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十七章 記得先洗一下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 記得先洗一下臉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躲在陰影里的人都走了過來,這些人都是今天跟獨孤博一起狩獵的,都是一群身份非富即貴的世家少爺,剛剛獨孤博在竹林遇見寒傾月既然想要邀請並且送這位天都三明月之一的回林府,大家自然是盛情答應,大家有說有笑賞花賞月賞天都河,不亦說乎。

沒想到既然有人突然冒出來,自稱是傻瓜少爺林宇,而且還動手打人。直接將眾人的興緻都壞掉了,他們非常生氣。

「傻子怎麼了?傻子就可以隨便動手打人1

「乾朝哪一條刑律寫著傻子就能不講道理,胡亂出手傷人了1

「我們好心送寒姑娘回家,有何錯之!平白無故打人,實在是魯莽之夫!魯莽之夫1

獨孤博冷眼看著林宇,林宇聽著眾人的措詞,心裡冷笑,就憑這一群跳樑小丑在這裡蹦躂難不成就怎麼幾句話就像讓大爺束手就擒,低頭認錯?笑話!

原本自己正享受著小寒寒的小手,都說漂亮的女人身上都是寶,這句話還挺有道理的,小寒寒的手怎麼光滑,心裡正舒服,沒想到這個姓獨孤的竟然敢攔住自家媳婦。

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不對,月黑風高,這是在逼著自己下動手不成!

那可別怪我了!

「呵!好你個陽.痿男,人面獸心啊!你怎能如此下賤卑鄙不要臉,我林宇見你身體不適所以關心問候,你竟然無視我,公然調戲我的未婚妻1

林宇暴跳如雷義憤填膺說道:「你獨孤家這是在挑戰我林府的權威,當我林家好欺負不成1

獨孤博一聽林宇的話,臉色瞬間難看。

獨孤家不過是一個老牌世家,又是經商的,談不上富可敵國,但家底殷實那是趙姓皇帝見了都得眼紅幾下,所以這些年來,皇帝有意跟獨孤家搞好關係,不僅開了商場,又建了港口,獨孤家的地位自然是水漲船高,地位也是妥妥的擺在那裡。

只是,估客無往著,有利身則行。這一直都是古代商人在百姓心裡的真實寫照,在現在的乾朝也同樣如此。獨孤家雖然有著皇帝支持,地位與日俱增,但在百姓的心裡對於獨孤家則是冷眼想看,獨孤家這些年來欺騙百姓,提高價格,一切能搜刮百姓的銀子手段都展現得淋漓盡致。

因此,百姓對於獨孤家自然沒有任何的好感。但對於林家百姓則是懷著崇敬的心對待,如果沒有林家的林傲意,偌大的乾朝又如何可以擺脫蠻族跟疆患呢。

現在林宇竟然說獨孤家挑戰林府的權威,這可是一頂大得不能再大的帽子。

這要是處理不好,就不僅僅是兩個世家的爭執問題了,關係的有可能就是整個乾朝的命運了…當然,這僅僅只是獨孤博自己心裡所認為的。

要是林宇知道此刻獨孤博的心裡,一定拍手大叫人才,勞資不過一句話嚇唬你,你竟然能扯到國家命運也太看得起你獨孤家了吧。

剛才林宇在天都城的夜市如此大喊,起先人們並沒有什麼關注,畢竟天都城夜市玩鬧發生口角每天都在發生,但後邊人們一聽獨孤家跟林家立馬精神就起來了。

獨孤家欺負林家?

乖乖,我沒聽錯吧。

瞬間喜歡八卦的人們就將林宇幾人圍得水泄不通。

見來得人越來越多,獨孤博還算是有些城府,林宇見獨孤博揉了揉有些發酸的鼻子,便安靜下來,心裡驚訝,這年頭是不是只要是個紈少爺一個個都是心機男孩埃

寒傾月見局面有些失控,林宇不懂事說胡話搗亂讓她有些驚訝,以前林宇再調皮也不會公然這樣大呼小叫,今天突然氣勢上變得如此強硬讓,寒傾月心裡有些不知所措,現在只能先帶著林宇回府里再說了。

「獨孤公子,林宇事出有因多有得罪,還望見諒。」

寒傾月臉色冷若冰霜說道:「我們先行離開了。」

「嘿!陽.痿兄,記住了以後別惹傻瓜,你這不是比傻瓜更傻的行為嗎。」

林宇搖了搖頭說道:「獨孤家有你這樣的存在,以後估計也快到頭了。」

獨孤博一聽,尤其是林宇那一句陽.痿兄,氣得他臉色青一陣紫一陣,何曾受過這般挑釁,而且還是一個傻瓜公然的嘲諷,饒是獨孤博脾氣再好,城府再深,這會兒也快惹受不住了。

聽到林宇的話,寒傾月眉微蹙,但是沒有責怪林宇,她自然是知道林宇是因為獨孤博攔住自己的去路所以才會如此生氣的,所以現在林宇所做的都是為了她。

只是今天的林宇跟以前似乎不一樣了,好像變得有些…牙尖嘴利。

是自己的錯覺嗎?

牽著林宇的手,寒傾月帶著林宇向著林府的方向先走了回去,獨孤博看著兩人的背影,尤其是看到寒傾月緊緊的握住林宇手的時候,牙齒咬得「咯咯」作響,額頭上的青筋隨著呼呼的粗氣一鼓一張,眼裡閃著一股無法遏制的怒火,像要射出火花一般!

林宇,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

……

林宇此時的心情就像是從兩萬米高空做著自由落體運動…沒帶降落桑

寒傾月身著白色紗衣,露出線條優美的頸項和清晰可見的鎖骨,一縷青絲垂在胸前,薄施粉黛,整個人好似隨風紛飛的白色蝴蝶,又似清靈透徹的冰雪精靈。

兩人並肩走著,林宇能夠清晰聞到寒傾月身上猶如蘭花一般的馨香,很好聞,沁人心脾。

路過一個小巷子口,牆壁很高,皎潔的月光沒法照到,所以巷子里有些黝黑,寒傾月牽著林宇慢慢走著,進寶則是走在後邊落了兩人有一丈的距離。

「身體好些了嗎?頭還疼嗎?」寒傾月關心問道。

「不疼了。」

「以後記得不可以那麼衝動了。」

「恩。」

出了巷子口,前面不到百步的距離便是林府。

「你今天跑去哪裡玩了?」

「逛街。」

「…逛街」

「嗯。」

到達林府之後林宇準備走進去,寒傾月則是站著沒有移動。

「怎麼了?」林宇回頭問道。

「下次去青樓…回來記得先洗一下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