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二十二章 粉色衣服的女孩 (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 粉色衣服的女孩 (求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一切交由聖上定奪,微臣絕無二言。」墨上易行了一禮,恭敬說道。

皇上狠狠瞪了墨上易一眼,氣悶非常,交給朕定奪,朕怎麼定奪,把你兒子叫出來讓林傲意揍一頓?

你說說你們,人家林將軍兒子都已經是傻瓜了,這已經夠可憐了,你還要去揍人家兒子!

這不是將人往死里逼嗎,人家現在站在這裡對你吼幾句已經算是輕的了,要換做別人拿刀殺人的心都有了!..

林傲意虎目怒瞪,兩道劍眉猶如鋒利的匕首,轉身看向後邊的大臣們,聲音如洪鐘:「我林傲意不過一介武夫,「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自然不懂,論陰謀算計也不是各位的對手。但我作為一名行軍人,卻也認得「三軍可奪帥,匹夫不可奪志」之理!我林傲意,一生行事快意恩仇,從來就沒有怕事過1

「誰要是不讓我林家好過,我林傲意也絕不會讓他快活1

這一聲猶如雷霆萬鈞之勢,震得文武百官腦袋嗡嗡作響。

話落,林傲意便轉身離開金鑾殿。

原本對林家還有後續手段的文臣,縮了縮脖子,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心裡卻決定先暫時停手。

林傲意如此歇斯底里,為的是什麼?不就是想讓大家知道他為了林家,為了自己的兒子,一旦林傲意倒了,旁邊一直覬覦的人們便會立馬露出自己的獠牙,將林家吞噬殆荊

從這一點上看,林傲意已經對林宇沒有了任何的期盼,不然但凡林宇還有一絲希望又怎麼會在這金鑾殿里如此大發雷霆,樹立如此。

這種節骨眼再去惹他,沒必要。

皇上看著林傲意離開的背影,背影顯得有些滄桑,這位令蠻奴聞風喪膽,令疆患咬牙切齒的乾朝第一大將軍,如今卻是為了自己傻瓜兒子的安危,而選擇在這金鑾殿與滿朝文武百官為敵。

墨上易臉色陰沉如水,陰柔的眼神看向四周圍,最後停留在林傲意離開時方向,你是林家的支柱,一旦你這跟頂樑柱倒了,一切也就順其自然了。你林家的沒落是早晚的事情,就算這次是意外,但是你林家林傲意這個軍權大位,那幾位皇子就不眼饞?

不過,經過林傲意這次怎麼一鬧,估計那幾位皇子原本準備的計劃也該收斂收斂了吧。

……

……

林府,後花園。

紅葉似火海鋪了一地。

此刻,林宇正躺在紅葉堆里津津有味地看著書。

今天早晨他到林傲意書房裡尋找典籍籍,卻偶然在一個隱蔽的小角落裡發現一本名為《野龜尋洞》,好奇之下,林宇打開小說,略微看了一下內容頓時把作者驚為天人。

根據作者序章所說,這本書可是被百姓尊稱為民間珍品。

《野龜尋洞》一書,大體的內容是描述一位書生在瀟湘院中的荒唐奢靡生活,並著重描寫當時男性的**心理,以及各種花樣創新的曖昧姿勢。

據作者序章所說,此書一經發表立馬引起轟動,被無數同道中人奉為「娼家指南「、「獵妓經典」,有甚者特地持此書按圖索驥,一一遍訪書中所描述的「仙鄉艷境「,並模仿書中人物作派,狎妓取樂!

「這文筆自然是上乘,但內容卻是虎頭蛇尾,俗話說小俗便雅,大雅則俗。這作者書里儘是琳琅滿目看花眼的粉肉,卻是少了點接地氣,缺了火候。估計這個作者未曾到過花樓,閉門造車靠著一絲想象**便開始縱橫筆墨了。」

一個念頭閃過,林宇邪惡一笑,心裡想到,就這一本書,就足以證明這個朝代的人們對於兩性之間的知識面還是比較匱乏的,若說我要是將前世看過的島國小視頻編寫成小黃書,然後往市場一放……

「寒月姐姐,傻瓜哥哥的身體好點了嗎?」

「林宇的身體已經好很多了。」

遠處,寒傾月帶著一位身穿粉色衣服的小女孩走進了後花園。

林宇尋聲望去,頓時有些驚艷,粉衣小女孩明眸皓齒,神態天真,身材嬌小玲瓏,胸前隱隱的鴿乳造型頗具規模,非常優美,站在寒傾月旁邊,就象是個孩童一樣。

粉衣小女孩約莫十三四歲的年紀,膚白如新剝鮮菱,看到林宇正看著自己,便抿著嘴笑吟吟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撲閃撲閃地瞅著林宇。

「傻瓜哥哥,你又一個人在玩發獃遊戲啦。」

小女孩歡快的跑過來,帶起一陣香風,伸出可愛的小手在林宇面前晃了晃,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對寒傾月道:「傾月姐姐,你看傻瓜哥哥,好好玩哦。」

寒傾月美眸流轉,看到林宇正微笑的看著自己,她想起那天晚上沐浴兩人曖昧纏綿,頓時心裡小鹿亂撞,風一吹身體似乎都有些站不穩了。

小女孩沒有發現寒傾月的異樣,轉身眼神期待,開心問道:「「傻瓜哥哥,今天我們玩什麼遊戲啊?捉迷藏?陀螺?還是竹馬?」

小女孩名叫白小雪,是白家的白富貴的女兒,白家雖是經商的,但跟軍隊出身的林家一直都關係都不錯,林宇的年齡比白小雪多兩歲,所以小時候經常跟白小雪一起玩鬧,兩人關係一直都不錯。

白小雪今天呆在家裡,一聽自己父親白富貴說林宇受了重傷,便立馬趕緊跑過來探玻

原本林宇對這個白小雪第一印象還不錯,長得很可愛,活潑乖巧很惹人喜歡。

但是,當林宇將腦海里的閃過幾斷屬於林宇跟白小雪一起玩的記憶碎片消化掉后,卻是露出了意味深長的微笑。

林宇看著白小雪,眼神憨厚說道:「小雪,我好想玩「打鬼」遊戲。」

聽到林宇的話,白小雪天真爛漫的面容突然一緊,眉微蹙,神情顯得有些慌亂,寒傾月注意到白小雪的異樣,問道:「小雪,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我沒事。」

白小雪搖了搖頭,心裡卻是一陣緊張,小腦袋看向林宇,不是跟他說過了,這個遊戲傾月姐姐在的話是不能說的。

「傾月姐姐,我跟傻瓜哥哥到房間里玩遊戲1

生怕寒傾月會看出什麼異樣,又害怕林宇等下又會說出什麼話來就慘了,白小雪連忙牽起林宇的手準備向屋子跑去。

啪嗒!

這時,一本書籍從林宇身上掉了下來。

糟了!

林宇心裡大叫,準備將那本書從地上撿起,但是白小雪將他一隻手,抓得緊緊的,沒法脫身。

寒傾月見書掉到地上,心裡覺得奇怪,林宇身上怎麼會掉出一本書?便俯身將書撿起,見是一本小說,書名寫著《野龜尋洞》,便好奇的打開封面。

林宇此時心裡千萬隻草擬嗎奔騰而過。

「騰」的一下!

晚秋的微風,彷彿攜來了天上一抹紅雲,銜上她的眉,掠過她的的眼,在精緻的臉頰留下鮮紅欲滴的紅暈。

林宇臉不紅心不跳,義正言辭說道。

「我不識字,我什麼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