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二十六章 劇情走向不對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 劇情走向不對吧!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林宇又跟白小雪聊了幾句,發現這小妮子安靜下來的時候,倒還是有幾分天真可愛的模樣。

細緻烏黑的長發,披於雙肩之上,略顯柔美讓人新生喜愛之情,細膩白皙的象羊奶凝乳一樣的皮膚,彷彿透明的水晶色的新疆馬奶提子一樣,晶瑩剔透。

淡淡的柳眉未加修飾,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異常的靈動有神。一對小酒窩均勻的分佈在臉頰兩側,淺淺一笑,酒窩在臉頰若隱若現,如果笑一笑的話肯定可愛如天仙。

三年血賺,死刑不虧?

林宇的腦海冒出怎麼一句話,而後眼睛向下看了一下,看到白小雪平坦得猶如平原的胸部,嘆了口氣直接搖了搖頭。

果然胸大屁股大才是我輩的追求啊!

白小雪發現林宇的眼睛某一瞬間變成了綠油油的顏色,嚇得小姑娘一陣發抖,而後又看向自己的胸口然後在哪裡搖頭嘆氣。

白小雪心裡想到,林宇不會又開始犯傻了吧?

見此時天色也不早了,這小妮子一直待在房間里也不是個事,林宇便準備將白小雪趕走,說道:「白小雪,這天色也不早了,你還是趕緊回去吧。」

白小雪頭搖成撥浪鼓,拒絕道:「人家那裡現在還疼著呢,都怪你那麼用力,現在都沒法起身離開了,你以為我不想趕緊離開你這個的房間啊,就怕待會走路一瘸一拐的,如果遇見傾月姐姐,問起我來,我該如何解釋。」

林宇一聽,點了點頭覺得這丫頭說的還是有些道理,說道:「那你就在這個房間再待會兒,等會屁股如果好點了就趕緊離開。」

白小雪可愛的撇了撇嘴,說道:「不用你說我也知道!人家好不容易找個借口跑出來玩一下,沒想到竟然會跑到這裡被你欺負,早知道就不出來了。」

「找個借口出來?我說白大小姐,你可是這天都城出了名的乖乖女,你老爹難不成還不放心,禁你足不成。」

林宇這一語雙關,白小雪自然是能夠聽懂,頓時臉蛋羞紅,瞪了林宇一眼,氣呼呼道:「我家最近生意非常不好,尤其是酒樓跟店鋪的生意,客人都快跑光了,都沒有什麼人光顧。我爹爹前些天晚上還因為這些事情跟我娘親吵了一架,最近幾天爹爹的脾氣也是一直沒消,待在家裡都快被他的氣悶死了,我實在受不了,一聽到爹爹在說你受傷的事情,就趕緊跑出來了。」

林宇一陣無語,聽這白小雪這話里的意思,自己還是個出氣筒不成?你在家裡呆不高興了,就跑出來揍自己一頓開心開心?

不過話說回來,這白家的生意不是一直都挺好的,尤其是酒樓上的營業那可是蒸蒸日上,客人絡繹不絕的,依照傻瓜林宇留下的印象,酒樓的地處的位置也是天都城的黃金地段,商人的交通要道,客流量非常多啊,怎麼可能會營業不好。

「你家酒樓生意不是一直都很火爆嗎?」林宇問道。

「之前客人倒真的是挺多的,都快忙不過來了。但是……」

白小雪變得愁眉苦臉,說道:「自從獨孤家不知道從哪裡找了一位大廚在天仙樓當主廚,煮得一手好菜,客人紛紛都跑到他們那邊的天仙樓吃去了,我們這邊酒樓的生意從那時候開始就變差了,客人也開始逐漸減少了。」

白小雪拽著小拳頭說道:「好想將那個主廚痛打一頓哦!尤其是他的屁股應該狠狠的打幾下1

林宇往白小雪頭上重重地敲了一個板栗,白小雪疼得齜牙咧嘴,眼淚都快流下來了,氣道:「你幹嘛突然打我1

「姑娘家的,整天將打了屁股掛在嘴邊像什麼樣子,你這樣子看以後誰還敢取你了1

對白小雪真的是無語了,也不知道腦袋是什麼豆腐做的,成天就知道打人屁股。

林宇問道:「人家一個大主廚就把你們酒樓給打敗了?你們這酒樓是開出來給人刷經驗的?」

「刷經驗?什麼意思?」白小雪問道。

自己一時嘴快說溜嘴了,林宇解釋道:「刷經驗的意思是你們這酒樓就不會找一點策略嗎?比如搞個活動,促銷啊,或者也換一個廚師啊之類的。人家就換了一個廚師就把你整得整天唉聲嘆氣的。」

「活動?促銷?你在說什麼傻話埃」

白小雪以為林宇又開始犯傻了,說道:「廚師一時半會兒也不知道往哪裡找。」

「最可氣的是,獨孤家那個老胖子見我們家酒樓生意不善,竟然跑過來說話要我們將酒樓賣出去。實在是太可惡了1

林宇一聽更加無語了,說道:「至於嗎?不就是一個酒樓,賣掉就賣掉唄。你們白家偌大產業,怎麼大基業,天都有名的大富商,難不成少了一個酒樓,還不能活下去不成。你們白家耶!那可是金字招牌。」..

