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七章 一曲琴聲清幽幽 (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 一曲琴聲清幽幽 (上)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女孩的眼神就如同深閨里的少婦,長長的睫毛上滾動著點點晶瑩的淚珠,原本嫵媚的眼睛此刻黯然失色,眼光是那樣的空洞,那樣的孤單,那樣寂寞

這眼神明擺就是在叫人犯罪嗎!

林宇假裝自己沒有看到女孩的眼神,經過兩人剛才深入淺出的探討,林宇知道身邊這個女孩的名字叫做燕燕,嗯,她的聲音的確如乳燕啼鳴,每一聲似乎都快要拆掉林宇的骨頭了。

燕燕見林宇就剛進門的時候對自己毛手毛腳,現在反而老老實實,心裡疑惑,這公子當真是奇怪,一想到剛才林宇那麼主動,她的眼神瞬間蒙上了一層霧,整個脖頸白裡透紅,看向林宇時候就如同一隻母狼在覬覦著已經到達嘴邊的嫩肉。

儘管燕燕已經快要將某些「柔軟」貼到林宇的臉上。但人送「欲擒故縱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燕京大學第一林下惠」的林宇卻是將目光移向旁邊的花燈。

林宇向來都是潔身自好、潔身自愛、潔身自律且有著純凈高尚的靈魂,再說了這衣服沒脫,姿勢沒擺,眼神不夠渴望,就像吃了他的童貞之身?

不存在的。

二人走到三樓,面前出現幾個房間,房間外邊掛著木牌分別寫著春夏秋冬四個雅房,林宇推開春字房,眼睛立馬就瞪大了。

雅房裡有一張檀木床,床上放著柔暖的被,而在檀木床的旁邊則是各種道具,仔細看了下,木棒、木板、小木栓、旁邊竟然還放了一個帶刺的藤鞭!林宇咂舌驚嘆,這華夏人做生意是打古代就庋偶洳喚鑾櫚饔辛耍刺激也很全面啊!

這時林宇發現旁邊燕燕的目光已經由一開始的狂熱變成了現在瀕臨瘋狂的邊緣,似乎隨時都可能將自己吃掉。燕燕本來眼神就帶著春意,這會兒看到春字房裡邊的各種道具頓時發覺自己的雙腿都快站不穩了,胸口處那股寂寞感變得更加的強烈,似乎需要一個溫暖的胸膛來給她慰藉才能平息她的煩躁。

「咳…燕燕,我們去別的房間看看吧。」

林宇連忙扶著燕燕退出春字房,就在他準備推開夏字房的時候,發現這裡邊已經有人了,而且夏字房跟春字的房間布局不一樣,並沒有床也沒有道具,透過虛掩的門縫,發現裡邊圍坐著幾個公子,正樂呵呵地喝著酒,旁邊幾位女孩倒在他們的懷裡。..

「公子。」

燕燕輕聲喚了林宇一聲說道:「這些雅房都是天都城那幾位公子哥提前預訂好的位置,我帶你到樓下的房間可好。」

「哦?怎麼說這裡邊的人,都是天都城裡的公子哥。」

「恩。」

燕燕點了點頭,眼神里有些幽怨地說道:「夏字房的那些男人跟公子你一樣都是為了紅姑娘來的。」

坐在夏字房裡的一位公子長得尖嘴猴腮,獐頭鼠目,卻身穿一襲鑲金長袍,似乎要將自己打扮成翩翩的美公子,但那目露凶光的模樣,加上手上不老實的在身旁女孩身上亂蹭,卻是是出賣了他。

他的目光有些浮腫,從金瓷玉盤裡摘下一顆晶瑩地葡萄放進嘴裡,輕輕地揚起坐在身旁女子的下巴,皮笑肉不笑說道:「盈盈,這紅姑娘還沒出來,我這心裡啊,就好像總是有一股火一直在那裡面燒啊燒啊,都快把本少燒成干碳了,本少現在覺得好難受,好口渴。要不,你幫本少解解渴吧。」

「公子,奴家該怎麼幫你解渴啊?人家不懂,人家不依。」

啪!

