勢,臉色大變,慌忙擋在林宇身前,阻止道:「哎,少爺留步,少爺留步。」

「留步?不可以進去嗎?」

想起小姐進去時交代的話,不讓林宇進寺廟,免得生事。進寶笑道:「少爺,小姐正在裡邊拜香一會兒就出來,我們先到別的地方玩吧。」

「不要!我要去找小娘子姐姐1

林宇如同蠻牛一般撞向擋在面前的進寶,闖進寺廟。進寶哎呦一聲,摔了個狗啃泥,心裡暗道自家少年腦子不好使,這力氣可真大啊!

寺里香雲繚繞,大殿里一尊大佛金光耀眼,大佛底下,一個身穿雪白衣服的女子雙手合十虔誠地跪在蒲團之上。

白衣女子美目輕簾,細緻秀髮披於雙肩,腰身纖細似可一挽,膚如凝脂,顧盼之間,眼神流露出冰冷之意。

彷彿似輕雲之蔽月,飄搖如流風之回雪。

偌大佛殿,使得女子顯得有些嬌小而單薄,虔誠膜拜,秀眉不時輕皺讓人心生憐惜之意。

「這不是寒姑娘嗎?當真是巧啊1

只見從寺門外走進來一位身穿華服的年輕公子,臉色蒼白,腳步虛浮,嬉皮笑臉,衣衫稍整,卻是搖頭晃腦給人不倫不類的感覺。

幾個小廝緊跟後面,公子當即怒斥:「沒看寒姑娘正在上香嗎!滾滾滾1小廝一個個如小雞啄米點頭,慌忙退出。

旋即,公子換上自認為瀟洒的笑容,躬身對著跪坐蒲團的白衣女子行了一禮,微微抬頭目光看向白衣女子時,有著強烈的佔有慾,但不敢表現得太明顯。

墨雲飛嘿嘿笑道:「我尋思著來南城寺拜香,望能許一段美妙姻緣。」

「沒想到剛進這寺里,就遇見寒姑娘,冥冥之中,真有天意啊1

女子起身,身披雪白水薄煙紗,肩若削成,氣若幽蘭,折腰微步,目光流轉帶著絲絲寒意。

看到女子猶如水蛇般曼妙腰身,墨雲飛眼裡的**更加旺盛似乎隨時被點燃變成滔天烈焰,心裡暗道這個女人果真是美得出塵,美得不食人間煙火啊!

女子沒有絲毫搭理,墨雲飛面不改色,一臉微笑,似乎早已預料到會如此。

這女子性格清冷,高傲出塵的氣質,猶如雪山之巔上的雪蓮,乃是帝都大將軍林傲意的義女寒傾月,然而最為讓帝都人們唏噓熟知的則是因為,她是帝都第一白痴少爺林宇的未婚妻!

說起林傲意,北抗蠻奴,南抵疆患,一生馳聘,所向披靡,建立赫赫戰功,成為天都第一大將軍,又取了一美嬌妻,按理說本該過上萬民崇敬的生活,無奈妻子生下一傻兒子之後,成為百姓茶餘飯後的唏噓談資。

而寒傾月則是林傲意在一場邊疆戰役的烽火廢墟里遇見的。

當時寒傾月的親人被蠻奴所害。戰火連天,寒傾月躲在廢墟里猶如卷進狂風暴雨之中的一朵雪蓮,隨時都會被風暴撕碎殆荊林傲意見寒傾月幼小心生可憐疼惜,便收為義女,那一年寒傾月五歲。..

隨著寒傾月長大,出塵的美貌驚動整個皇都,人們紛紛驚嘆「此女只應天上有,可與皓月爭光輝。」同一時間,引來皇城太子和世家公子想一睹芳容,但卻都被吃了閉門羹。

有世家公子生氣,嗤笑林傲意,「都說虎父無犬子,他到得了個虎女,林宇這皇城第一白痴少爺這輩子估計是沒法繼承他爹了。」此話一出,林宇皇城第一白痴少爺外號,不脛而走,百姓聽聞憤懣唏噓,卻無奈說的也是事實。

