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五十二章 第一滴血(上)(求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二章 第一滴血(上)(求收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夜色寂靜,月色蒙蒙。

北風凜冽,漫天飛雪。

已經漸入寒冬,白雪堵著窗戶,冰溜子像透亮的水晶小柱子,一排排地掛在房檐上。

一個水晶小柱子突然從房檐上掉了下來,正好砸到底下寫著「賭」字的黑色帆布上,帆布「嘩啦」一聲隨風搖曳。

而在黑色帆布的旁邊,掛著一塊巨大的牌匾,上邊寫著「天都賭坊」四個大字!

此時,一位公子哥大搖大擺地天都賭坊走了出來,身後還跟著好幾個小廝。

公子哥一路罵罵咧咧,碎了一口唾沫,直囔著今天的手氣是在太爛了,自己是觸了什麼大霉頭,今天賭運竟然怎麼衰!

也難怪這位公子哥會如此的生氣,今天晚上這位公子哥可謂財路堵塞,逢賭必輸,就比如賭大小,逢壓必輸,搞得賭到最後,賭坊裡邊的賭徒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只要這位公子哥壓大,立馬十幾個人往小的死命壓!

小廝們點頭哈腰也不敢多說什麼,深知自己家公子脾氣向來暴躁,如果自己等人待會再說什麼不討他歡喜的話,就很可能會遭來一頓慘烈的毒打。

公子哥撇了撇嘴,很快輸錢的鬱悶也就一掃而光了,兩顆綠油油的眼珠子開始在街頭四處亂瞟,想能不能「有緣」的碰到一位姑娘。

不過,他也深知這寒冬月夜的又怎麼可能出現呢!

這時,這位公子哥忽然停下了腳步,目光驚異的看著前邊橋頭。

幾位小廝沒想到自己家的公子會突然停下,還沒來得及反應,腳步一滑直接摔在了地上。

「沒用的東西!要是嚇到前面的姑娘,小心本公子將你兩條腿都廢了1

公子狠狠瞪了那小廝一眼,小廝嚇得雙股顫顫連忙站起來道歉。

此時,那橋頭旁邊正站著一位青衣少女,拿一柄紙傘,目光憂鬱的看著已經結冰的天河。

那少女的面貌雖不是如何傾城美麗,但在雪花飄落,寒月幽幽的襯托下,倒也是令人眼前一亮。

那位公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露出一副溫文爾雅的笑容走到女孩旁邊,行了一禮,說道:「姑娘有禮了!恕在下冒昧,如此月夜,姑娘獨自一人,我見你眉目滿是憂愁之色,不知是在煩擾何事?」

那青衣姑娘美眸眨了眨,眉微皺,而後見到旁邊突然跑來好幾位小廝,立馬嚇得手中的紙傘搖晃了一下,紙傘上邊的雪花立馬落了一大片。

「姑娘莫怕!這是我的幾位家奴,不會對姑娘有任何的惡意。」那公子笑著安慰道。

而後,公子轉身臉露嚴肅之色,看著幾位小廝說道:「你們先回府里吧!不然待會又會嚇到姑娘1

小廝們原本就不怎麼喜歡呆在自己家公子旁邊,現在一聽立馬點頭答應,幾個人轉身一溜煙就跑沒了影。

公子這才又換上一副溫和的笑容,看著青衣姑娘說道:「家奴管教無法,嚇著姑娘了。望姑娘莫見怪1

青衣姑娘朱唇輕抿,搖了搖頭,說道:「沒事。」

公子一聽,立馬開心不已高興,不怕你不搭理就怕你不說話!

嘿嘿,看來今天晚上本公子賭運不濟,這桃花運還是可以的!

「姑娘,如此寒夜獨自一人在此橋頭,不知是有何煩憂之事嗎?」公子來到青衣姑娘旁邊,輕聲問道。

這時,他卻忽然發現原本滿是猶豫神色的青衣姑娘,眉頭緩緩上揚,竟然換稱了一副機靈可愛的笑臉。

「煩憂之事…當然有了!穿著怎麼少的衣服,天還那麼冷,當然會受不了!要不是公子要求的,誰願意一個人站在這裡啊1青衣少女眨了眨眼睛,鬱悶說道。

那公子一臉茫然,問道:「公子?」..

「對啊1青衣姑娘點了點頭,嘻嘻笑道。

公子眉頭緊皺,一股刺骨的寒風吹進他的脖頸,頓時感覺整個身體出奇的冰冷,一股不祥預感襲上心頭,他趕忙轉身準備離開,卻猛地瞳孔一縮,停下了腳步。

此時,六個身穿黑色夜行衣戴著口罩的黑衣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正站他的身後,目光冰冷的盯著他。

「你…你…你!是誰!你們要幹什麼1公子嚇得腿一軟,差點攤到在地上。

「吳明公子,沒想到第一次見面,你就對我的丫鬟如此熱切關心!當真是一個熱心腸的好人啊1

吳明尋著聲音的方向看過去,只見一位身穿錦衣玉服,相貌堂堂,翩翩瀟洒的男人雙手負在身後站在六個黑衣人中間,露出一張燦爛的笑容看著自己。

「你們要幹嘛!我可是吳明!我爹可是長史!你們敢亂來,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1吳明聲音顯得非常激動,非常狂妄說道。

林宇嘴角露出一個弧度,說道:「吳明,十九歲,乾朝長史吳維慵之子,性格暴怒,喜好女色跟賭博,最經常出入的地方是天都賭坊,就喜歡去的酒樓是天仙樓,每三天都會光顧一次怡紅樓,點的名伶叫做如花…哦,對了。」

停頓了一下,林宇眼睛微眯,目光犀利得看著吳明,說道:「你老爹吳維慵現在可是有著八房妻妾,吳公子這裡邊貌似你最經常做的就是去敲你六姨娘的房門…」

吳明原本恐懼的臉色瞬間蒼白無比,猶如一張紙片毫無血色。

對方竟然將他所有日常,事無巨細連同一些陰暗的事情全部知曉地一清二楚。

林宇走到吳明的面前,將他從地上小心的扶了起來,拍了拍他身上的雪花,關心道:「吳公子,這天氣漸冷,滿是雪花,你衣服可得多穿點。瞧著臉凍的,都快沒血了。」

吳明身體顫抖,也不知道是天氣冷得,還是心裡害怕。

努力的讓自己心平定下來,吳明問道:「你到底是誰?你想幹什麼?」

吳明心裡害怕至極,尤其是那件隱秘的事情,這個男人為什麼會知道!?

這個人是誰,自己從來沒見過,為何要跟蹤自己,他的目的又是什麼!?

一大堆亂七八糟的信息出現在吳明的腦海里,看向林宇的時候充滿了忌憚,再沒有了一開始的狂妄!

林宇淡淡笑道:「我想跟吳公子談筆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