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五十五章 偶遇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五章 偶遇佳人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豎日清晨,林宇還在做著美夢。

夢裡春意盎然,一片活色春香。

小青一臉疑惑,聽見少爺在床上長吁短嘆,趕忙跑過來察看,少爺這是怎麼了?

想起小姐吩咐自己待會要去城南寺,便趕緊走過去將林宇叫醒。

「少爺,起床了。」小青輕輕呼喚。

夢裡邊林宇已經開始準備解鎖各種新姿勢,開放絕世大招,準備一發入魂!

這時候眼前香艷的畫面突然不斷翻轉,耳邊傳來丫鬟小青的聲音,他這才從睡夢中悠悠蘇醒過來。

「少爺,小姐說你今天要一起去城南寺拜佛燒香,所以讓我來叫你起床。」小青解釋道。

林宇心裡邊鬱悶,而且還有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抹掉嘴巴上邊的口水,一陣垂頭喪氣。

心裡難受啊!

昨天晚上小娘子姐姐最後還是跑掉了,實在是太可惜了,這樣只能看不能吃,真的太過分了!

太難受了!

林宇起床洗漱,穿上簡陋的粗布外衣,外邊又多加了一層厚厚的衣服,他本來塊頭就大,現在整個人看起來顯得有些臃腫。

到了大門外邊,寒傾月已經等候多時,穿著白色的蓮花裙外邊則是披著一件雪白的斗篷,神色平靜,哪還有昨天晚上慌亂不已的神情。

寒傾月還是第一次見林宇穿著怎麼落魄的樣子,抿嘴輕輕笑了笑。

林宇嘿嘿笑道:「這位小娘子,小生我雖然沒銀子沒房子,但小生卻有一顆陪你到老的心,不知可否願意陪小生走完這一世呢。」

寒傾月想起昨天林宇說的那些話,難得露出小女子的嬌羞神態,輕輕的咬了下嘴唇,林宇怎麼可以說出如此輕浮的言語,而且張嘴就來毫不顧忌場合,偏偏自己還打不得罵不得。

寒傾月白了林宇一眼,說道:「不可再胡言亂語,也不知你是從哪學來的這些不著調的輕浮話語,若是待會讓義父聽見了被挨訓,看我護不護你1

林宇臉皮向來很厚,笑道:「小娘子姐姐自然會護我1

知道自己說不贏這冤家,寒傾月便不再爭執,臉蛋泛出淡淡的粉紅,輕聲道:「現在時候已經不早了,可不能耽誤拜佛上香的時辰。」

寒傾月在小青的幫扶下蹬上了馬車,坐進馬車裡,卻見林宇遲遲沒有進來,便掀開帘子,看到林宇正拿著馬鞭似乎要客串一些馬夫。

寒傾月說道:「現在天氣如此寒冷,車裡邊有瑞炭比較暖和,快些進來吧,免得待會受了風寒。」

天都城的冬天非常冷。

這個時代還沒有溫度計,所以百姓習慣用冰凍的厚度來描繪,如「冰凍三尺」等。

一般到了嚴冬,皇室貴族取暖會用一種叫做「瑞炭」,長尺有餘,堅硬如鐵,燃於小爐,每條可燒十日,無焰而有光,熱氣逼人不可近。

當然也有一些畏懼寒冷的富家公子,則是令丫鬟們密圍於自己的座旁,以抵禦寒氣…要不是顧忌小娘子姐姐的心情,林宇很像嘗試一下。

「這可不行,我現在的身份只是一個林家的小馬夫,怎麼可以跟林家大小姐呆在一個車子里。這事如果傳出去了,可是會被人笑話的1

林宇說完,學著高學尚將馬鞭一揚,啪的一聲打在馬背上,車轆壓著積雪緩緩向前行駛,在地上留下一道長長的雪痕向著南城寺的方向而去。

不得不說現在林宇的心情還是有些緊張的,這馬車可不像現代車子還有剎車系統,如果駕馭不好,直接就是馬車版的速度與激情了!

記得高學尚提過,馬車行進時,如果需要停車,車夫只需要拉緊韁繩,駕車的馬就會立馬停步,車也就跟著停住了。

林宇試著拉緊韁繩,前邊的褐色大馬果然將頭一揚,而後緩緩的停了下來,林宇鬆了口氣,心裡頓時有了底。

寒傾月見馬車停下,掀開帘子疑惑問道:「怎麼了?為何會突然停下來?」

林宇笑著解釋道:「沒事,我就是想試試看這剎車系統靈不靈。」

「剎車系統?」寒傾月一臉茫然,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林宇哈哈一笑道:「小娘子姐姐,坐好了。老司機要開始飆車了1

寒傾月雖然聽不懂林宇話里的內容,但見他如此開心為了安全起見,便叮囑道:「這雪地路滑,很危險,你還是慢些走吧。城南寺不是很遠,我們不用很著急。」

林宇點了點頭,立馬揚起馬鞭打在馬背上,大馬嘶鳴一聲,迎著風雪,邁開蹄子迅速前進。

寒傾月輕輕的嘆了口氣,心道,林宇的玩心還是太重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林宇的架勢技術也愈加熟練,到了後邊已經可以很好地控制馬車的速度。

馬車終於停在了一個廟宇的門口,只見檐枋彩畫,楹聯匾額,寺門的正中央放著一個牌匾,上邊寫著「城南寺」三個金筆大字!

小青先下了馬車,然後小心的將寒傾月扶了下來,林宇伸手接過一些貢品,眨了眨眼睛笑道:「大小姐,這種粗活累活還是讓我這個小馬夫代勞吧1

寒傾月微微笑了笑,心道,要是真有你這般放肆的馬夫早就被人趕走了。

三人這才向著城南寺的大門走進去,忽然聽到後邊傳來女孩驚喜的聲音:「難道是傾月姐姐?啊!原來今天傾月姐姐你也來了1

林宇好奇的轉過身,只見一位穿著紫色衣服的姑娘身後跟著一位劍目星眉的男子,原來是他們兩位。

紫蘇走了過來,高興道:「傾月姐姐。」

寒傾月淡淡了笑,說道:「紫蘇小姐。」

紫蘇似乎早已經習慣寒傾月冰冷的性格,笑道:「早些時候就想到林府與你見面,卻聽小雪說林府因為一些事情謝絕迎客,所以就沒有去了。」

「難道傾月姐姐你也是來參加今天的聚會嗎?」..

紫蘇話剛剛說話,只見從遠處走過來好幾位身著華服氣質儒雅的公子,一見到寒傾月,這些公子立馬眼神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