突然的耳光打得盈盈愣在原地,不一會白嫩的臉上出現五道醒目的巴掌印,盈盈摸著發紅的臉蛋,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咬著嘴唇強忍住不敢流出來。

那公子又輕輕的摸了摸盈盈的下巴,盈盈嚇得身體發顫,公子嘴角微起,說道:「本少爺叫你幫我解渴,怎麼解渴…怎麼複雜難懂的問題竟然讓我思考,本少最討厭的就是讓本少不高興的事情。你讓我不高興,我會很生氣的。」

「公子饒命,公子饒命,是瑩瑩不對,瑩瑩不敢了。」瑩瑩被嚇得雙腳一軟,跪在地上求饒

公子再一次換成皮笑肉不笑的模樣,笑道「哈哈哈,我的瑩瑩,我跟你開玩笑的。放輕鬆,別怎麼緊張…哈哈哈,來來來,讓我好好地看看你美麗的小臉蛋,怎麼可愛,都快嫩出水了。」

瑩瑩帶著淚花強顏歡笑,身體不停的顫抖。

站在外面的林宇雙眼微眯,真是個狠角色埃打女人都不帶猶豫的,這公子哥註定是跟男人畫不上等號了。

燕燕躲在林宇的懷裡,輕輕的嘆息:「瑩瑩竟然被安排照顧曲大少,真可憐埃」說完,她帶著林宇迅速離開這個位置。

林宇問道:「這曲大少是誰家的公子?」

燕燕搖了搖曼妙的腰身,轉頭悄悄的看了看曲大少的方向,見離曲大少有些距離了,這才輕聲說道:「這曲大少是當朝皇后的侄子,乃是曲府家的大公子。」

「曲府?」

「是啊,公子不是天都城的自然不知道,這曲大少乃是天都四大紈之一,性格爆戾,喜怒無常。」

林宇頓時好奇道:「天都還有四大紈?哪四個?」

燕燕將自己的臉旦靠近林宇,閉上眼睛一臉的笑意。林宇苦笑的搖了搖頭,這才在燕燕吹破可彈的臉色輕輕地親了一口,燕燕眼睛眯成月牙兒,眼神里似乎戴著濕潤的水,不知道為什麼在跟林宇在一起的時候,有一種從未在其他公子身上感受過的感覺。

那種感覺很奇怪,這位公子看似放浪形骸之外,卻是點到為止沒有刻意想要佔他便宜。

燕燕眨了眨眼睫毛說道:「這天都四大紈,分別是曲家曲焱,墨家墨雲飛,獨孤家獨孤博,上官家上官慶。」

燕燕又說道:「這天都有五大家族,這四個紈都是這五大家族裡的。」

「你說有五大家族,莫非這第五個家族是林家?」

「自然是林家。不過這林家的公子林宇乃是一個傻子,為了不讓林宇出來搗亂,聽說林將軍直接不讓他出門了。得虧是個傻子,不然啊,這天都城沒準又會多出了一個紈。」燕燕笑道。

林宇開玩笑道:「這可保不準!要是這林宇是個紈,肯定第一個先把你吃掉1

「人家才不依,人家現在只想將整顆心都放在公子身上…」

嘩!

突然人群傳來一聲騷動,只見二樓的珠簾傳來清脆的碰撞聲猶如水花在敲擊石板清脆悅耳,珠簾慢慢回合,從裡邊走出來一個曼妙的身影,初時是一件紅色的紗衣,猶如暮色之下的一抹紅霞,而後是猶如爆布般的青絲只是這青絲卻是紅如焰火,那紅色掩映在樓閣之間,只是輕緩的走了幾步,卻彷彿是一撮小火焰在跳舞,煞是可愛。

人群總於爆發出聲音,能夠造就如此強大的氛圍自然是天都三明月之一—紅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