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二章 這是一個不眠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 這是一個不眠夜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屋裡淡淡的檀木香在鼻息縈繞,一縷清柔的月光透過鏤空雕花窗,在窗台上灑下斑斑點點,宛若鍍了白銀。

躺在柔軟木床上的林宇輕聲嘆氣,要怎麼形容自己此刻的內心呢?

心神恍惚,心煩意亂,悶悶不樂,媽賣批的!

作為燕京大學連續四年獲得國家優秀獎金的學霸,順利畢業后他便立即前往著名國際公司參加面試。

晚上回家路過一條昏暗馬路,手機突然收到面試公司的簡訊,林宇連忙低頭察看,沒想到的是不知哪個天殺的竟然將井蓋偷走了,自己掉了進去,醒過來之後已經躺在這個陌生的環境里。

這個身體的原主人名字跟他一樣也叫林宇,智力卻差強人意,唯一能夠記住的人只有零星幾個,其他的記憶猶如一團漿糊。

所以林宇對於現在所處的世界沒有任何概念,不過,在觀看記憶的時候,腦海里突然浮現的白衣倩影卻是讓林宇精神一陣恍惚。

「小娘子姐姐嗎…」

門被緩慢推開。

寒傾月身穿一襲素白長衣,眉間如聚冰雪,宛如畫中的仙女款款走來。

她手裡端著精緻的小碗,小碗里盛著雞湯汁,雞湯泛著黃金般的色澤,上邊懸浮著幾顆油珠兒。

躺在床上的林宇頓時聞到一股濃郁醇香飄來,強烈的飢餓感猶如電擊般瞬間襲上腦門,差點忘了,這具身體已經兩天沒有吃過食物了。

難怪自己剛才醒來,她就立馬跑出去,原來是給自己準備食物了。

看到林宇眼神愣愣的發著呆,寒傾月美眸化作柔水說道:「餓壞了吧,現在太晚了,大家都在休息。」

「廚房沒什麼吃的,這些雞湯先喝點。」

林宇點了點頭,後腦勺傳來一陣刺痛,這才注意到自己的額頭綁著塊白布。

寒傾月將林宇小心扶了起來,又給他找了件外衣披上,端起桌上的小碗,朱唇輕起,吹了吹勺子里的雞湯說道:「大夫說你失血過多,要靜養。」

「小心燙。」

旋即林宇如同一隻脫兔般從床上跳起,搶過寒傾月手裡的小碗,說道:「我自己喝吧。」

寒傾月眉微皺,以前林宇生病都會跟自己撒嬌,今天怎麼突然拒絕了,而且怎麼感覺他剛才的臉色有些紅。

難道是身體不舒服的原因嗎?

能不紅嗎!

林宇內心一陣無語,這是把我當三歲小孩對待埃

作為一名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即便他內心再強大,也接受不了被人怎麼溫柔對待,而且還是如此美麗的姑娘。

林宇將碗里的雞湯淺嘗一口,頓時精神飽滿,雞湯入口,唇齒間蕩漾著一種難以言喻的香味,久久不能散去,待吞下去以後,回味悠長,隱隱還帶著一股党參黃的葯香,混著雞肉的獨特味道。

心裡驚嘆這是現代生活所不能吃到美味啊!

見林宇將雞湯喝完,寒傾月嘴角輕抿,眼裡儘是柔光,她將小碗收拾好,輕聲說道:「累了,就先休息一下。」

林宇點了點頭,躺到床上,閉上眼睛,聽見寒傾月關門的聲音后,才將眼睛重新睜開,發獃盯著桌上搖曳的燭火。

紅燭燃荊..

屋子陷入一片黑暗。

屋外的月光像朦朧的銀紗織出的霧一樣,在樹葉上,廊柱上,水池裡,灑下一片莊嚴而聖潔的光。

「要是夢該多好啊,至少還能醒過來。」

「你可以跟你小娘子姐姐好好相處,我也能夠繼續當我的學霸。」

「她…真好。」

……

……

先是一串稀稀瑣碎的聲音,空氣里清新的芬芳撲鼻而來,而後感覺到被窩傳來細微晃動,緊接著耳邊聽到細細的呼吸聲,林宇瞬間從夢中驚醒,趕忙轉頭,發現竟然是寒傾月。

寒傾月已經脫掉白色素衣,只剩下貼身之衣,在月光的照映下,修長白皙的脖頸嫣紅透白,胸口處一片雪白,美麗如天仙。

林宇的心臟落了半拍,靈魂彷彿被勾住再無法移開。

這是怎麼回事?小娘子姐姐怎麼會出現自己的床上?

就在這時,腦海里一塊記憶碎片突然閃現出來,林宇的身體猛地機靈,迅速消化掉記憶,這才明白過來,但還是被裡邊的內容雷得外焦里嫩。

原來這傻瓜林宇從小就跟寒傾月睡在一起,一起長大,算是青梅竹馬。

後來寒傾月漸漸長大,林傲意覺得兩人再繼續住一起,實為不妥。

於是林傲意要求林宇分房住,白痴少爺自然是不要,哭鬧著不答應。林傲意大怒,將傻瓜林宇教訓了一頓,才漸漸平息。

直到寒傾月十六歲那年宣告天下,願意跟林宇訂婚之後。這位收到消息的傻瓜少爺也算厲害了一回,竟然立即跑去問寒傾月,訂婚是不是又可以一起睡了。

林宇心裡對這個身體的原主人豎起拇指。

秀!太秀了!陳獨秀都沒他怎麼秀!誰要是再敢說這個身體原主人是傻瓜我跟誰急!

這就是活生生的御姐養成計劃啊!

見林宇發獃的看著自己,寒傾月雙頰抹上一層紅暈,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今天晚上林宇的目光有些熾熱,這在以前是沒有過的。

寒傾月輕聲問道:「睡不著嗎?」

林宇心裡苦笑,怎麼可能睡得著!

兩個人現在平躺在床上,所以林宇可以清楚的看到寒傾月的樣子,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般嬌嫩欲滴。

寒傾月呼吸的聲音細細的猶如小貓在耳邊吐氣幽蘭。

感覺耳朵痒痒的,但林宇動都不敢動,屏息凌神,心裡念道,非禮勿視,非禮勿聽,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老衲今天要破戒啦!

林宇彷彿聽到身體里血液在撞擊血管壁,加速流動的聲音。

黑暗裡。

一隻雪白的縴手,伸出被子,輕撫林宇的後背,有規律地拍著。

一首動聽的民謠在寂靜的夜裡輕聲響起。

「月亮粑粑,肚裡坐個爹爹。

爹爹出來買菜,肚裡坐個奶奶。

奶奶出來繡花,扎粑。

粑跌得井裡,變扎蛤螅

蛤蟆伸腳,變扎喜鵲。

喜鵲上樹,變扎斑鳩。」

……

……

如同流水般淺吟低唱,林宇漸漸有了困意。

這時他移動了下自己的手臂,一股柔軟的觸感讓他心神蕩漾。

林宇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穿越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