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五十章 碰瓷賺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章 碰瓷賺的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早些年的天都城,可不比現在太平。

紈子弟,肆意橫行,各種吃喝玩樂,有甚者直接當街強搶民女。

若論當時最為臭名昭著的莫過於坐落於東城的白家少爺,白富貴!

那是吃喝嫖賭,樣樣無師自通。

更是結識一幫流氓地痞,在天都城裡肆意妄為,可謂是囂張紈至極!

當時有書生看不順眼,公然鄙棄白富貴,不過就是仗著自己老爹有錢,為所欲為混吃等死的死胖子。

白富貴知道后,立馬命令下人從府里運來幾百塊金磚銀磚。

當著整個天都城百姓的面,狠狠地砸向那為書生,囂張大笑道:「抱歉,有錢真的能夠為所欲為1

「大家給我記住了!勞資便是人稱玉樹臨風、風流倜儻、英俊瀟洒、才高八斗、學富五車,號稱一枝梨花壓海棠,人送綽號玉面公子的白富貴!今後誰要是再不長眼,被勞資聽到死胖子三個字,我手裡的板磚就叫教他重新會娘胎裡邊識字1

眾人心驚膽顫,再不敢稱白富貴為死胖子。

只是,「一顆肉球壓海棠」的稱號卻是不脛而走。

後來,白富貴的老爹覺得時間到了,是該準備讓兒子繼承家業,便讓他開始接觸市場,但白富貴享受慣了,死活不幹。

他老爹一怒之下直接將他發配疆域去送貨,準備磨一磨他的脾氣。

原本他老爹報的希望也不大,但出乎意料的是,這白富貴只從去疆域了回來以後,整個人都變了,不但人變老實了,還主動跟他老爹學習經商的知識。

至於為何會發生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他老爹也是一頭霧水,只當是祖宗冒青煙,讓這小子頓悟了吧。

隨著時間慢慢流逝,江山代有才人出。

人們對於這位曾經是天都城最為囂張紈,人稱「一顆肉球壓海棠」的白富貴也沒有人多少印象。

當然,除了那位每天晚上以淚洗面畫著圈圈詛咒他的書生。

……

……

「你說什麼?」

王虎的表情一滯,他沒想到這個原本還在點頭微笑答應的胖子,下一秒直接選擇拒絕他。

他忽然有些懷疑人生了。

以前只要自己秀出強壯的肌肉,誰對他不是客客氣氣的,偏偏今天真是倒了血霉諸事不順,現在連個酒樓老闆都敢拒絕自己。

「老闆,聽你這話里的意思,是不打算交保護費?」王虎的臉色逐漸變得陰沉,目光帶著怒火,冷冷的問道。

白富貴露出一個憨厚的微笑,點了點頭。

王虎向旁邊瞥了一眼示意賊眉鼠眼的年輕人,賊眉鼠眼點頭明白,立馬跑到旁邊抽起一塊椅子就往地上砸。

白富貴的笑容變得燦爛了。

「老闆,我這人做事向來大方,不斤斤計較。」

王虎怒氣沖衝來到白富貴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說道:「我再給你一次重新考慮的機會,這保護費你是交,還是不交?」

「交是不可能交了。」

白富貴搖頭笑道:「你們還是出去吧,我也給你們一次機會。你們還年輕,不跟你們計較了。」

王虎跟賊眉鼠眼的年輕人頓時一愣,然後彷彿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哈哈大笑起來。

不跟我們計較,難不成這死胖子還能反抗不成!

