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二十七章 比裝傻簡單多了(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 比裝傻簡單多了(上)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豎日清晨,林宇拿著幾本典籍坐在書房裡邊看書,這一次他看的是地理記載,通過自己前世為數不多的印象同古代地理著作進行對照、比較,他發現其中很多地方並沒有發生很大變化。

一些名勝古依然是存在的,例如三山五嶽,長江黃河。

可惜這上面的典籍記載相當簡略,缺乏系統性,對交通要道,以及一些河流的來龍去脈及流經地區的地理情況記載都不夠詳細、具體。

物是人非,江山依舊。

只到日上三竿,林宇才將手中的地理典籍放下,剛打了個哈欠,便見到進寶急沖沖的跑了進來說道:「少爺,老爺正在書房等你,叫你現在去書房見他。」

「恩?」

林宇心裡一陣疑惑,自己這個將軍老爹怎麼會突然叫他去書房?還真是奇了怪。忽然林宇想起那本藏在書房隱蔽角落的《野龜尋洞》,不會是老爹發現自己的小黃書不見了來找自己算賬吧?

如果真是這樣自己是絕對不能承認的。

到了書房,進寶將林宇送到書房外就低頭退了出去,林宇猶豫著從門框里冒一個頭,而後小心醫來,左右瞧了瞧發現林傲意一臉嚴肅的坐在書桌後邊,手上正拿著一本《五代史》聚精會神地看著。

這《五代史》後邊不會也藏著一本小黃書吧,林宇心裡暗笑,若不是發現那本《野龜尋洞》他也不會如此瞎想。

就在林宇胡思亂想的時候,林傲意猛地抬起了頭,虎目瞪了林宇一眼,而後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讓林宇丈二摸不著頭腦的話。

「你這幾天就乖乖躺在床上不要起來了。」

啊?

躺在床上?幹嘛要躺在床上,不就是偷拿一本小黃書,再說了之前禁足就算了,現在連床都不讓下,過分了埃

林宇脾氣有些上來了,說道:「你怕我惹事,所以以前到現在一直禁足我也可以理解,畢竟一個傻子跑到大街上去真的非常危險。但是現在我乖乖的待在房間里看書了,難不成我在房間里還能惹出什麼蛾子?」

林宇是真的生氣了。

只從跑去怡紅院的事情被林傲意知道后,就直接下了禁足令,命令要求,全府上下不可以讓林宇踏出林府半步。

不能跑出去玩,林宇也認了,畢竟自己腦袋剛好,就跑去青樓放蕩,還跟天都有名的兩個大紈產生了矛盾,這惹事的本領也是滿格了。

這老爹擔心兒子惹事,不讓出門,林宇可以理解。

但現在連床都不讓下,是不是有些不人道了?

林傲意有些驚訝的看著林宇,某一瞬間當他抬頭接觸到林宇堅毅的目光的時,他彷彿從林宇的眼裡看到一股怒意在閃動。

是自己的錯覺嗎?

原本林傲意的想法是,就算自己解釋了林宇也聽不懂,倒不如直接叫他怎麼做。

但是今天他竟然鬼使神差的主動對林宇解釋道:「這幾天皇上會安排御醫來府里給你看玻」

「看病?」林宇疑惑道。

林傲意簡單的將在金鑾殿發生的事情說一遍,講到最後,卻猛然清醒,自己跟林宇講了又有什麼用?

也是時候該看開了。

現在無數的敵人在暗中窺視著林家,那些蠻奴,那些疆患,還有趙姓皇帝的幾個兒子對於他手上軍權可是虎視眈眈。

林傲意之所以選擇大鬧金鑾殿與滿朝文武樹敵,不就是想告訴大家,他林傲意還活得好好的,如果有人想對他林家後代出手,就先從他身體跨過去!

他將所有的指向林宇的矛頭都移向了自己!

他是整個林宇的銅牆鐵壁,也是林府的銅牆鐵壁,在有生之年裡至少自己必須保護好林宇!

只是林傲意已經失望太多次了,畢竟如果林宇還有希望,他又何必樹立如此?

但這一次他是真的失望了,別說是希望的火光了,就連火苗都沒有燃起,他也沒指望林宇真的能夠聽懂。..

可是接下去林宇的一番話,卻讓他目瞪口呆。

「原來我的處境並沒有我所想的那麼安逸埃那就沒意思了,原本還打算喝最好的酒,泡最辣的妞。可惜了,可惜了。

不過這樣也好,至少以後就可以繼續裝傻下去了,剛好可以以此作為一層保護膜。畢竟對一個傻瓜誰都不會有多大的期望。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堆高於岸流必湍之,傻一點也好,以後才能給人一個意外的驚喜,嚇掉別人的下巴。」

林傲意大腦有些懵,下巴不由自主的向下張開。

要知道這位乾朝第一大將軍即便是面對幾萬蠻奴也是面不改色,談笑自如。

但他不是激動,也不是驚訝。

他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林宇並沒有發覺而是低頭自言自語道:「御醫可不是街上滿地遊走的赤腳醫生,要想瞞天過海還得下一番功夫才行…」

「……你」

林傲意憋了半天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問道:「聽得懂?」

林宇淡淡一笑道:「不就是裝病嗎,這有什麼聽不懂的。」

林傲意聲音有些發顫,再一次確認道:「你真的聽懂了?1

林宇點了點頭,心裡有些想笑,但也能夠理解自己老爹為什麼會如此激動,畢竟已經傻了十幾年的兒子腦袋終於開竅了,誰都會高興壞的。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撞到柱子的那幾天腦袋很疼就暈倒了,然後醒來過後就覺得特別想,可能是腦袋裡邊裝的東西太少了,所以想要趕緊補充進去。」

林宇解釋道:「這幾天發現自己腦子靈光多了,就是有時候腦袋還是會有些疼。」

林傲意眼睛一愣一愣地盯著林宇,然後上上下下看了幾眼,最後猛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虎步生風,三步並作兩步來到林宇面前,問道:「真的!?」

林宇重重的點了點頭。

林傲意濃密的眉毛忽的向上一揚,嘴角微微勾起,一手指天,大聲笑道:「賊老天,你終於是睜開了瞎眼啊!!令我林家痴兒愚鈍如此之久,我原本打算百年之後,就要殺上天與你理論一番,看來你也不過如此!慫什麼1

林宇站在那裡看得瞠目結舌。

我老爹不會樂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