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四十二章 姓氏圖譜(求收藏!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章 姓氏圖譜(求收藏!求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俗話說死對頭不碰頭,碰了頭就是不死不休。

當高學尚說昨夜偷襲自己等人的是墨家派來的,林宇心態很穩,淡淡一笑,從高學尚手裡搶過馬鞭對著前邊的黑馬就是一陣啪啪啪!

看得高學尚冷汗直冒…

這林墨兩家,這次梁子可不是簡單結上就行了。

這是要操著刀狂砍對方個十下八下順便剁掉小jj才可以平息怒火啊!

林宇抬頭望天。

幽幽地嘆口氣,沒穿越之前他的夢想是讀個好學校,找個胸大屁股大的女朋友,然後畢業之後再找份好工作,堅定走社會主義建設,努力奮鬥發家致富奔小康。

即便是現在穿越重生了,他的夢想還是依然堅持,只不過軌道有些偏離了一點。

在這個一夫多妻制的時代里,他最初的夢想憑著官二代的身份,找成百上千個美女一起花前月下,談談人生。

反正錢他也不用掙,甚至每個月還有一大堆的零花錢等著他揮霍,總的一句話,他現在是直接站在了人生的巔峰。

但是,現實真他娘姥姥二舅子的殘酷,現在他必須面對其他四大家族的威脅。

柿子撿軟的捏,林府勢單力薄,現在整個林府就只剩下林傲意苦撐著,他們四大家族在暗中窺視多時,都在等著林傲意轟然倒塌的那一刻。

當然還有有人想得更長遠,比如墨家,他們想著林傲意如果倒下了,整個林家就會由寒傾月這個義女扛著。

所以他們才會直接選擇在寒傾月還沒發育之前,直接扼殺在搖籃里。

這墨家算盤打得還真是啪啪啪的響。

千算萬算,卻忘記還有自己這個變數。

「既然不想被人宰割,只能把自己變得更加強大了…」

林宇目光冰冷,看著遠處的青山綠水。

……

……

深秋已過,寒冬將至。

回到林府,林宇立馬把自己關在房間,連續好幾天都沒有出門,這中間只有高學尚經常在房間里進進出出。

進寶詫異,不知道自家少爺忙蝦米東東。

好奇心驅使下,便偷偷的跑進去房間偷看一番,只見房間裡邊滿地都是琳琅滿目的廢紙,自家少爺正黑著眼眶,滿眼血絲就跟犯了邪似的,拿著一塊黑不溜秋的東西在紙上邊畫個不停。

「完了!完了!少爺不會又開始犯傻了吧。」

進寶撿起一張紙,眯著眼睛瞧了瞧,這紙張上面畫了各種彎彎扭扭的圖案,他看了半天也沒看不出個所以然。

忽然他拍了下腦袋,自己大字不識幾個,怎麼可能看得懂!

再從地上多撿了幾張廢紙,連忙拿去給自家小姐看。

寒傾月將紙張攤開,美眸看向紙面,目露驚異,她還是第一見過如此雋秀的字體,字跡很細,筆力很強,根骨有勁,不似龍飛鳳舞,也不想大刀闊斧,反而有一種流水行雲之感。

聽進寶說這是從林宇房間里拿的,寒傾月問道:「這是林宇寫的?」

林宇才剛剛恢復正常不久,前段時間還在說自己不認識字,現在已經可以寫出如此飄逸的字體,倒是出乎寒傾月的意料。

這時,她仔細一看,這些字貌似不是用墨水寫的,好像是是木炭。

「的確是少爺所寫。」進寶回答。

寒傾月杏目又移向這紙張上面寫的內容,只見上面猶如蜘蛛網似得,但是很有規則,一根線連著一根線,線的源頭則是四大家族的姓氏。

姓氏底下則是一個個名字,名字的旁邊都標有大量的備註,比如飲食起居,興趣愛好,日常動向,經常去哪家青樓找那個女娃子做了幾分鐘事情,都一一寫的清清楚楚。

「這是…」

這上邊是什麼意思,林宇寫這些有何用處?..

她看了半天,除了看得懂上面的人名文字以外,對於這上邊的含義卻是一頭霧水。

房間裡邊,林宇將木炭隨手丟掉一邊,擦掉額頭上的冷汗,甩了甩髮酸的手臂,看到自己這幾天辛苦完成畫出來的成果,點了頭,露出滿意的微笑。

「嘿嘿嘿……腹黑起來連我自己都覺得賊恐怖埃」

前世的兵法大家,孫子說過,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現在有了這張姓氏圖譜,自己就可以好好地研究研究這些大家族的軟肋了。

前段時間,這四大家族可是在林府里安插許多眼。

林宇看著上邊好幾個姓氏人名,嘴角露出一個微笑,現在該輪到自己插眼了吧。

這時房門被人推開,一個粉色的倩影跑了進來,白小雪見到林宇臉上的樣子,「噗哧」一聲笑出了淚。

「林宇,你現在樣子好搞笑哦,跟個大花貓似的。」

這幾天都是躲在房間里研究策略,又是畫畫又是寫字,關鍵是林宇他根本不會用毛筆寫字,想了半天,這才想起可以用木炭代替。

於是跑到廚房折了一塊木炭,但是這木炭一點都不好用,很松,寫不了幾個字就斷一截,所以林宇寫得非常專註認真仔細。

每次寫完習慣性的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有時又會控制不住記幾摸一摸俊俏無比的臉蛋。

果然,自戀也是一種壞習慣。

所以現在才會把整個臉弄成大花貓。

「這是什麼風把白大小姐您給吹來了?」

林宇打了盆水,拿塊毛巾往臉上擦了擦,撇了一眼白小雪說道。

這白小雪可是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每次來找自己准沒好事。

「嘻嘻,我這不是聽說你去疆域回來了嗎,所以趕緊過來找你一起玩。」

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看到林宇整個房間都是廢紙,白小雪驚訝的小嘴微張,說道「林宇,你瘋啦,房間裡邊放那麼多紙張,這畫的是什麼東西,鬼畫符哦,你不會又開始犯傻了吧?」

什麼叫又開始犯傻了?!

你全家才犯傻哩!

好好的幹嘛埋汰人啊!

林宇俯身將地上的廢紙張收拾好,小心的放到旁邊的書架里,然後坐到桌子旁邊,拿出茶壺倒了一杯茶優哉游哉的喝了起來。

直接無視白小雪。

這茶水挺好喝的,雖然沒有碧螺春的清香,龍井的甘甜,但怎麼說也是將軍府的茶,檔次自然不會差到哪去。

任憑小姑娘在一旁扭著小臀,甩著小辮,張牙舞爪,…

林宇就是不搭理。

「臭林宇,你幹嘛不理人1

白小雪雙手叉腰,氣得就差沒有撲倒林宇身上使出瘋狂亂抓了。

但想起自己的還有事情來找林宇幫忙,微微發育的小胸脯深呼吸一口氣,調整心態,心裡罵道,林宇是大笨蛋,林宇是大笨蛋。

恩,心情這才平復了許多。

她語氣盡量溫柔一些,眼神天真可愛一點,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甜膩膩道:「林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