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二十三章 慾火快燒死我吧!(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 慾火快燒死我吧!(上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如果別人說這句話自然沒什麼說服力,但從林宇嘴裡說出來就沒有人會懷疑。

只是這話聽起來,怎麼感覺怪該的。

寒傾月柳眉微蹙,臉色羞紅,手裡那本《野龜尋洞》就如同燙手的山芋,美目轉向旁邊,不敢再看書籍一眼,也不知道林宇是從哪裡拿到如此腐爛的書籍。

林宇正準備繼續解釋,右手被白小雪用力一扯,尚未發育的小胸部蹭了幾下林宇的右手臂,卻毫不在意,林宇見其只能苦笑的跟著白小雪離開。

見林宇已經離開,寒傾月發燙的臉頰紅暈漸漸消逝,白皙的臉蛋泛出淡淡的粉紅,她將書籍藏進衣袖,決定待會找個沒人地方將其丟掉。

兩人走出後花園,白小雪此時臉蛋紅撲撲就像是剛剛熟透的小蘋果,咬著銀牙用吃奶的力氣拖著林宇,心裡驚訝,這個傻瓜哥哥的身體也太重了,就跟拖著一塊大石頭一樣!

白小雪走在前頭,林宇跟在後邊。回去的路上,丫鬟們看到白小姐正拉著著自家少爺,那模樣煞是可愛,一個個忍不住掩嘴偷笑,紛紛行了一禮,而後慢跑經過。

白小雪跟她們點了點頭,扯出一個天真無邪的笑容。

丫鬟們對於這個白家的小姐,大家是打從心裡喜歡,天真可愛,平易近人,而且願意跟自家少爺一起玩樂。

兩人終於到了林宇的房門外,白小雪嬌媚的眼睛看向林宇,說道:「進來吧。」那樣子就像是在進去自己的房間一樣。

進入房間,走到林宇後邊將房門關掉,白小雪轉過身,整個人氣質猛地一變,尤其是她那一雙美麗的眼睛,頓時變得有些冰冷。

若說原來白小雪的笑容天真爛漫就像鄰家小妹妹,此時她的笑容卻顯得有些冷峻。

冷峻,一般是用來形容一個男人帥氣的面容。

但當林宇看到白小雪的笑容,卻覺得竟然有那麼一絲酷酷的感覺。

此時白小雪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位小女王一般在審視自己的僕人。

她臉上閃過一絲薀怒,聲音淡淡說道:「你好大的膽子!連主人說過的話都忘記了嗎1

「忘記?發生什麼事了」..

林宇疑惑道:「你怎麼生氣,是不是誰欺負你了!我力氣大,我幫你揍他1

「好啊!欺負我的人就是你,你快揍自己吧,快將自己打成豬頭我就高興了1

白小雪柳眉倒豎,俏臉憤怒道:「傻瓜林宇,你怎麼可以當著傾月姐姐的面說「打鬼遊戲」!我不是說過,如果有外人在是絕不可以提這個遊戲半字的嗎1

聽到白小雪的話,林宇突然覺得好笑,這個白小雪再怎麼裝出冰冷的模樣,到底心性上還是一個未成年的少女。

說到這所謂的「打鬼遊戲」,實際上是傻瓜林宇跟白小雪的一個秘密遊戲。但這「打鬼遊戲」其實是白小雪欺負林宇的一個單方面欺壓遊戲,只要傻瓜林宇一犯錯或者白小雪不高興就可以隨時踢打林宇的屁股,尤其是在沒人的時候將林宇當做自己的奴僕,並且要求林宇叫她主人。

但畢竟是不雅之事,白小雪雖然年紀小,家裡是經商的,經常跑去商鋪里玩,久而久之耳讀目染自然懂得了一些男女之事,如果自己這般欺負林宇的事情被大家知道,自己的名聲就壞了!

於是便命令傻瓜林宇不可以將這件事情說給外人聽。

沒想到今天林宇竟然當著寒傾月的面說這件事,差點就露陷了!

林宇看到白小雪前後樣子反差如此之大,即便心裡早有預料,還是會有些驚訝,淡然更多的感受是想笑。

林宇目光呆愣,說道:「哦,我小心忘記了。」

「你!你怎麼這麼傻呢1

白小雪氣急,說道:「說!這次該受什麼樣的懲罰1

懲罰?

林宇腦海里出現一人拿著皮鞭另一人脫光光綁在木架上咬唇扭動香艷噴鼻血的畫面,而後,晃了晃腦袋將其消除掉,自己可沒有那種特殊癖好!

但林宇的這個動作,卻讓白小雪誤以為林宇是在搖頭拒絕,氣得銀牙一咬道:「你竟然敢拒絕1

看道白小雪氣急敗壞的樣子,林宇心裡覺得好笑,這白小雪不斷的在兩個角色間變化,在外人看來活潑可愛,但實際上是一個古靈精怪的刁蠻大小姐,不辛苦嗎?

林宇對著白小雪說道:「懲罰就算了吧,打屁股這種遊戲也沒啥好玩的。」

白小雪心裡驚異,這個傻瓜林宇今天竟然敢拒絕自己,要是以前的話,自己一說要懲罰他,傻瓜林宇早就哀聲求饒,這一招百試不爽,哪裡還敢像此刻怎麼氣定神閑的跟自己說話。

「你這大傻瓜,臭笨蛋,今天你害我在傾月姐姐面前提心弔膽,不接受懲罰?哼,沒門1

白小雪冷笑道:「你現在自己轉過身讓本主人打幾十下屁股,我就繞了你。」

林宇眉頭挑了挑,這要是以前的傻瓜林宇,別說幾十下了,幾百下也笑呵呵的撅著屁讓白小雪打個痛快。

但他林宇怎麼可能做得出來,自己不要面子的嗎?

白小雪見林宇獃獃的站在那裡沒有任何動作,嬌聲呵斥:「看我不好好的懲罰你1

轉身從房間里的角落裡抽出一根小木棍,這才看清楚,這個小木棍之前就曾揍過傻瓜林宇,林宇頓時脾氣就上來了。

都說人小鬼大,這個白小雪似乎有些大過頭了,這木棍一擊下去,自己還不得屁股開花,今天得好好的教訓教訓你這個小丫頭!

就在白小雪伸出準備木棍打林宇的時候,林宇一個飛撲,奪過白小雪手裡的小木棍,白小雪大驚失色,驚呼一聲。

實在是林宇的動作太過突然了,以前白小雪懲罰傻瓜林宇的時候,林宇從不曾還過手,更別說搶過她手裡的木棍,她根本沒想到這個傻瓜林宇竟然敢搶走她手裡的小木棍,然後將白小雪抱在懷裡。

「你放肆1

白小雪大聲呵斥,準備掙脫林宇。

林宇心裡冷笑,羊羔入虎口豈有放走之理?

他將白小雪雙腳鉗住,因為靠得很近,所以可以聞到陣陣馨香,而後他又用手抓住白小雪的柔荑,將她牢牢控制祝

林宇這個樣子就像是緊緊抱著白小雪,男性荷爾蒙的氣息猶如滾燙的水霧撲面而來,白小雪頓時臉色發燙,泣不成聲道:「你抓疼我了!還不快放開本我!你再不放開,我待會就告訴傾月姐姐說你欺負我1

林宇嘴角露出一個弧度,嘿嘿笑道:「小雪,我們來玩「打鬼遊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