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四十章 望今後多多包涵 (求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 望今後多多包涵 (求收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拐走你媳婦?!誰要拐走你媳婦了,哥們你誰啊!

口罩男目露疑惑,看著面龐清秀猶如讀書人一般的林宇,心裡驚疑不定,這個男人到底是誰,竟然硬生生將整個戰場扳成一邊倒的局面?

「高大哥。」林宇冷喝一聲。

「末將在1高學尚行了一禮,大聲回答。

林宇冷漠地瞥了一眼口罩男,淡淡說道:「都說術業有專攻,用蠻力打架我還懂一點。這審問人的方法我就不懂了,我相信高大哥一定有辦法從他嘴裡撬開一些我想要的信息。」講到後面,林宇臉上泛起一絲冷酷的笑容,渾身上下打量口罩男一番。

「是1高學尚目光冰冷的看向口罩男,答應道。

林宇轉身向著馬車的方向走去,只是才剛走沒幾步,就感覺自己雙腳踩在草地一陣軟綿綿的感覺,彷彿懸空一般。而後。他發覺眼前的視線變得模糊一片,整個天地開始晃悠倒懸。

周圍血腥氣味變得非常濃烈難聞,噁心感讓林宇的喉嚨一陣咳嗽,猛地劇烈地眩暈感襲上腦門,林宇手才剛碰到馬車的木架上,腳一踩空,的一下,腦袋狠狠地撞上木架上,當場暈了過去。

這是怎麼回事?

高學尚跟口罩男站在後邊看得目瞪口呆,而後兩個人互相對視,大眼瞪著小眼。

寒傾月聽到異響,連忙拉開帘子,見林宇昏倒在地上,嚇得花容失色,連忙叫上進寶將林宇扶上馬車。

……

……

黑暗裡。

空氣中散發出陣陣迷人的芬芳,芳香淡淡猶如蘭花。

林宇眼睫毛微微顫動,意識漸漸蘇醒過來。

他感覺自己正躺在某些柔軟之上,下意識的用手在周圍摸了摸,頓時,觸碰到一個富有彈性的位置…恩,很軟,很大,彈性不錯。

只聽,黑暗中突然傳出輕微地淺唱低吟,聲音動聽悅耳。

林宇的手仍然不自覺在摸索,那輕微的聲音輕輕顫著像似在努力壓抑,生怕驚擾沉睡中的林宇。

這時,

林宇猛地從睡夢中睜開眼睛,他身體挺得筆直,轉身看向自己身後。

借著微弱的月光,一張美麗精緻的容顏依稀可辨。

美眸流轉,恍若黑暗中翩翩飛舞的潔白蝴蝶,臉蛋泛出羞紅之色,仔細一看,上邊帶著淡淡淚痕。

女孩神情淡漠,恍若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忽然,見到林宇醒過來,她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如同煙花般飄渺瞬間變得絢爛無比。

「你醒啦?身體好點了嗎?」寒傾月氣若幽蘭,說不盡的溫柔可人。

林宇的神魂猶如被寒傾月的容顏,緊緊的勾住,眼睛再無法移動,一襲白衣,皎潔的月光映照下更是粲然生光,只覺似有煙霞輕攏,當真若縹緲仙子一般。

林宇目光向下一看,頓時感覺口乾舌燥,丹田之下一股火焰在熊熊燃燒。心道,原來剛才自己不是在做夢!

只見寒傾月白衣散亂,領口的衣服打開,露出裡邊精緻的鎖骨,可以看到白裡透紅的肌膚,整個人頓時顯得嬌艷欲滴,如成熟后的仙桃,誘惑著讓人想要忍不住咬上一口,看看是不是會滴出水來。

槽!

發福利也不是這樣發的啊!

這可是兒童不宜的!

他想起剛才睡夢中的事情,眼睛移向寒傾月某個柔軟的位置,林宇不自覺的將手放在鼻息間聞了聞。

淡淡幽香,沁人心脾。

卻不知這一動作被寒傾月看得切切實實,小姑娘羞嗤不已,恨不得找個洞躲起來。

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像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

林宇向來臉皮很厚,哈哈一笑道:「小娘子姐姐你放心,我沒事。」

寒傾月輕輕答應一聲,不敢再看林宇一眼,剛才原本以為林宇是在做夢,所以他也不好打擾林宇,只能任由這個壞人在自己身上胡亂肆虐。

但她到底是一個未出閣的女孩,怎能受的了如此的輕挑的動作。

見林宇醒過來了,寒傾月喜出望外,但現在見到林宇竟然作出如此…下流的動作,這根本就是登徒子耍流氓的行為,讓寒傾月一時間不知如何面對林宇。

她的性格對於外人可以冷若冰山,猶如千年不化玄冰。

但是,在林宇面前卻是一秒都不能堅持,寒傾月不自覺的嘆了一口氣,也罷,反正今生註定已是他的人了。

寒傾月聲音淡淡說道:「你不是問我,為何今天總是不理你嗎?其實,我也不為何。」

「這些天我總感覺自己心裡插著一把劍,每天它都在慢慢的刺進自己的心臟。我甚至不知道為什麼見到你,我忍不住會心跳加快,接觸到你的眼神我也會忍不住心跳加速,這種感覺就好像身體不是自己了一樣。」

「這根本不是我的樣子,但我卻總是控制不住1

「方才看到你暈倒的過去的時候,我整個人就像是靈魂都沒有了。」

林宇心裡一陣感動,笑道:「姑娘,你這是戀愛了埃」

寒傾月猛然驚醒,驚訝的看這裡林宇。

寒傾月嘴角輕抿:「還記得你跟我講《梁祝》裡邊的故事嗎,我想我明白了,大概明白祝英台為什麼會跳進梁山伯的墳墓里了。因為我發現真的不能沒有你。」

他暈倒了,她的心會疼痛。

他暈倒了,她的生活會走向崩潰。

他暈倒了,她才知道他待在自己身邊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他暈倒了,對她才知道這是多可怕的一件事,自己是多麼脆弱。

「林宇…」

寒傾月目光顫顫,眼裡有水霧蔓延。

林宇行了一禮,笑道:「小生不才,受得姑娘如此青睞,從小愚鈍,打擾姑娘良久多時,望姑娘勿怪。自此所有愛慕之意便始於唇齒,始於年華。今後姑娘往北走,小生往北行,這一生便與姑娘結伴,此生只許姑娘一人。」

寒傾月美眸顫顫,不知道從何說起,兩行熱淚溢出眼眶。

她不喜歡哭。

但真的太感動了。

林宇看著寒傾月哭得梨花帶雨,我見猶憐說不出的可愛迷人。..

將她抱在懷裡,輕輕地拍了拍後背,說道。

「望姑娘今後多多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