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十五章 這個人準備泡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 這個人準備泡你?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走出怡紅院的大門,腦海里閃過紅姑娘掩著紅唇小嘴震驚的表情,林宇心裡偷著樂。

整個怡紅院的男人都在圍著紅姑娘轉,她就如同一隻高傲的雌孔雀不斷的散發著魅力吸引異性,偏偏自己就是那隻唯一不鳥她的雄孔雀。

還是一隻比雌孔雀更加高傲的雄孔雀。

「少爺,為什麼紅姑娘一定會叫住你呢?」進寶跟在林宇的後邊,疑惑問道。

今天林宇給他帶來的震撼已經太多,甚至於有些麻木。現在進寶已經接受了自家少爺不是傻瓜而且能吟詩賦頌這個事實。

林宇沒有回答進寶的問題,走在前面看著天都的街景。

林宇說道:「女人是這世界上最容易追求也是最容易讓男人碰一鼻子灰的生物。」

「當你對一個女人產生感興趣的時候,在一定程度上你就得接受你們之間地位的一種強弱互換。也就說你是屬於弱的一方,而女人則是屬於強的一方。

這樣的結果會是直接導致你追求時,會讓女孩心裡產生一定的優越感,使得你得主動遷就不斷的進攻你所要追求的女孩子,你不覺得這樣男人就處於下風了嗎?所以我這是才提升自己的魅力。」

「恩?進寶聽不懂。」

「就好比這個冰糖葫蘆。」

走到一個小攤旁,那旁邊放著一根木棒上邊插著美味的冰糖葫蘆,從上面摘下一串,咬了一顆,林宇含糊著嘴道:「一串冰糖葫蘆在路邊買是三文錢,但是如果是紅姑娘親自製作的冰糖葫蘆來買就得三兩,三十兩,三百兩。關鍵是這個價格你可以隨便出,因為它特別,所以一定會有人買。」

進寶一聽更暈了,說道:「少爺,冰糖葫蘆跟紅姑娘有什麼關係,好像越說越亂了。」

難道少爺又開始說傻話了,進寶心裡想到。

林宇大力拍了一下進寶的肩膀說道:「物以稀為貴。女人漂亮的畢竟是少許,由紅姑娘製作的冰糖葫蘆這世界也就只有一串…所以啊,把你自己變成獨一無二稀有的存在,這樣就可以成為吸引別人的存在。」

「哦,我明白了,少爺的意思是,大家都在圍繞著紅姑娘轉,但你就是不圍著她轉,這樣你就顯得很特別了。紅姑娘叫住你的時候,你故意不理她往外走,就是要讓自己變得更加的特別。」

「孺子可教也。」

林宇看著進寶,很認真的說道:「不過用這一招欲情故縱可是有風險的,得像少爺一樣德爰禮智,才兼文雅1

進寶:「……」

此時,

月光如水銀傾瀉。

灑在檐牙高啄,灑在旗幟招牌。

那裡有人吆喝,這裡頑童嬉鬧。

街道兩邊是茶樓,酒館,當鋪,作坊、肉鋪、廟宇、等等。

街道曠地上則是買著琳琅滿目的商販。

整條街道向城外延長出去是人跡較少的郊區,在那城門之下,有挑貨搖晃的車馬,有駐足欣賞風景的書生,有情侶並肩在花前月下蜜語。

晚風輕拂,吹皺天都河的水面。

行走在嘈雜的人群中,林宇眼神恍惚的看著面前的一切,這一切都是屬於天都城的繁華與喧囂。

但熱鬧是他們的,我什麼也沒有。

林宇的心頭沒來由地一嘆,然後又是一嘆。..

第二聲的嘆息非常重。

林宇此刻的心情很煩悶。

「少爺你沒事吧?」見林宇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進寶關心問道。

「進寶,你說你家少爺為什麼這麼傻呢。」

「少爺,你不是變聰明了嗎…」進寶回答。

「聰明?我傻呀。傻得夠可以的,明明可以不用跟那個曲焱有衝突的,他調戲他的,我泡我的妞,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幹嘛非得給自己樹立一個敵人呢?」

進寶正準備回答,卻聽林宇自言自語道:「因為我需要發泄啊,因為我很生氣啊1

「別人做夢都想要的發生事情,可是為什麼我一點都不高興,心裡還是有些空落落的…」

在命運的面前自己真的是一文不值啊,說穿越就穿越了。

……

……

「…少爺」

進寶緊張的看著林宇,少爺現在又開始瘋言風語讓他有些恐懼。

「啊?」

林宇從意識中恢復過來,發現自己的拳頭拽得緊緊的,進寶神情擔憂的看著自己。

林宇猛地一驚,自己剛才貌似鑽進了所謂的牛角尖里了。

林宇搖了搖頭,心裡暗自笑道,怎麼矯情有個屁用,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命運既然不能掙扎,那就換個姿勢享受不就好了。

再說這曲焱也就那麼一回事,沒啥威脅性的。

「我沒事。」林宇微笑道。

進寶這才鬆了一口氣。

兩人一前一後向著林府走去,這時前面出現幾道黑影,林宇兩人靠近,只聽那幾道黑影的中,有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傳出清脆的聲音:「林宇?覓怎麼又下床跑出來了,不是叫你好好獃在家裡…你身體好些了嗎?」

白色身影從陰暗中走出來,月光照在她的身上,猶如仙女下凡,不是寒傾月又會是誰呢。

「嗯…」

林宇略微沉吟沒有說話,因為他發現寒傾月的旁邊還有其他人。

幾人相繼從陰影走出,當先的是一個二十幾歲的男子,身材稍顯臃腫,但勉強屬於強壯的類型,濃眉大眼,玉樹臨風還算沾邊,拿著一把扇子輕輕搖曳,看向林宇的時候,眼裡的憤怒一閃而過,而後換成一副溫文爾雅的笑容。

林宇眉頭緊鎖,這一次傻瓜林宇的記憶並沒有告訴他這個對自己有敵意的男人是誰。

「林少爺,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然非凡不同埃」

獨孤博前身微曲,行了一禮說道:「在下獨孤博。」

獨孤博,四大紈之一?

林宇點了點頭,卻沒有回禮,而是直接轉頭看著寒傾月問道:「這個人準備泡你?」

泡?

寒傾月俏臉愣了一下,林宇發覺她聽不懂,換了一種含蓄的表達方式說道:「這個看起來一副儀錶堂堂的男人是準備追求我美麗端莊傾國傾城的未婚妻是嗎?」

寒傾月平靜無波的眼神一顫,而後恢復原樣,直接當做是林宇在說傻話了。

獨孤博帶著笑意的嘴角,頓時裂開得更大,正常人怎麼可能會說這樣的話呢,這個林宇果然跟傳說中的一樣,傻得夠可以的。

看來今天晚上可以好好地戲弄戲弄這個傻瓜少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