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二十一章 朝廷亦是亂江湖(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 朝廷亦是亂江湖(下)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林傲意從小習武,練就一身硬氣,眉宇之間滿是煥發之氣,別說雙鬢髮白了,連魚尾紋都沒有,雖然年近不惑,但看起來也就三十歲的樣子。

皇上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林傲意底下一大堆士兵唯命是從,一生跟著林傲意南征北戈,早已是出生入死的兄弟,這要是讓這些將領知道他們崇敬的林將軍在金鑾殿如此哀哉,豈不寒心憤怒。

皇上將目光盯向旁邊的一老者,差點氣得怒氣大發。

你的能不能說點話?

我在這裡當和事佬,你倒好從剛才倒現在就一副局外人的樣子,沒看到人家事沖著你來的?

墨上易一身官服,面頰清瘦,褶皺叢生,雙目形如硌腳的小三角石頭,目光陰冷地看著林傲意。

他一直在冷眼旁觀,不發一言,但聽到林傲意說得城南寺的事情后卻是皺了皺眉頭,臉上則是面無表情。

前幾天晚上墨雲飛已經將城南寺所發生的事情說一遍給墨上易聽了,整個過程雖然墨雲飛刻意撿好了說,但熟知自己兒子脾性的墨上易自然知道這件事情上肯定是自己這邊落了理。

如今林傲意據理力爭,硬是要討個說法。

別人不清楚,但是墨上卻是心裡明白,這林傲意明面上是替自己兒子討個說法,實際上則是想要通過打擊自己然後給林宇立個威。

既然如此,立威自然是選擇當著文武百官的面更具有威懾力了。

不過,從這一點上看,這次林傲意的兒子看來的確是受了很重的傷,不然他也不至於如此暴跳如雷,興師動眾逼著皇上讓自己難堪。

這時,一個長得賊眉鼠眼的官員,摸著一撮八字鬍走眾官員中一臉笑意的出來,他是墨上易最近剛提攜上來的,正愁著沒機會好好表現自己。

並且,對於已經六個月沒上過朝的林傲意他也沒有過多的關注過,不識相的他直接走出來說道:「小孩子玩鬧自然免不了打打鬧鬧,偶爾出手重了自然也會產生摩擦。林將軍的公子性格幼稚,一些事情上自然會不懂事。可能墨公子在跟他玩鬧,林公子誤會了不是,亦或者林公子自己傷到了誤以為是墨公子所為。」..

賊眉鼠眼的官員說完一陣飄飄然,看到墨上易正看著自己,心裡一陣得意,還是自己聰明,懂得關鍵時刻抓住表現的機會,瞥了眾人一眼,心裡陣陣嘲笑。

嘩!

眾人一副見鬼的樣子看向賊眉鼠眼的官員,而後目光漸漸變成憐憫。

注意到大家的目光,賊眉鼠眼的官員一陣氣悶,你們這是在嫉妒我的機智!

墨上易原本面無表情,聽到這個賊眉鼠眼官員的話,立馬眉頭緊皺。

林傲意將腦袋轉過去,怒髮衝冠的看著那位賊眉鼠眼的官員:「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有資格在這裡說話1

賊眉鼠眼的官員正要得意介紹自己,卻見林傲意抬起自己的左腳往他的肚子狠狠的踢過去。

這林傲意可是武將出身,力氣自然大得非常恐怖,這官員的小小身軀哪能受的住這般力氣,身體猶如炮彈一般飛了出去,一個完美的惡狗撲食落地,整個右臉和地面來了一次親密接觸,臉上直接鼻青臉腫。

後邊幾個官員偷偷的看著好戲,心裡暗暗開心,誰叫這煞筆自己跑上去找死的,這是你能說話的地方嗎?竟然還敢當著林傲意的面明嘲暗諷他兒子。

這不是在太歲頭上動土,活膩了!

眾人心裡想到,都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有道理埃

墨上易冷冷地看了一眼蜷縮在地上的官員,他已經果斷將這個賊眉鼠眼的官員划入了黑名單,對於以後自己要提攜的對象又重新做了選擇標準,這要是自己身邊都是這樣的腦殘官員保不準哪天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而後,墨上易抬起頭,臉色再一次恢復平靜,目光淡淡地看向林傲意,聲音平淡道:「城南寺所發生的事情雲飛已經我跟我說了,只是這裡邊的內容跟林將軍所說的卻是有些相悖。

那日雲飛到城南寺上香遇見你的義女寒傾月便寒暄了幾句,誰知林宇進來二話不說猶如蠻牛一般撞向我兒,我兒不曾練武,你林家一個個驍勇善戰又怎麼是你林家的對手,直接被當場撞翻在地上爬不起來了。

現如今卻反而是我家雲飛將你家林宇打暈在地,雖說我兒在學習上稍顯拙劣,但說些事情還是能夠說的明明白白的。」

林傲意冷哼一聲,墨上易這一番話連捧帶諷關鍵罵人還不帶髒字,言下之意自然是說林宇一個傻瓜不明不白先動手打人,最後自己把自己弄暈了,你林家可別血口噴人。

皇上臉色陰晴不定,這件事情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關鍵是皇上不管向著哪一方最後的結果都是會令一桿人等寒心啊!

畢竟林傲意有軍嬲擼這墨上易也是朝廷的大命官啊,桃李滿天下不說,追誰者更是數不勝數。

「你個老不死!我兒現在暈倒了,你兒子卻好好的,你現在站在這裡跟我說風涼話?聽你這話的意思,還是我兒先動的手,他會這樣子也是他自找的?」

林傲意冷笑道:「我很好奇,今天要是你兒子也躺在床上你還能夠如此及氣定神閑站在這裡跟我說這些話嗎?」

墨上易雙眼微眯,目光一寒,林傲意這是在**裸的威脅他,或者說威脅他的兒子。

局勢似乎在向著更加複雜的局面發展,再如此下去估計真的不可挽回。

皇上站了出來,淡淡笑了笑說道:「兩位愛卿所說朕都明白了,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也無法給個確切的定奪。不過,林將軍的兒子林宇的確是暈倒在床上,所以林將軍如此著急一些話說的比較重也是可以理解的。」

一直在隔岸觀火的眾臣紛紛附和,點頭認為皇上說得有理。

有理個屁啊!

皇上一陣胸悶難受,剛才沒人說話一個個跟啞巴似得,現在朕剛剛開了口做和事佬,你們一個個比誰都積極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