然而令眾人瞠目結舌的是,寒傾月這時站出來,不顧林傲意反對,毅然宣告天下自己要跟林宇訂婚,願意成為這位皇城第一白痴少爺的未婚妻!那一年寒傾月十六歲。

此一舉動,上至高堂,下至百姓,無不震驚,寒傾月竟然要嫁給白痴少爺林宇,羨煞眾人矣。

如此尤物要嫁給林宇那個白痴實在是暴殘天物,墨雲飛以紈出名,對於寒傾月的美貌可謂夜不能寐。

文臣動動嘴,武官跑斷腿。

自古文武兩官,勢不兩立,互看不起。

墨雲飛作為乾朝天都第一文臣墨上行的兒子,對於林家自然沒有半分好感。

幾天以前,墨雲飛聽聞下人所說,寒傾月月初都會到城南寺里上香。墨雲飛便開始計算時間,早已在這寺里等候多時了。

見寒傾月準備離開,墨雲飛連忙擋住去路,彬彬有禮說道:「如此天賜佳緣,實屬天意。寒姑娘為何要拒絕呢?」

如此絕妙機會,他怎能如此簡單的放過眼前的美人兒。

「墨公子,請自重。」

寒傾月聲音如乳燕啼鳴,字裡行間卻透著一股冰冷之意。看向墨雲飛,眼裡閃過一絲鄙夷和厭惡。

「墨某唐突不外呼就是想跟寒姑娘討個談笑風生的機會,傾訴一下包涵的愛慕之意。」

墨雲飛面露憂愁,聲音低沉道:「寒姑娘蕙質蘭心,定能理解我的良苦用心。」

「墨公子說笑了,我怎會理解。」

墨雲飛眼裡閃過一絲戾氣,說道:「難道寒姑娘還不明白我對你的深情實意嗎?」

「林宇那個白痴傻子,怎麼可能配擁有你1

墨雲飛說完,嘴角扯出一個弧度,心裡想到這美人如此聰明定能懂得如何抉擇。忽然,他看到一隻雪白的柔荑,帶著凌冽的氣息,撲面而來。

啪!

寒傾月這一巴掌,打得墨雲飛懵在原地,臉頰傳來火辣辣的痛感。

寒傾月俾睨目光猶如實質的冰刃刺向墨雲飛,此時的她彷彿是站在雪山之巔的高傲的冰雪女王,說道:「你算什麼東西。」

「我的男人,豈是你能辱罵。」

墨雲飛自幼養尊處優,何曾受過如此委屈,再一聽寒傾月說的話,一直壓抑住的**瞬間被點燃成滔天烈焰,嘴臉猙獰,氣急敗壞的他猶如餓狼一般撲向寒傾月。

「今天爺就讓你見識什麼才是真正的男人1

就在這時,一個黑影從寺門外沖了進來,猶如蠻牛發狂氣勢洶洶,將擋在身前的墨雲飛直接撞飛。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墨雲飛還沒得及注意,就感覺腰部傳來劇烈的痛感,緊接著雙腳離地,天地倒轉,「撲」的一聲,結結實實的砸在了地上。

「小娘子姐姐1林宇高興的叫道。

見到林宇,寒傾月冰冷的眸子瞬間化作春日消融的雪水,眼裡儘是柔和旋即臉色一板,說道:「不是叫你在外面等嗎,怎麼跑進來了。」

「外面太無聊了,我要找小娘子姐姐玩。」

「乖1

寒傾月溫柔地整理林宇額頭上有些散亂的頭髮。

躺在地上的墨雲飛看到這樣的場景,氣得肝都快裂了,進門到現在寒傾月何曾正視過他一次。外邊看門的幾個小廝跑進來,趕忙將躺在地上的墨雲飛扶起。

「林宇1

墨雲飛怒吼道:「你這傻小子,竟然敢撞我1

林宇被這聲音嚇了一跳,但沒有退縮而是選擇站在寒傾月身前,生氣說道:「誰叫你要欺負我小娘子姐姐1

聽到林宇的話,寒傾月眼裡的目光更加柔和。

他懂得保護我,他不傻。

墨雲飛自然將寒傾月的目光看在眼裡,心裡頓時更加疼痛,氣急敗壞,大聲叫囔:「你們幾個還傻愣著幹嘛?上啊!」

幾個小廝捲起袖子紛紛沖向林宇,墨雲飛猙獰冷笑,趁著林宇的手腳都被控制住,墨雲飛抬起飛腳踢向林宇的胸口。

林宇胸口受了重擊,重心不穩,身體趔趄,不斷後退而後拌到一個小廝的腿上,後腦勺「」的一聲撞在身後便邊木柱上,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林宇1

寒傾月嚇得花容失色,趕忙扶起林宇,這時她突然發覺手上一陣濕噠噠的,美眸看向林宇的後腦勺,上邊竟然一大片血跡,自己的手上也是一片血水。

墨雲飛見此場景猶如被潑了一盆涼水,猛地驚覺自己闖了大禍,不敢再多停留,撒開腳步狼狽跑掉,幾個小廝緊跟後邊。

……

……

同一時間,遠在遙遠的藍色星球上,某個年輕人正走在馬路上,低頭玩著手機,突然發覺身體一陣懸空,而後腦袋撞到什麼金屬東西上,視野瞬間變得漆黑一片。

「媽媽快看!有個哥哥掉井裡了1遠處一個小女孩驚呼。

  • (快捷鍵:←)
  • 才高九斗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