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五十四章 命中注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四章 命中注定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回到林府已經是半夜時分。..

屋外白雪飛飛,屋內暖燈搖曳。

林宇推開房門,裡邊的豆燈輕輕搖擺。

聽到推門的響聲,正躺在床上的嬌軀微微動了下。

見到林宇已經回來,寒傾月便從床上起來,披上一件雪白色的大氅。

身著淡白色華服裹身,露出清晰可見的迷人鎖骨,三千青絲用髮帶淺淺倌起,裙幅褶褶如雪,又猶如流水般輕瀉於地,挽迤有餘使得步態顯得柔美不已。

她輕輕走到林宇身邊,神情淡漠,不施粉黛,卻仍然掩飾不住絕色容顏,恍若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美眸剛與林宇接觸,嘴角便輕抿,帶起一抹笑容,如同暖春里的一陣和風在這寒冬臘月里令人感到非常溫暖。

「林宇,你回來了。」

寒傾月伸出如瓷玉般的雪白柔夷,從桌子上取過一個青色的瓷器茶壺,在杯子里倒了一杯熱茶放在林宇面前,說道:「這天已經開始放寒了,你剛回來,喝些熱茶暖暖身子。」

「小娘子姐姐,怎麼晚了,抱歉把你吵醒了。」林宇說道。

寒傾月搖了搖頭:「我並沒有睡著,只是躺在上邊休息了一會兒。」

原本寒傾月已經準備休息,卻聽小青說林宇臨時有事出門。可是見時間已到半夜,怎麼晚還沒回來,心裡放心不下便在房間里等他回來。

見林宇已經喝完熱茶,她便起身服飾林宇脫掉外套,又梳洗了一陣,林宇這才直接上了床。

「現在天色已經不早了,你一定也累了,早點歇息,明天還得準備去下南城寺。」寒傾月輕聲說道。

「南城寺?」

林宇笑道:「這南城寺里的那些神佛見到小娘子姐姐一定特開心,瞧瞧這位信徒每次去都是添怎麼多的香油錢,可得好好的保佑才行1

寒傾月眉目緊皺說道:「不可亂說1而後她閉上眼睛雙手合十,虔誠地默念幾句。

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話,林宇沒想到寒傾月會有如此大的反應。

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小娘子姐姐生怎麼大的氣,林宇心裡微微有些驚訝。

寒傾月念完之後,美眸輕輕抬起看著林宇說道:「以後不可再對佛祖說出如此大不敬的話。」

林宇嘿嘿一笑道:「小娘子姐姐你誤會我了,我這不是跟你開個玩笑。雖然我不信佛,但我信因果埃」

「因果?」寒傾月眉微蹙。

林宇點了點頭,看著寒傾月,解釋道:「雖然我不信佛,但我清楚知道即使不信佛,佛祖也不會氣惱怨怪我們,或者降罪於傷害我們。所以信佛固然對人生有很大的助益,但不信佛也不會產生不好的後果。即使現在我說了一些玩笑話,但我佛慈悲,又怎麼可能會跟我一般見識呢!你說是不是?」

寒傾月思索了一會兒,微微的點了點頭。

林宇又說道:「但這因果卻是不一樣的。因為因果是古今而不變,歷萬劫而常新的真理。大至國家興衰,小至個人得失,追根究底,其中的一切過程,惟有因果二字才能予以說明。就好比花開花謝,日出月落,四季變化這也是一種因果。」

寒傾月臉色變得有些嚴肅,陷入了沉思,尤其林宇說的因果二次,這讓她有一種思維上的枷鎖要被強行打開的感覺。

她一直將神佛當做是一種信仰。

林宇見寒傾月的臉色越來越痛苦,甚至眼神開始變得有些茫然,林宇知道自己剛才講的這番話的確是太超前了。

畢竟寒傾月沒有受過高等教育,也沒有站在巨人肩膀上看過風景。

突然對一個人有著堅定信仰的人說,你的信仰不過是你的一種安慰…這很傻。

林宇也知道自己怎麼說實在太唐突了。

就好比現在站在自己面前的是還未發現萬有引力的牛頓,你跟他瞎扯一大堆第一定律第二定律,人家只會懷疑你的精神問題,並用一種關心病人的眼神看著你。

但林宇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一方面是因為每次添的香油錢也不少,作為守錢奴的她自然心裡不爽,另外一方面則是因為他覺得,人還是信自己比較好,信佛太縹緲了。

至於這所謂的「因果」,其實也是他自己在瞎扯淡。

掀開因果二字,說白了就是自然規律。

他怎麼說唯一的目的就是讓寒傾月明白,求神拜佛改變不了任何事情,唯一能夠得到的只是一種心理安慰,註定的事情是改變不了。

見寒傾月還是一臉沉思,林宇為了不讓小姑娘姐姐鑽牛角尖,便準備調侃她。

他嘿嘿一笑道:「小娘子姐姐事實上我能遇見你又何嘗不是一種「因果」。在佛學裡邊我們叫做「姻緣」,但在因果裡面卻叫做「命中注定」。」

「二者聽起來似乎一樣,其實不然,前面的「姻緣」講究的是緣分,意思是你只要信佛了,跟佛有緣了,佛就會許你一段姻緣,只是佛不保證最後兩個人能否在一起。」

「但因果就不一樣了,與佛無關,講究自然變化,講究自然規律。換句話說,能夠在一起的兩個人,都是命中注定的事情,不管時間多晚,不管距離多麼遙遠,不管過去多久最後都會碰見並且在一起的。」

林宇目光誠懇說道:「小娘子姐姐這就是為什麼我不信佛,但我信因果,因為我知道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那個人1

寒傾月沒想到林宇剛才話還說得好好的,這會為忽然就說出如此羞人的話語,又是前世今生,又是命中注定的!

如此**裸表白的話,不羞不躁的。即便寒傾月性格再如何沉穩,但她到底還只是一個小姑娘,又如何能受得了林宇怎麼的甜膩膩的表白。

寒傾月平靜沉穩的容顏難得的出現慌亂的神色,美眸不由自主的看向還未關緊的房門,她抬起小腳有種想要逃離的衝動,卻聽林宇在後邊忽然笑道。

「小娘子姐姐,今天晚上與你大被同眠也是命中注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