「死胖子!你倒是給我計較看看啊1

王虎態度囂張至極,看向白富貴就像是在看一個笑話。

王虎話才剛剛說完,只聽到空氣中一陣破風聲,只見一塊木凳橫空出現,帶著凌冽的氣勢直接砸向王虎的面門。

王虎到底是練家子,反應迅速,在看到板凳的一瞬間立馬用手擋住,的一聲木凳不偏不倚的砸向他的手臂,直接碎成木塊。

「來人!給我將這些搗亂的人扒光了衣服,轟出去!記得給勞資先好好的教訓一頓1

白富貴大喝一聲。

酒樓裡邊立馬跑出來十幾個身強體壯**著上身的家丁,這些家丁都是負責搬運裝修的沉重木料,沒想到反而在這裡派上了用場,家丁們答應一聲,目光不善的向著王虎走去。

王虎原本還準備反抗,但雙拳難敵四手,惡虎還怕群狼,不到一個照面的時間直接被團團圍住,十幾個拳頭猶如雨點一般照著他的臉就是一陣狂揍,不但半息時間整個臉腫得跟豬頭一樣。

而後,十幾隻手同時伸向他強壯的肌肉…外邊的衣服!

夭壽哦!

王虎的內心都快崩潰了,沒想到這老闆怎麼狠,真的要扒光衣服。

「等一下1

就在千鈞一髮時刻,遠處傳來一聲阻止。

家丁們紛紛住手,王虎喜出望外,這是哪位小哥哥的聲音怎麼悅耳動聽!!!

他趕忙尋著聲音的方向看過去,一張清秀的面龐帶著微笑正看著自己,等看清林宇的面容,王虎的身體猶如雷擊,頓時僵在那裡一動不動。

他這輩子估計都不可能會忘記這一張臉!

就這這個傢伙,要不是他搶劫自己的錢,自己現在有怎會落到差點被人扒光衣服轟出去的下場!

魔鬼啊!

林宇沒想到鬧事的人竟然是肌肉男,他剛跟白小雪出來,剛好看到肌肉男準備收保護費的一幕。

但令林宇最為意外的是,白富貴竟然怎麼滴彪悍!!..

這倒是顛覆了他對白富貴的看法,不是說好的老實商人嗎!?

翻臉竟然比自己還恐怖,說動手不含糊直接砸板凳!

林宇走過來,對著家丁們大聲訓斥道:「你們幹嘛呢!沒看酒樓現在怎麼亂嗎!還不趕緊收拾收拾。」

家丁們為難的看向自己家主,白富貴眉頭一皺,心道,林宇想幹什麼?

「照他說的做。」

聽到家主的話,家丁們這才散開轉身收拾酒樓。

林宇則是換上一副笑臉,熱情地走過來,將王虎從地上小心扶起,說道:「這位…肌肉哥,抱歉哈下人不懂事,動手沒輕沒重的,你莫見怪哈。」

「來!你先坐在這裡,身體沒傷著吧。瞧著小肌肉被打得,漬漬漬都破皮了。」

白富貴跟白小雪眼神詭異的看向林宇…

肌肉男被林宇看得頭皮發麻,這傢伙不會是有什麼特殊的癖好吧…

為了如花,自己寧死不從!!!

林宇一臉笑意的靠近王虎,問道:「現在很缺錢對吧?」

王虎白了他一眼,一副缺不缺錢你心裡沒點逼數的模樣。

林宇無視掉王虎幽怨的眼神,說道:「俗話說,不打不相識!哥們你怎麼缺錢,今天兄弟我就教你一個賺錢的方法,哎,你別不信啊!看到這酒樓沒有,我開的,我有的是錢!白花花的銀子一抓一大把1

王虎冷笑的看著他,信你才有鬼,有錢你還會搶劫?

林宇轉頭看向白富貴,說道「白叔叔,這酒樓我開的對吧?」

白富貴不知道林宇這葫蘆里買的什麼葯,不過還是配合的點了點頭。

王虎一愣,見林宇一臉認真,難不成這酒樓還真的是他開的?

林宇見王虎猶豫的眼神,心道,勞資今天就不信忽悠不了你。

「知道我為什麼怎麼有錢嗎?」

王虎上下打量了一眼酒樓,說道:「開酒樓賺的?」

林宇搖頭否定。

見王虎在那裡思考半天,林宇湊到他耳朵旁邊輕聲說道。

「碰瓷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