白小雪神色暗淡道:「你這大傻瓜怎麼會懂,那酒樓是太爺爺發跡的地方,爹爹一直都將酒樓看成是祖業,不敢怠慢,都是自己親自管理酒樓的。」

「聽你這話里的意思,你爹爹是絕不可能將酒樓賣出去了?」林宇問道。

白小雪點了點頭。

「所以現在即便是酒樓不斷的虧空,還是照樣開門營業?」林宇再問道。

白小雪又點了點頭。

「看來這獨孤家,還真的是打蛇打到七寸處埃」

林宇笑了笑說道:「不賺錢就算了,現在每天還要倒貼錢進去。說句另類的比喻,那就是個眼中釘,不拔難受,拔了也難受埃難怪你老爹會愁眉苦臉的,這換誰身上會高興得起來。」

「你就別再說風涼話了。」

「我可沒有說風涼話哦,我現在可是在幫你想法子。」

「你?」

「我現在這裡有個方法沒準可以幫你。」

林宇在心理略微思量了一下說道:「你剛才不是問我什麼是活動促銷嗎?」

「這個活動促銷的意思呢,就是說為了促進某種商品而進行降價,或是贈送禮品,這樣做的話酒樓就能在短時間內迎來客人的光顧,這樣不僅酒樓生意好了,還能促進酒樓的銷售,增加酒樓的利潤。」

林宇對於經商並不是很全面,但後世的經驗告訴他,既然現代那麼多店面採取了活動促銷,就證明這樣做一定有效果,比如免費試吃,限時折扣,贈品促銷等等。

雖然自己不懂,但是這並不代表白富貴不懂,他常年經商對於商業的敏銳自然有異於常人,自己只要負責指路,告訴他一些方法,至於接下去怎麼走,相信白富貴應該懂的。

再說了,後世的穿越無數前輩提供了一條定理,但凡穿越的人只要說幾句金言,那個時代的人都得屁顛屁顛的相信。

白小雪一聽,眼睛立馬一亮,說道:「我懂了,你的意思是,我們酒樓就用這個促銷活動的方法,只要客人來我們酒樓吃東西,我們就贈送一些小食品或者小禮物。比如客人點了兩份兩份酒菜,我們就贈送一份涼盤,或者贈送一杯小酒。」

林宇點了點頭,對吧,穿越定理!

還有啊,你看看這小妮子雖然淘氣了點,但不愧是白富貴的女兒,一點就通,還挺有商業的頭腦的,很靈性!

「可是這樣能行嗎?你確定客人就會來酒店吃東西嗎?」

小雪還準備問下去,忽然一拍小腦袋說道:「不對!你是個傻子,你不會是在跟我說傻話吧!幸虧我機智,差點就信了。」

「……」

恩?

說好的穿越定律呢!說好的,只要說幾句,立馬就相信的!

導演這劇情走向不對吧!

林宇咳嗽一聲故作不耐煩說道:「愛信不信!反正你們現在酒樓也在虧本,試與不試有何區別?再說了我好心幫你出了這份賺錢的主意,你倒好反而過來罵我是個傻子。」

白小雪一想也對,林宇也是出於好意是自己錯怪他了,連忙道歉道:「林宇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怎麼說你的。」

林宇撇撇嘴顯得有些不耐煩,假裝生氣,眼角餘光偷偷看向一旁的白小雪,見她眉頭一會兒緊皺,一會兒舒展,而後似乎是下了很大的決心。

只見小屁股離開棉被,從床上站起來,說道:「怎麼晚了,我先回去了。」說完,便迅速向著門外走去。

看來這小妮子想通了。

隨著白小雪的倩影逐漸消失在遠處的陰影中,林宇的眼神逐漸變得犀利,嘿嘿笑道:「獨孤家啊,獨孤家。」

原本自己還琢磨著什麼時候好好的教訓一下這獨孤家,現在倒好自己主動跑上門來了,如此盛情自然得好好的招待招待。

林宇不是一個小心眼的人,但他是一個喜歡記仇的人。

恩,記住別人會報仇的人。

那天晚上自己如此嘲諷獨孤博,那傢伙會輕易放過自己才怪呢,現在與其等著獨孤博收上門讓自己打臉,還不如自己主動出擊打他個措手不及。

畢竟現在又不是在寫小說,哪有人整天跑過來讓自己打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