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四十一章 不去疆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一章 不去疆域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這一夜雖然過得驚心動魄,但馬車之上,夜色朦朧,美女依偎,總算讓人可以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覺。林宇的性格本就是如此,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麋鹿興於左而目不瞬,安慰安慰小娘子姐姐,順便跟她咬咬耳朵說點小情話,這一夜便怎麼過去了。

第二日一大早睜開眼睛,發現小娘子姐姐已經不在自己身邊,秋日的陽光透過馬車的窗戶灑下一片光暈,照得林宇睜不開,晃了晃腦袋發現額頭還是隱隱作痛。

「你們帥氣勇猛無敵的少爺醒過來啦1林宇掀開馬車的帘子,大聲叫道,笑容燦爛,打了個哈欠,甩了甩有些發酸的手臂。

坐在馬車旁邊的寒傾月美眸滿是笑意,長長的睫毛抖動了幾下,忽然她想起林宇昨天晚上說的那些話,潔白的臉蛋泛出滾燙紅暈,哪還有平時高冷的樣子,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剛剛談戀愛的小姑娘見到自己的戀人既嬌羞又欣喜,吐氣幽蘭道:「林宇,你身體怎麼樣,頭還痛不痛?」

林宇擺了擺手,哈哈一笑道:「沒事,多虧小娘子姐姐昨天晚上的細心照顧我現在已經好多了。」

聽到細心照顧,寒傾月心下一驚,她本來臉皮就薄,再加上現在高學尚正坐在旁邊看著,這旁人還在旁邊,林宇怎麼可以說得怎麼大聲。她的臉旦瞬間變得更加紅潤都快滴出血了,面紅耳赤,嗔怪地瞪了林宇一眼,逃跑似的躲進了馬車裡,給林宇準備早晨。

高學尚則是在旁邊注意著林宇的一舉一動,見林宇笑容滿面,全然一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的得樣子,不由得對自家公子又高看了一眼。

果然是不愧是將軍的兒子啊,即便是昨天晚上作出如此殺伐之事,現在依然淡定從容,談笑自然。

昨天晚上可是多虧了高學尚提醒自己,不然可就看不到今天的太陽了。林宇還是懂得知恩圖報的,對行高學尚行了一禮,感激道:「昨夜多虧高大哥出手相救,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高學尚倒是沒想到,自家少爺會如此客氣,竟然對自己行禮,他連忙將馬鞭放在一邊,拱手還禮,激動道:「少爺言重了!這是末將的職責所在1

「高大哥別客氣,我是真的非常感謝你,要不然我現在可就翹辮子了。不過昨天晚上讓高大哥見笑了,我從沒跟人打過架,這一出手沒輕沒重的就算了,最後還把自己給整暈了,鬧了個大笑話。」

高學尚倒是不以為意,畢竟林宇他是看著長大的,知道自己少爺沒打過架,便說道:「少爺此言差矣。不瞞少爺你說,末將第一次上戰場可是嚇得屁股尿流,又何曾能夠像少爺你這般猶如殺神一般,將整個戰場的局面硬板過來1

沒想到這高學尚還懂得給他台階下,為了讓林宇不至於太尷尬,連自己第一次嚇得屁滾尿流都說出來了。

林宇哈哈一笑,對這個高學尚的表現非常滿意,不但武力值爆滿,而且機智非凡,這樣的人一看就是個人才,看來自己得找個時間跟老爹商量商量,讓他留在自己身邊。

兩人又閑聊了幾句,高學尚對於自己少爺的談吐更加吃驚,儘管他已經知道自家少爺已經變聰明,但是一個人的變化可以如此之大,尤其是兩人在聊一些軍事上的問題時,高學尚說了一些比較生僻軍事問題,林宇竟然也能夠侃侃而談,關鍵是都能夠說到點上!..

林宇打了個哈欠,無意間看了看周圍的景色,頓時心裡疑惑,怎麼感覺這周圍的景色好像哪裡見過。

高學尚注意到林宇的疑惑,便解釋道:「小姐今早起來吩咐讓大家直接按原路返程,說是出於安全考慮,不去疆域了,還沒來得及跟你說。」

林宇眉頭一皺,心裡疑惑,為什麼原路返程,這再過幾天就是小娘子姐姐爹娘的忌日,如果原路返程豈不是趕不上了。

寒傾月掀開馬車的帘子,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手裡端著幾塊豆沙餅,款款走來道:「這離回去還有一段路程,你先吃點豆沙餅墊墊肚子,免得待會餓壞了。」

林宇將接過豆沙餅,咬了幾口,看著寒傾月問道:「是因為我的關係嗎?」

寒傾月知道林宇是在問自己為什麼原路返程,搖了搖頭道:「原本這一次出來義父一直不答應,都怪我任性為之他才允許。你之前說的沒錯,現在疆域的確太亂了,我想等以後安定了,再去也不遲。」

這傻丫頭,明明是因為害怕我會遭遇危險,偏偏還要說是因為自己太任性的原因。

林宇思量一下,點了點頭笑道:「這樣也好,已經快要進入冬天了,糧食開始大減,每年這時候疆患最為嚴重。」

南邊的疆患一直都是趙姓皇帝頭疼的事情,尤其快要進入冬天的這個時候,糧食作物到了冬天沒有生產,人們沒有東西吃便會開始引起疆患暴動。這也是林宇為什麼執意要跟寒傾月一起前往疆域的原因。

寒傾月將豆沙餅遞給林宇,便轉身進去馬車裡邊休息,昨天晚上為了照顧林宇她都沒怎麼休息。

再加上林宇後來不老實,一直在她身上亂蹭,小姑娘還未出閣,哪能受得了這般挑撥,導致她一整夜都沒有休息。

高學尚看著前面泥濘的土路,揮著馬鞭打在馬背上,記起昨天晚上林宇吩咐自己辦的事情,還沒跟他彙報,說道「少爺,我照著你的吩咐審訊了那人一番,剛開始那人倒也嘴硬,什麼都不說,後來用了點手段,這才乖乖交代。」

林宇雖然不知道這高學尚說的手段是什麼,但作為一名二十一世紀過來的少年,電影也沒少看,可以想象能將一個嘴硬的人撬開嘴,那肯定是傷筋動骨,缺胳膊斷腿,甚至威脅生命的事了。

不過根據利益最大化的思路考慮,其實也不難判斷出誰下的手。

無法就是那幾個世家,要不然就是趙姓皇帝的幾個兒子,畢竟現在軍權在自己老爹手上,那幾個崽子可是垂涎的很。

「是誰派來的?」林宇將剩下的豆沙餅扔進嘴裡,含糊著嘴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