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九章 紈少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 紈少爺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燈火璀璨,一襲紅衣。

紅姑娘眉目如畫,臉上帶著淡淡笑意,蓮步輕移款款而下,走到眾人中間微微行了一禮,聲音婉轉道:「小女子才疏學淺,方才所彈琴曲尚且不熟,讓諸位見笑了。方才所彈的這首《採桑子》乃是姑娘喜歡的琴樂之一,能與諸位一同分享乃是姑娘的幸運。」

紅姑娘神色嬌媚,目光溫柔,一顰一笑都猶如初次綻放的紅玫瑰,生動美麗芬芳迷人。..

「非也!非也!紅姑娘言重,小生今日能夠聽紅姑娘彈琴一首,實乃小生的幸運,紅姑娘又何必如此自謙。都說紅姑娘是琴藝之大家,今日一見果然埃纖細玉手彈得琴音如此動人,屢屢琴聲,悠悠揚揚,一種情韻卻令人迴腸盪氣。今日即便不能獲得紅姑娘的賞識,能夠聽得如此天籟佳音也已滿足小生的耳目之欲。」有書生讚揚說道。

「紅姑娘,謝過公子美贊。」

見到有人主動跟紅姑娘搭上話,眾人心裡暗自埋怨,怎麼就沒想到先給紅姑娘美言幾句呢。想到這,眾人猶如潮水般湧向紅姑娘,紛紛想要盛讚幾句。這時,老鴇晃著迷人的豐臀搖曳生姿從人群裊裊婷婷而出,嫵媚的眼神帶著誘人的笑意看向在場的眾位。

「諸位,莫著急。這女人家呀,最不喜歡的就是唐突魯莽的男人了。」

老鴇從手裡取出一顆紅色的圓球,這紅球乃是紗布所作,綢緞光滑。老鴇美眸含春瞪了眾位一眼笑道:「古人有雲,自古游魚棲於水,一絲緣線牽其中。緣深緣淺乃是天命註定。諸位也都知道我們紅姑娘賞曲覓知音的規矩。這紅球現已在我的手上,待會紅球扔到誰手上,便上前賦詩一展文采,諸位意下如何。」

林宇目光深深看了老鴇一眼,這老鴇不愧是老鴇,八面玲瓏八面圓通,僅僅幾句話語,就讓怡紅院的眾位紛紛整理儀容點頭散開,生怕給紅姑娘留了個不好的印象。就在林宇跟著人群後退的時候,二樓之上突兀傳來一個囂張跋扈的聲音。

「就憑你們這些窮酸秀才也想獲得紅姑娘賞識?笑話!也不怕把我們紅美人給嚇著了。一群山野村夫還學文人講究文采,本大少今天就讓你瞧瞧什麼是文采1

曲焱如同一隻驕傲的白鵝高高仰頭,從二樓大搖大擺的走了下來。眾人臉色悚然,心下一驚,見識到竟然是曲府的紈大公子曲焱,眾人慌忙向兩邊讓開一條通道,即便他們心有怒火,卻只能敢怒不敢言,這位乾朝皇后的侄子不是他們能夠與之抗禮出言。

「曲少爺。」老鴇搖著豐腴風姿一臉媚笑來到曲焱的旁邊,輕喚一聲。

「黃姨,你也知道本少爺向來對於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且都有著很高的造詣,詩詞一道更是才華橫溢無人能敵,但少爺這人向來低調,不喜歡宣揚。」

曲焱驕傲道:「本少爺從小五步成詩,十步高談闊論,十五步詩文傳響絕世。」

眾人目光鄙夷,低頭不語裝作沒有聽見,林宇眉毛抖動,心裡好笑,這曲焱吹牛都不打草稿的是吧,臉不紅心不跳張口就來。

老鴇對這位人稱笑面虎的紈少爺曲焱再熟悉不過,略微思索便掩著朱唇輕輕笑道:「曲大少爺文采高略,整個天都城誰人不知誰,誰人不曉埃」

曲焱看著老鴇,嘴角肆意微笑,說道「既然如此,那照你怎麼說,本少爺豈不是可以直接獲得紅姑娘的賞識了?」

「這…」

老鴇嫵媚的眼神遲疑不定,左右為難說道:「曲少爺,你也知道…這紅姑娘的規矩。」

曲焱原本戴著笑意的目光突然露出狠辣,當著眾人的面捏住老鴇嬌嫩的下巴,獰笑道:「黃姨,規矩,你也知道本少爺我最喜歡講究規矩了。」

「這規矩自然得好好遵守,你方才也說了,本少爺我文采斐然,擁有如此高的文采,要是贏他們那也是理所當然的。但是,本少爺向來都是有極具善心,古人云:「人之為善,百善而不足」。少爺我如此聰明絕世,如果跟他們一群下里巴人在這裡大談詩琴樂道,說了他們也不懂,如果傳出去了,豈不是在說本少爺仗勢欺人。」

「曲少爺您自然是才華橫溢,乃天都有名的大才子,滿腹經綸,學識之廣猶如瀚海。」

老鴇黃姨下巴被曲焱捏得生疼,卻是不敢掙扎,忍住下顎劇烈疼痛,努力擠出一個狐媚般的笑臉,說道:「這詩文一道,各憑本事,如果大家輸了那就是實力不濟,怨不得曲大少爺,自然也是心服口服無話可說了。」

曲焱聽到黃姨的話更加開心了,嘴角露出一個弧度,戲謔說道:「你以為本少爺我是林宇那個傻瓜少爺嗎?隨便糊弄幾句話就完啦?」

傻瓜?

站在一邊的林宇手指摩擦著衣袖,這袖子質地出自江南蠶絲,磨砂起來非常舒服。聽到曲焱說的話,林宇目光灼灼,臉上笑意不減。

傻瓜林宇的名頭在這天都城果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只是未免混得太差了一些,怎麼說自己也是將軍府的少爺,身份擺在那裡,這曲焱到了這怡紅院裡邊,毫不顧忌直接拿他名瑋放肆取笑,過分了吧。

話說回來,自己現在不就是傻瓜林宇,林宇頓時不高興了。你曲大少爺泡妞裝逼不關過我的事,但你沒事罵我,還把我當做笑話就是你的不對了。林宇的性格向來是有恩報恩,所以他心裡邊自然會記著進寶的恩情,只要等到一個好時機定會報答。但同樣的林宇也是一個有仇報仇的人,這無關心眼大小,無關行為準則,這是一個做人的態度。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這就是林宇做人的態度。

現在這個身體是傻瓜林宇的,同樣也是他林宇的。這句話聽起來很拗口,但這是事實,所以林宇覺得自己有必要對這個身體的一切負責,包括名譽。

林宇的臉上漸漸露出了一個笑容,他笑得很燦爛,嘴角微微揚起直到耳根,目光落在曲焱身上,就像是一頭雪狼餓了一天,忽然看到雪地里有一塊肥肉的那種愉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