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五十三章 第一滴血(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三章 第一滴血(下)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吳明一愣,尤其是看著林宇臉上微笑的表情,心裡忽然產生一種不詳的預感。..

他的視線移向小青曼妙的身材,而後他又轉頭看向身後站著的六位凶神惡煞的黑衣人。

一股寒風突然灌進脖子里,冷得他將脖子縮得緊緊,隨後他的臉上露出滿是猶豫跟掙扎的神色,問道:「什…什麼生意?」

他抬頭看著林宇,臉上已經沒有剛才狂妄囂張的表情了,取而代之的是小心翼翼。

「不愧是吳公子!問得好!果然是能夠成大事之人啊!其實這一次與吳公子見面,這談生意呢倒不是最重要的。最主要的事是我想跟吳公子你交個朋友,所以今天才會來到此地等候吳公子的。」

林宇伸出手準備跟吳明握手,而後靜靜等了三秒鐘,發現吳明正一臉茫然且神色緊張的看著自己,他不明白林宇為什麼會突然伸出一隻手。

林宇尷尬地摸了摸鼻子咳嗽一聲,拍了拍吳明的肩膀。

這種習慣性的動作,自己可得好好改改了。

「我聽聞吳公子跟墨雲飛公子的關係非常不錯。」

林宇嘆了一口氣說道:「實不相瞞,我對墨雲飛公子可謂是的敬仰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一直都想找個機會跟這位墨雲飛公子結識一下,無奈我聽聞墨雲飛這段時間身體一直有恙,已經呆在府裡邊靜養有一個多月。不知,吳明公子你能否跟墨雲飛公子約個時辰,約個地點,讓我跟墨雲飛公子好好的認識一下?」

吳明眉頭緊皺,墨雲飛那個紈竟然還有人想要結識?

要不是老爹要求自己要跟墨雲飛處好關係,要自己留在墨雲飛身邊,自己鳥都不鳥他一下。

不過吳明的心裡反倒是鬆了一口氣,對方似乎不是沖著自己來的。

但現在他心裡反而犯了難題,這要是以前的話,把墨雲飛叫出來還不容易,自己只要直接說怡紅院,兩人肯定會心一笑立馬屁顛屁顛的向著怡紅院而去。

但是現在墨雲飛他老爹墨上易可是嚴禁墨雲飛踏出家門半步!

吳明有些為難道:「墨雲飛他…我實話跟你說吧,墨雲飛現在想要離開墨府根本是不可能的。我之前也找過他幾次,聽說他將林家那傻小子打了個不省人事之後,他老爹墨上易直接下了禁足令,不允許他私自出門。」

林宇嘴角勾起一個弧度,這個墨上易為了保護他兒子可是寶貝得緊埃

林宇似笑非笑的看著吳明說道:「再過幾天就是遊園賞詩大會了,何不就趁此良機約上墨公子一起出來遊玩一下。」

「這…」

吳明心裡猶豫。

如果可以約出來他早就答應了,現在的問題是他約不出來。

而且就現在的情況來看,打死他都不相信,眼前的這個人僅僅只是為了結識墨雲飛,如果是那樣,他又何必如此大費周章的安排怎麼多人圍堵自己,直接去墨府拜訪不就可以了。

如此一想,吳明心下一驚,難不成這個人約墨雲飛出來是準備對他不利?

一定是這樣子!

「我相信吳公子一定有辦法將墨雲飛公子約出來的,對嗎?」林宇再次問道。

吳明心裡想拒絕,但當他抬起頭接觸到林宇逐漸冰冷的目光時,硬是將已經到了喉嚨里的話又重新咽了下去。

只能選擇保持沉默,不再敢多說話。

林宇靠近吳明的耳朵,笑道:「不滿吳公子你說,我這人向來有些健忘,見過的事情或者聽說過的話不到一會兒時間就很容易忘記的,不過說來也奇怪,有時候一些事情比較新奇刺激就容易在留在我的腦海里轉啊轉啊,揮之不去,想忘記都非常困難。」

「不過我相信吳公子一定有辦法讓我忘記的,對吧?」

吳明聽到新奇刺激四個字,只感覺似乎有一根尖銳的針在不斷額刺激著他的心臟,嚇得連忙扯出一個笑容,但這笑容可比哭還難看得多。

林宇這話里的意思不就是他吳明半夜敲六姨娘的房門嗎。

這些事情是絕對不能傳出去的!

吳明呼吸有些急促,趕緊說道:「沒問題!遊園賞詩大會我一定會將墨雲飛約出來的,到時候一定讓你們兩個見一次面。」

「那在下,就先謝吳公子了。」

林宇露出一個微笑,行了一禮,而後直接轉身瀟洒離開。

漫天飛雪像煙霧一樣縹緲,似溫玉一般潔白飄飄洒洒。

紛紛揚揚,胡亂飛舞。

橋頭只剩下吳明一個人,看著林宇逐漸消失的背影,吳明拽緊了拳頭,而後慢慢的鬆開,眼底閃過一絲厲色。

「墨雲飛,這次可怪不得我了。」

……

……

「公子,這吳明可不是個什麼好東西,為何剛剛不教訓他一頓?」穿著夜行服的高學尚緊跟在林宇後邊,不解問道。

「教訓?」

林宇問道:「為何要教訓?就因為他經常敲他六姨娘的房門?沒準人家只是跟他六姨娘比較親,所以經常把她六姨娘按摩身體。你們啊!如此孝順之人,你們怎麼可以將人想得怎麼壞呢1

高學尚神情怪異,心裡暗道,我沒提過這件事情,是你自己亂想的好不好。

「惡人自有惡人磨。」

林宇看著落在指尖的雪花,說道:「現在我們的首要目的是先讓墨家頭疼一陣再說,最好是讓墨家多留一些血。」

「只要墨家身上開始流血了,那些跟在後邊的人一聞到血腥味,肯定會立錄亂想,然後重新考慮一些事情。」

要知道,他們這些深處高位的人,最喜歡的不就是玩什麼陰謀詭計,自認為聰明的計謀。

他們認為站隊是一種明智的做法,獨善其身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既然如此,那何不直接將整個局面弄得更亂一些。

林宇不會下棋,更不會去算什麼棋子。

人嘛,最需要的就是要有自知自明。

就比如林宇,他非常清楚自己是不可能下得贏那些老妖怪的,既然如此,那自己幹嘛還要跟他們下?

直接掀翻這盤棋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