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三十章 冬季遊園賞詩會(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 冬季遊園賞詩會(求收藏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林府院子里。

萬花都落盡,一樹紅葉燒。

火紅的楓葉似熊熊的烈火鋪滿整片院子,青黑色的石板路像是墨色的畫布,和著深季的雨水,或紅或綠的楓葉,交織成一幅幅美麗動人的水彩畫。

火紅的楓樹底下,正擺著一張竹椅,林宇閉著眼睛臉上一臉舒適的躺在上邊,小青身著一襲青衣,柔嫩的素手猶如彈琴般在林宇身上各個位置輕輕的揉捏著。

「又來了?」

「回少爺,白姑娘已經等了有一個多時辰了。」進寶回答道。

「沒說啥事?」林宇問道。

「沒有。」進寶搖了搖頭。

林宇聲音慵懶道:「跟她說,林府謝絕一切來客,你家少爺我已經快要升天了,她要是還顧朋友情誼就不要來打攪我,讓我安心離去,記得每年多給我燒點紙錢就行了。」

「臭林宇1

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嬌呵,一位身穿粉色衣服的小姑娘,帶著香風從庭院跑了進來,見林宇優哉游哉的躺在竹椅上,可愛的杏目看向進寶生氣道:「進寶!你不是說你家少爺快要翹辮子了嗎?」

進寶支支吾吾冷汗直冒,委屈的眼神看向林宇。

林宇嘿嘿笑道:「呦!原來是小雪小姐,遠道而來,有失遠迎。還請見諒1

白小雪原本憋著一肚子火,準備見到林宇臭罵一頓,但想起自己此次前來還有要事,便壓下自己的怒火,白嫩的小臉蛋露出一個甜甜的微笑道:「林宇,你一直待在這屋子裡多悶啊,我們一起到外邊玩遊戲吧?」

原本躺在床上的林宇一個機靈,精神振奮!

玩遊戲?在外邊?!

這小妮子難道已經從「窩裡斗」進化到「打野戰」了?…想想還有些小激動哦!

不過目前的形勢嚴峻,不好出去拋頭露面,林宇拒絕道:「現在整個天都可都知道我這個傻瓜少爺病入膏肓了,你還要我出去晃悠?這要被皇上知道了,不是明擺著往虎頭鍘送么1

「怕什麼,你之前不都是呆在林府里,沒有人認識你的。」白小雪說道。

林宇一聽點了點頭,這小妮子怎麼一說也對,這林傲意以前可都是經常將林宇關在屋子裡的,只有偶然出去玩一下,這天都的人還真沒幾個認識他。

仔細想了想,這段時間自己也被禁了那麼久的門禁,又加上為了營造自己身體病重,林府緊閉大門,自己也已經很久沒有出門了。

每天除了吃喝就在這一畝三分地的屋子裡轉悠,都怪憋出毛病了。

再說,林宇本來性格就是想做就做,不爽就干,人活一世要的就是快意二字!束手束腳的,還不如直接當個病人算了!

想到這,林宇意氣風發地從竹椅站起來,大聲道:「走!上青樓玩去1

哪還有剛才慵懶疲憊的模樣,只見他大步一邁向著門外邊走去,說不說出的風光快活!

林宇走到門口卻忽然發現白小雪並沒有跟過來,轉頭一看,發小雪進寶還有小青正張大嘴巴驚訝的看著自己。

「不是說要出去玩嗎,你還傻愣著幹嘛1林宇玩味一笑,帶著磁性的嗓音充滿誘惑道:「我聽說這青樓裡面啊,可是有好多好玩的玩具哦。尤其是打屁股的玩具,那可是花樣多多,打在人屁股上面可是酥酥麻麻的痛感哦~

白小雪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臉色羞紅道:「誰說要帶你去青樓玩的,再說了我一個小姑娘,你帶我到那種煙花之地方合適嗎!如果讓我爹爹知道你要帶我去青樓玩,看他不把你給扒了皮了1

