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才高九斗>第八章 一曲琴聲清幽幽(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一曲琴聲清幽幽(下)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科幻小說

看到二樓火紅曼妙的身影,林宇心裡想到,這花魁就是花魁,要是有個笑傲江湖的背景音樂,那就是東方不敗的氣勢了。

紅姑娘蓮步輕移,微風將她的衣袖吹的飛舞,她款款來到二樓的正中間,那裡放著一把香木玉琴,紅姑娘纖細的手指輕輕的放在上面,就像是在撩撥平靜湖面上的湖水,在玉琴上輕輕地撥開。

宛如泉水般美妙,沁人心扉的聲音漸漸響起。

轆轤金井梧桐晚,幾樹驚秋。

晝雨如愁,百尺蝦須上玉鉤。

瓊窗春斷雙蛾皺,回首邊頭。

欲寄鱗游,九曲寒波不溯流。

亭前春逐紅英盡,舞態徘徊。

細雨霏微,不放雙眉時暫開。

綠窗冷靜芳音斷,香印成灰。

可奈情懷,欲睡朦朧入夢來。」..

琴聲初時很緩,猶如亭前漫步在緩緩前進,又彷彿似有步履在小心翼翼地踏著琴聲,而且依稀聽見能夠轆轤碾過碎葉的聲音,和著琴聲的節拍,然後隨風飄散。

而後琴聲又像是悠揚的山間泉水,嘩嘩地流著,不時調皮地激起一朵朵浪花,碰碰岸邊的石頭,繞著九曲帶著剛剛消融的冬雪在蜿蜒徘徊,而後繼續向前流去。

最後琴聲又彷彿回到了一開始的演奏,她雙手猶如撫起了層層泛著漣漪,每一聲琴音都猶如細雨綿綿,清清泠泠,似夏夜湖面上的一陣晚風,讓人昏昏欲睡。

怡紅樓里總算是恢復平靜,一曲琴聲清幽幽,似乎要把怡紅院往日的嘈雜一併掃出。

大家此時都沉浸在在這美妙的琴聲里。

紅姑娘彈的這一首琴樂乃北唐著名的詩人李日立所作,琴聲優美但據說這詞乃是李日立趁著酒興大發而作,所以琴聲多是給人秋日秋愁的感覺。

詞的上片以寫景為主,抒發主人公的悲秋感傷之情懷。詞的下片主要抒情,用情斷音絕寫主人公的愁思不解和無限怨尤。

但這紅姑娘倒是厲害,竟然賦予了這首琴聲另外一種絕妙的意境。

「轆轤」、「金井」、「梧桐」、「晝雨」、「蝦須」、「玉鉤」,看似平平,但當有一條線把它們穿起來時,每個具體的實景卻都虛化了。

化成一個整一的畫面,化成一種瀰漫的情緒,化成一個不可解的情結。

在彈奏的過程在心理的情結釋放於一系列景象融成一幅飽含秋意秋思,春雪消融,夏日晚風的風景畫。

這畫中有人,人外有秋,秋內有思,秋風秋雨關秋思,如此婉約蘊藉,令人回味悠長。

林宇一開始以為這個紅姑娘不過是一個立牌坊立歪的喜歡炒作的花魁,但僅此一首就足夠證明了這個紅姑娘的確是琴上有著高深的造詣。

只是有如此能力,又為何會來此青樓埋汰自己?

大家都沉浸在琴聲的意境里,直到琴聲結束,都仍在處於回味當中。

久久過後。

場間的氛圍開始變得熱絡,從琴音的意境中回味過來的大家紛紛搖頭驚嘆,這紅姑娘的琴藝真是高絕。

紅姑娘彈完一曲,起身行了一禮,帶著紅色的面紗,那雙靈動的眼睛猶如澄澈碧空里的星星,目光流轉,彷彿能夠勾人神魄。

她身穿一席紅色的紗衣,行走間猶如火焰在跳動,一頭紅髮也如同火焰在搖曳。蓮步輕移,怡紅院里的大家目光也跟著她在轉動。

林宇的目光自然也落在這個紅姑娘的身上,這紅姑娘似乎有一種魔力,能夠讓人忍不住將目光放在她的身上,即便她帶著紅色的面紗,但是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毫無保留的願意相信這絕對是一個傾國傾城的大美女。

林宇的腦海里頓時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倩影,跟白色倩影相比,這個紅姑娘更多的是給人一種在火焰中獨跳舞的孤獨,沒有冷傲,沒有冰冷,有的是一絲絲尋求知己的寂寞。

為君彈琴一首,不問曲終人散。

紅姑娘巧笑嫣然,說道:「小女子,這廂有禮了。」頓時怡紅院里的大家紛紛回禮。

那紅姑娘陸陸續續跟好幾個人對視了一下目光,輕輕地點了幾下頭,那些被紅姑娘對視點頭的幾位公子立馬挺直了腰板,說不出的意氣風發,得意洋洋。

三樓的夏字房裡,曲焱狠辣的目光落在紅姑娘的身上,說道:「這個紅姑娘的琴藝果然是一絕啊,她那雙柔嫩的雙手令人看得人全身血脈膨脹,真叫人喜歡不已埃」

旁邊坐著的公子哥身材高大,目光如炬,束著羽冠,說話的聲音猶如洪鐘在敲打:「既然曲大少有如此雅興,那何不叫紅美人一起過來喝杯酒呢。」

曲焱目光冷冷地瞥了一眼,說道:「這紅姑娘倒真是叫人越愛越恨啊,上官公子你又不是不知道這紅姑娘的規矩,賞曲覓知音,這琴樂我怎麼可能會懂呢。」

「我最懂的事情就是摧毀一切美好的事物,這紅姑娘如此嬌嫩這要將她摧殘掉了,得多讓人開心埃」

上官慶問道:「曲大少為何不試一下呢,這青樓生意,向來是價高者得,保不準這紅姑娘就是為了等候曲大少這樣的貴公子。」

曲焱說道:「上官大少說笑了。」

「這紅姑娘我可不敢冒然上去,就我這紈樣子,要是讓美人花容失色那可是擔當不起的罪過。再說了,紅姑娘早已是那大人看中的了,我們又何必自討沒趣呢」

曲焱露出潔白的牙齒,看著上官慶:「女人這種東西就是用來發泄的,美女則是用來享受的,但要看是什麼樣的美女,有的女人可是毒藥,一碰會死人的。」

「我活著繼續當我的紈,敗我的家多好,沒事去品嘗毒藥,我怕我到時候怎麼死都不知道。」

曲焱說完哈哈大笑便向著樓下走去,看著他的背影,上官慶的眼神漸漸變得冰冷,今天原本設了這一局就是想要將曲焱往火堆里推的,沒想到這貪圖美色的曲焱竟然不上鉤。

上官慶甩了甩衣袖,也向著樓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