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十六章 你跟傻子講道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 你跟傻子講道理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獨孤博一臉笑意的看著林宇,但眼裡的輕視卻是不加任何掩飾,早就聽說了這個天都城第一傻瓜少爺的名頭,今日一見果然是傻得夠可以的。

今天寒傾月為了拜謝佛祖的保佑,特地到城南寺拜香,回來已經是傍晚時分,路途經過一片竹林遇見了正出門遊玩的獨孤博,林府的方向跟獨孤博回去的方向是一個位置,所以在獨孤博的盛情勸說下,寒傾月才決定跟孤獨博一起回來的。

聽見林宇的話,寒傾月輕聲說道:「獨孤公子是送我回去的,不可以這麼無禮。」

如果按照以前傻瓜林宇的性格,一般寒傾月怎麼說他就會點頭微笑,但是今天林宇卻是點了點頭,並有任何的回答,這讓寒傾月有些意外。

獨孤博面帶微笑說道:「林少爺說笑了,寒姑娘乃林公子的未婚妻,我怎麼可能會如此做法呢。今天是狩獵日,我約兩三個個好友一起狩獵,傍晚回來遇見林姑娘正從城南寺回來,便送她一起回來了。雖然有些唐突,還望林少爺不要介意。」..

獨孤博用充滿鄙視的眼神看著林宇,心裡一陣冷笑,事實上今天在竹林里遇見寒傾月的確是一個偶然,但是送寒傾月回家卻是獨孤博見獵心喜才下的決定。

見到寒傾月的美貌,獨孤博的心裡漬漬稱奇,對於這位天都三明月之一他早就已經是垂涎三尺,想要一睹芳容了。

獨孤博想著如果可以在回去的路上跟寒美人多說幾句話,再表現表現自己,沒準自己還有機會。再說了這個寒美人的未婚夫是個傻瓜,按理說這寒美人何等聰慧又怎麼可能會喜歡上一個傻瓜少爺,一定是林將軍從中拉扯的關係,強迫寒傾月跟林宇這個傻瓜少爺在一起的。

所以只要自己表現好一點,獲得女人芳心,倒時候還怕抱不了美人歸。

想到這獨孤博又笑著說道:「林少爺的身體好多了嗎?我剛才路上聽聞寒姑娘所說,林少爺身體有恙,且是因為與人發生爭執所致,林少爺可得懂事點。寒姑娘如此蕙質蘭心,可別讓她再如此操勞擔心了。」

林宇心裡冷笑,這話說的反而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小肚雞腸喜歡惹事不懂事的男人了。這個男人還挺會見縫插針的,這要是換做以前的林宇哪是這個男人的對手,就這一句話,傻林宇還不得慌忙點頭稱是。

看來家裡有個小嬌妻也是一個麻煩啊,動不動就有人惦記著,而且一個個都是光明正大,這也太不把我這個未婚夫當回事了吧。

看來自己得立個威才行了,不然這樣每天都有人跑來跟自己說他是個好人,好心送你媳婦回家,你可別介意礙這得多埋汰自己。林宇心裡暗道。

林宇走過去拍了拍獨孤博的後背,每打一下,獨孤博的臉色就血氣上涌,那叫一個痛埃只聽林宇哈哈大笑道:「這位…博哥,謝謝哈!我怎麼會介意呢,你能夠送我媳婦回家,我是高興都還來不及呢。」

噗噗噗。

連續三下,打得獨孤博連退好幾步,林宇關心問道:「博哥,你這是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獨孤博感受到背部傳來陣陣疼痛感,何曾受過如此的挑釁,立馬扇子一合,怒氣沖沖指著林宇說道:「你1

「我?」

林宇一臉迷茫問道:「博哥,怎麼了?」

獨孤博雙眼微眯,仔細的看著林宇的表情,林宇此時的表情一臉的天真,就像是一個懵懂的小孩,不像是故意所為。獨孤博心裡生氣,表面上換成一副笑臉說道:「今天狩獵為了追尋一隻野鹿所以走了幾步,可能身體顯得有些吃力不行,讓林宇公子見笑了。」

林宇心裡冷笑,沒想到還挺能忍的,哈哈笑道:「博哥你可得好好的保重身體了,這身體對於咱門男人來說那就是本錢,你這身體看起來還是滿強壯的,這…紙老虎也不像埃跑幾步就不行,男人怎麼可以說自己不行。你這博哥…叫得,不會被叫虛了吧。」

獨孤博那叫一個氣啊,你才不行呢!你才虛了呢!你這話是在說我的身體嗎?明明就是在說我那啥就那啥不行嗎!

寒傾月徐眉微蹙,冰冷的眸子盯著林宇看了一會兒,今天晚上林宇的表現跟平常似乎有些不太一樣,但是那種感覺她又說不上來。

只是寒傾月的表情落在了獨孤博的眼裡卻是另外一種誤解,獨孤博的瞬間心就一沉了,寒姑娘不會真的誤解了林宇的話吧。

獨孤博連忙解釋道:「我身體非常硬朗,寒姑娘你一定要相信,可別被誤解了。」可是話一說出口,獨孤博立馬就閉嘴了,因為他發現自己說這話明顯是唐突得不能再唐突了。

林宇嘴角微微翹起,這下可不關我的事,是你自己露出了馬腳,就這智商也敢跑來搶本大爺的老婆。

寒傾月原本還算柔和的目光,瞬間瀰漫著一層厚厚的冰層,原本獨孤博送自己回來,寒傾月就不答應,對方強制也沒辦法,不過在回來的路上也還算是客氣,並沒有什麼過分的舉動,所以寒傾月也就放心了。

可是現在聽到獨孤博的話,寒傾月何等聰明,自然明白這個獨孤博有何居心了。

「獨孤公子說笑了,你身體有恙無恙,我能有什麼誤解。」

寒傾月說完便牽著林宇的手向著林府的方向走去。

猶如滑潤的香玉在手心裡慢慢滑過,當觸碰到寒傾月的纖纖玉手,林宇一陣心情蕩漾。

獨孤博面色一緊,見寒傾月準備離開,便趕緊攔住她的去路準備再向她解釋,突然眼前一個黑影襲來,緊接著一個拳頭的陰影出現在自己的眼前,「」的一聲,拳頭打在了獨孤博的鼻樑上。

酸痛刺激淚腺,獨孤博疼得捂住鼻子,不斷的流著眼淚,嘴裡哀嚎叫喚。

待到疼痛感漸漸有些減弱,獨孤博齜牙咧嘴指著林宇說道:「還講不講道理,既然平白無故動手打人1

林宇一臉看傻逼的樣子看著他,說道:「你跟傻子講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