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十九章 我林家沒有慫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 我林家沒有慫貨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寒傾月的面頰頓時燃燒著鮮艷的紅暈,就像兩片榴花瓣突然飛貼到她的腮上似的,低垂著眼帘,長長的睫毛在輕輕顫動,在燭火的相輝映下,顯得特別迷人,含羞的樣子就像是一隻小貓,埋著頭不敢直視林宇的眼睛。

她忽然覺得今天的林宇跟以前有些不一樣,以前林宇的目光顯得有些茫然而空洞,但今天他的目光除了熾熱,還有帶著一種征服的**。

這是她第一次從林宇的眼神里看到如此強烈的的目光。

「小娘子姐姐。」

「恩?」

「我們…」

林宇轉過身,輕輕握住寒傾月的皓腕,將她拉進自己的懷裡。

寒傾月輕吟一聲,便再沒有說話,將頭埋進林宇的胸膛,真是羞死人了。

突然,她感覺到一隻滾燙的手掌正肆無忌憚的在自己身上遊走,慢慢的攀上水蛇般曼妙的腰肢,隨著林宇不老實的做著各種各樣的小動作,寒傾月雙眼迷離,眼眸溫柔似水,彷彿繞罩著薄薄的水霧,身體像散了架似得,無力的貼到林宇的身上。

她是如此的美麗動人。

林宇可以清楚看到寒傾月薄薄的嘴唇,很漂亮就像是晶瑩剔透的水晶。

林宇忍不住將頭慢慢的低下,兩人的距離逐漸的縮小,眼看著就要親下去了。

房門突然被大力推開,進寶走進來大聲說道:「少爺,你快點洗完澡吧,這天開始變涼了…」

定睛一看,發現此時的情況似乎不太對,自家少爺正**著身體抱著自家小姐。

進寶的身體頓時一僵額頭冒出冷汗,自己進來的貌似不是時候,尷尬地訕笑道:「少爺小姐我…我什麼都沒看到,你們繼續。」

啪!

進寶轉過身一溜煙跑出去,大力的將房門關掉。

房間里再一次恢復寧靜。

只剩下林宇跟寒傾月還有幾根搖曳的紅燭。

「要不…我們繼續?」林宇試探性的問道。

寒傾月一直都是以冷若冰霜示人,何曾受過如此窘迫的事情,頓時臉頰羞紅,耳根發燙,聽到林宇的話寒傾月白了他一眼,心裡埋怨著都快怪林宇將自己抱在懷裡,也不知道今天怎麼回事,自己怎麼會在林宇的面前如此失態。

「快點將身子擦乾,不然待會會著涼的。」寒傾月不敢再接觸林宇的目光,說了幾句之後便落荒而逃。

看著寒傾月離開時的美妙身影,林宇心裡一陣意猶未盡,小翹臀還挺有彈性的,真帶感啊!

走出大水桶,將身子擦乾后,換了一身乾淨清爽的衣服,從書架里抽出幾本歷史典籍躺在床上有知有味的看著。

時間慢慢的流逝,等到林宇從書籍裡邊回過神的時候,發現時間已經是後半夜了。

可是寒傾月並沒有回來,原本還準備晚上來個二次臨幸的林宇頓時一陣失望,閉上眼睛便進入了夢鄉。

這一天晚上林宇做了一個美夢。

夢裡邊有兩隻鴛鴦在玩鬧戲水。

……

……

「聽你這話里的意思,這腦袋挨了一柱子,反而便聰明了?」書房裡林傲意一襲軍裝坐在書桌的後邊,猶如一棵青松,栽於黑山白水懸崖峭壁間,漆黑不見底的眼眸,如一潭深水直淹沒得人無處喘息。

他剛剛聽完進寶的彙報,所以現在的情緒變得有些激動。

進寶恭敬說道:「是的老爺。」

將昨天發生在怡紅院的整個過程詳細地說了一遍。林傲意仔細的聽著,當聽到林宇為紅姑娘作的那一首詩之後,頓時跟著朗誦了一遍,略微沉吟了一會兒,問道:「這一首詩當真是他所作的?」

進寶恭敬回答道:「是的老爺,這一首詩的確是少爺所做,當時有很多人都在怡紅院里都可以作證。」

林傲意點了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最後重重嘆息一聲。

太突然了!..

即便是現在進寶親口告訴自己,林宇昨天在怡紅院所發生的事情還有所作的那一首詩,但林傲意還是有些不太相信。

林傲意無時無刻都在期盼著林宇能恢復正常,這些年也一直在尋找辦法,但無奈最後都是以失敗告終。

現在突然有人告訴自己,林宇不但能夠吟詩作詞,而且還能獲得怡紅院花魁的欣賞…這怎麼可能?自己不會是在做夢吧?難不成自己這傻了十六年的兒子這次真的開竅了不成?林傲意心裡驚疑不定。

「林宇現在在幹嘛?」林傲意問道。

進寶回道:「回老爺,少爺從早上醒來就一直在看書。」

「看書?看什麼書?」

「回老爺,少爺看得是一些歷史雜記的典籍。」

「歷史雜記…」這時林傲意突然想起昨天林宇來到自己書房借書的情景,他昨天來書房拿的不就是歷史典籍嗎!

「還有老爺…」

「恩?還有什麼?」林傲意期待道。

進寶猶豫了一下,便將昨天林宇跟曲家還有獨孤家鬧矛盾的事情都說了一遍,原本以為林傲意會大發雷霆,把林宇叫到書房大罵一頓,卻聽林傲意哈哈大笑道:「你說的可是事實!我兒不但會罵人,還為了保護傾月,動手打人了,最後還用林府的名頭去嚇唬別人?1

進寶點了點頭。

林傲意頓時喜上眉梢嘿嘿笑道:「打得好啊!我林家沒有慫貨,林家子嗣怎能有慫孫子!不爽就打,看不慣就揍,打不贏就拼家底,這小子看來終於是開竅了1

進寶一臉黑線,哪有老爹知道自己兒子打架還鼓掌叫好的,這還是不是親爹了。

林傲意冷笑道:「都說柿子撿軟的捏,但這偌大林家貌似還有我這塊會鉻人牙的硬骨頭。不過有段時間沒上過朝,這墨家曲家還有獨孤家莫不是認為我已經不在了不成1

「準備一下,明天我倒要好好的跟那幾個迂腐的老傢伙好好的講講道理1

豎日清晨,微風吹拂,白霧茫茫。

天都城的百姓驚訝不已,他們看到連續六個月以生病為由而沒有上朝的第一護國大將軍林傲意從林府大步邁開,怒氣沖沖向著皇宮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