「你爹爹可不忍心扒我皮哦。」

林宇嘴角勾出一個弧度,看著白小雪說道:「我要是受傷了,誰來幫你爹爹的酒樓出主意呢1

「你怎麼知道我要帶你去酒樓的?」白小雪小嘴微張,驚訝說道。

林宇淡淡一笑,轉身向著門外走去。

見林宇沒有回答自己,白小雪捏緊粉嘟嘟地小拳頭,這才發現原來臭傻瓜林宇是故意騙自己說要去青樓的,想起他剛才說的「玩具」,白小雪白嫩的小臉蛋頓時紅得可以滴血,低哼一聲說道:「你這大壞蛋,就知道欺負我1

走出林府,林宇心裡頓時一陣暢快舒服。

此時正值日落之際,天邊一片深紅色的雲靄,映照在天都河的水面上,薄暮之下,天都河上籠罩著一抹輕煙,船影隱約,漁歌飄渺。

慢慢的夕陽落了,朦朧的暮色從岸邊伸展到河面上,水由淺青色變成鐵灰色,而天空也從青蒼色漸漸變成鴨蛋一般的湖綠色,一種幽靜的夜色暗暗地圍攏來。

林宇才剛剛踏出林府大門,定睛一看立馬驚訝的呆住了,因為他已經被眼前美麗的景象所迷住了。

在這夜暮色的籠罩下,天都城一片紅艷艷的景象,無數的大紅燈籠高高懸挂在街道兩旁,每間隔一米就掛著一張紅燈籠,紅色的燈籠倒影在天都河的水面,猶如一股「紅流」沿著天都河兩岸自東南向西北流去,又像一條火龍沿著街道蜿蜒遊動,好不熱鬧壯觀!

林宇不禁好奇問道:「這中秋節不是已經過去好幾天了,這大街上怎麼還掛了這麼多的燈籠?」

「這些燈籠都是為了冬季遊園賞詩大會準備的。」

「冬季遊園賞詩大會?這是蝦米東東,我怎麼沒有聽說過?」

白小雪美眸白了他一眼,說道:「你這大傻瓜當然不知道了,以前冬季遊園賞詩大會找你出來玩,你就只會窩在家裡找你的小娘子姐姐玩。」

「這冬季遊園賞詩大會可是咱們天都城的一大盛世,每年冬天的時候,天都城郊外的梅花園林就會盛開,到那時候就會組織大家一起去郊外的園林看梅花怒放。美麗極了!寒風吹拂,梅花海就跟大海的一般也會泛起波濤。」

「而這些燈籠就是為了助興,每家每戶到那時候都會在門前掛起火紅的大燈籠然後在裡邊放一條謎語,或者詩詞,詞令來供遊客遊玩助興1

林宇走進一個紅燈籠旁邊仔細的看了看,發現這燈籠裡邊的確放了一張白色的小紙條。..

白小雪白皙的小臉蛋滿是興奮道:「而且啊,每年的這個時候,許多的文學大才子都會來天都城大展才華,不過啊,我跟你說哦,去年還有前年最後都是紫蘇姐姐得了第一名哦1

「紫蘇姐姐?」

「對啊!紫蘇姐姐可是天都三明月之一,有著天都第一才女之稱,才華橫溢,厲害吧1

林宇撇撇嘴,不以為意,我還是天都第一傻瓜少爺呢!我驕傲了嗎?

一路上聽著白小雪的介紹,林宇對這個遊園賞詩大會也有了初步的認識,兩人又走了一段路,這才在一座大酒樓底下停了下來。

林宇抬頭看了看,只見酒樓外,人聲嘈雜,喧鬧非凡,小攤販的叫賣聲此起彼伏。

樓宇內女子艷麗,琴奏舞曲甚是美妙,吸引眾多客人助興欣賞。

林宇再仔細瞧了瞧,這酒樓可謂是熱鬧非凡,來往的過客遊人甚多,上下樓層都是大家吃飯之處上邊則是高檔貴客食住之處,裡邊小二忙的焦頭爛額,數錢數的手在發抖,看桌上的菜肴也是美味可口,香味四溢,令人流連忘返。

林宇眉頭一皺道:「這不是很熱鬧嘛,你看看都人滿為患了。」

白小雪雙手叉腰氣呼呼說道:「這是獨孤家的酒樓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