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四章 開局即巔峰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開局即巔峰啊!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繞過樓閣台榭,見到奇珍異花,有飛魚在魚塘里嬉戲,有婢女掩面羞紅而過。饒了幾圈,又走過幾個走廊,總算是看到書房的影子,不得不說這房子真夠大的,佔地至少有十畝之多。

到現在林宇大致明白,這傻子林宇的記憶就跟漿糊一樣要想融化是不可能的,但是每當林宇接觸一些事情或者景物時,總能夠喚起一些記憶里的碎片。

就比如剛才,在他看到書房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靈魂深處似乎有一種恐懼感在阻止自己靠近,這時一種本能的反應。

通過消化掉腦海里的記憶碎片,知道這書房一直都是林傲意在坐鎮。

林傲意此時坐在書桌後邊,桌上放著一本《五代史》,已到不惑之年,臉型方正,眉宇之間籠罩著怒意,臉色陰沉如水,剛聽完進寶說的話,此時的他內心怒意大盛。這時,一腦袋從門外伸進來,小心翼翼就跟新婚的妻子剛進家門一樣,有些不好意思,還笑了笑。

林傲意心裡的怒火頓時化作悶氣,無處發泄,以前這個書房,這傻兒子是不可能踏入半步的,見到自己就跟老鼠見到貓一樣。這會兒竟然自己主動走進來,見到自己竟然還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果然跟進寶所說的一樣,更傻了。

林傲意胸口那一口悶氣,硬是化作無奈地嘆息。

他自幼從軍,十八歲斬掉蠻奴副將首級,而後立下赫赫戰功,令蠻奴聞風芍御疆患,更是殺得凶名四起,一生駑馬,縱橫四方。

可以說林傲意是白手起家,從一個炮灰小兵到如今乾朝第一大將軍,他僅僅只是用了不到三十年的時間!

雖然說林傲意是順應時勢出現在歷史的舞台上,但這絕不是普通的舞台,而是屍山血海,是由無數屍體的堆砌而成,無數人在這個舞台上亮相過而後隕落,但只有他林傲意是唯一個人站到了最後。

去時三十萬,獨自還天都!

何等殘烈!

只是,這唯一的兒子卻是林傲意心裡的結。夜裡伴月,他總會低頭沉思,難道是自己的錯?一生殺人無數,所以自己遭到報應,上天才會讓自己得了兒子,卻是個弱智。

但是他不甘心,就算是錯也好,儘管讓我遭天譴,這賊老天卻將這報應放在我兒身上。

這天,不過如此!

「身體好多了嗎?」平復下心情,林傲意淡淡問道。

「恩…」

林宇低頭沉吟,原來這就是傻瓜林宇的老爹,旋即他的目光又看向書架上的書籍,琳琅滿目,藏書量還挺豐富的,最令林宇意外的是,當他看到書架裡邊的書名時,發現自己竟然能看得懂上面的文字!

林宇頓時鬆了一口氣,幸好看得懂,不然這傻瓜的名頭要擺脫,可得多花點時間了。

見林宇久久沒有說話,一直在站在那裡四處張望。林傲意胸口再次冒火,準備叫下人將林宇帶回房裡,這時林宇突然開口說道:「好多了。」

「恩?」

林宇的回答讓林傲意有些意外,這小子以前見到自己話都不敢吱一聲,今天竟然說話了。

不過在林傲意看來這反而不是個好兆頭,以前會怕代表認知里還能懂一些事情,現在不怕就是真的完全不懂了。

林傲意心中一沉,淡淡說道:「恩,以後你就別再出去外面了,免得生事。」

說這話的時候,林傲意心裡很不是滋味,他也希望林宇可以四處逛,最好還是個紈,這樣至少還能幫他敗家。

「生事?」

林宇眉頭緊皺,以為自己聽錯了,這老爹是在開玩笑?兒子腦袋都被人開瓢了,按理說不是應該先發表一下報仇計劃,可是現在卻相反,竟然要求自己兒子乖乖呆在家裡。

「你來書房做什麼?」林傲意問道。

「借書。」

原本沒指望林宇能夠回答,聽到借書二字,林傲意忽而抬起頭,疑惑地看著林宇,他非常清楚自己這兒子半字不識一個,現在卻忽然跑了書房說要借書,借書幹嘛,他難道看得懂不成。

「你想借什麼書?」話剛說完,林傲意就後悔了,半字不識,自己還能指望他說出什麼書名。

但是林宇接下來的表現,卻是讓林傲意震驚不已。

林宇看著後邊書架上面陳列的書籍,上下瞄了一眼,聲音緩慢道:「《四十八史》、《新乾書》、《蠻記》、《乾觀政要》、《列洲志》、《乾元分野圖》…恩,還有桌上那本《五代史》。」

這些都是史書一類的典籍,上至各種野史雜記,下至民商通貨,還有地圖劃分跟國家局勢的介紹。

這小子什麼時候認識字的,難不成自己的兒子恢復正常了?

林宇沒注意林傲意的表情,見林傲意站在那裡一動不動,於是他便自己走到書架旁邊,將自己剛才所念出的幾本書放進懷裡。

感受著書帶來的沉重感,林宇心裡不由自主的鬆了一口氣。

他從睜開眼睛到站在這個書房,精神一直猶如一根弦得緊緊的。

別人穿越都有金手指,最不濟也有系統陪伴,但是他沒有。

林宇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攝取知識,並且在這個陌生的環境里一點點的剖析出適合自己的生存成分然後吸收掉,讓自己可以繼續存活。

當然,

這些都是林宇之前的想法。

但是在他看完《新乾書》關於歷史的記載之後,他的想法立馬就變了。

林宇的嘴角突然露出一個誇張的弧度,而後眼睛眯成細縫,雙肩抖個不停。

林傲意頓時一愣,怎麼回事?

只聽林宇大聲笑道:「我竟然是個二世祖!竟然還有一個怎麼牛的老爹,乾朝第一大將軍!那我還擔憂個屁啊!這輩子只管吃喝睡,喝最烈的酒,泡最美的妞,直接一路巔峰肆無忌憚就夠了1

「……」

林傲意嘴角一扯,額頭上的青筋有些腫脹,某一瞬間他真的以為自己兒子恢復正常了,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尤其是剛才那不曾對林宇有過期待的火苗突然燃起,卻又在一瞬間被吹滅的時候。

林傲意殺人的心都有了!

林傲意眼神漸漸冰冷,聲音低沉說道:「墨上易,勞資不將你兒子扒成皮,不讓你墨家雞犬不寧,我林傲意跟你姓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