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五十九章 謎語解謎(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九章 謎語解謎(下)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參加聚會的才子們一陣傻眼,這別人以詩解密都是規規矩矩的,這個小馬夫倒好,直接扯了一句「半邊煎炸半邊燉,半邊燒烤半邊刷」,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在煮東西呢!

紫蘇掩嘴輕笑,這個余林說話果真是沒個正形,這解答謎語哪有這般胡亂回答,儘管他猜的謎底沒錯,但參加聚會的可都是一些文人墨客,如此回答未免少了幾分文雅。

徐寒山氣得臉紅脖子粗,模樣看起來顯得有些猙獰。

作為馬夫身為下人,此人實在是太囂張了,毫無規矩可言!

原本,徐寒山打算等會如果這個小馬夫答不出來,他便大肆的羞辱林宇一頓,卻沒想到這小馬夫竟然答出來了。

實在是氣人啊!

林宇則是不以為意,他才不在乎什麼文章字義咬文嚼字,而且,原本準備想說的是「半邊清蒸半邊紅燒,半邊孜然半邊香燜」,但想想還是算了。

如果大家知道林宇的想法一定非常無語,這可是詩詞聚會,你當這是廚房做菜嗎!

話說回來,有才子忽然想起,這謎語的謎底可還沒解答呢。

於是,一個個目光移向小馬夫的身上,按照解密規矩,最後解答的人還要將最終的謎底說出來。

見眾人看向自己的,林宇笑著解釋道:「各位,我能夠猜出謎語的答案,主要感謝紫蘇小姐的幫助。原本我也跟大家一樣猜了半天毫無思緒,但後來聽了紫蘇姑娘的謎語,才有了答案。

紫蘇姑娘說,『水裡游魚山上羊,東拉西扯配成雙,一個不吃山上草,一個不會水中藏。』。

這第一句詩里,出現的字眼分別『魚』字和『羊』字這兩個字,而後,這第二句大體意思則是說將兩個字配成一對,所以答案也就不言而喻了,謎底就是「鮮」這個字了。」

林宇話剛說完,大家立馬嘩然,大呼原來如此,而後紛紛鼓掌。

一些才子原本帶著輕視的目光看向他,聽到林宇這一番解釋之後,一個個心裡暗自點頭,這個小馬夫,非常人也!

徐寒山心有不甘,當即咬牙說道:「你覺得我出謎語太過簡單,既然如此,那要不我再重新出一個如何?」

此話一出,眾人再次嘩然,按照規則,下一次理當由這位小馬夫出題才對,現在徐寒山卻說要重新出題。

紫蘇杏目看向徐寒山,這徐寒山平日知書達禮,也算是一名溫文爾雅的才子,沒想到今天會如此失態。

林宇一直認為自己的臉皮夠厚了,沒想到今天碰到徐寒山簡直是小巫見大巫,這徐寒山為了羞辱他,連貴為公子所應當遵守的禮節都直接拋到九霄雲外了。

不過,出於好奇林宇倒是想看看,這徐寒山還會說出什麼樣的的謎語來刁難他。

於是,林宇答應道:「行,沒問題,我就再給你一次挑戰我的機會,我這人很大方的,對於自己的手下敗將,向來都是很寬宏大量的1

徐寒山聽完,一陣胸悶氣急,冷哼一聲,便準備說出謎語,就在這時,他話到嘴邊卻又咽了回去。心道,我不可再冒然出謎語,這個小馬夫,對聯、猜謎似乎都非常擅長,如果我再出一般的謎怕是難不倒他。

徐寒山突然停止說話,眾人感到好奇,卻見徐寒山在鐘樓里來左右來回走動,眉頭緊鎖,似乎在想如何出謎語。

鐘樓外雪花飛舞,從昨夜到現在已經下了一夜的大雪,整個寺廟被厚厚的大雪所覆蓋,積雪已有一寸多厚了,此時,遠處幾名香客踏雪而行,漸漸的消失在佛門外邊。

徐寒山見到此幕,忽而靈光一閃,激動的看著林宇,生怕他反悔說道:「既然你已經答應由我出題,那我便出題目了1

見徐寒山臉不紅心不跳,林宇心裡暗道,這傢伙還真是無恥啊,便不耐煩說道:「要出謎語就快點出。」

徐寒山說道:「我這次出的謎語便是,『雪徑人蹤滅』,打半句七言唐詩。」..

眾人聽完徐寒山的話,立馬懵了!

這天下猜謎那有猜半句詩的道理,而且半句還是猜的七言詩,這裡邊是要猜三個字還是四個字呢?

亦或者三個字四個字都不是,而是七個字的一半,或者三個半字呢?

竟然還有這樣出謎語的,是不是太過分了點?

眾人目光里滿是同情的看向林宇,這簡直是在為難人!

林宇此時眉頭緊皺,心裡可謂是一萬隻草泥馬崩騰而過,這徐寒山出的這半句言詩擺明了,就是想要讓他難堪。儘管林宇之前已經有讀過《北唐詩集》,此時卻無從下手。

紫蘇也是眉微蹙,她沒想到這徐寒山會出如此複雜的謎語。現在,不知道這余林又會如何作答呢?

這時,就在林宇正低頭沉思的時候,突然,寺廟的枯木上邊飛出了一群小鳥,排成了一線向著遠天飛去。

驚起了枯木上的雪花,漫天頓時白茫茫一片。

林宇看著這突然的一幕,頓時心裡一亮,再仔細一想,立馬含笑點頭,心裡暗道,這徐寒山不得不說還是一些學問的,這半句詩謎出得的確非常有難度。

不過,這徐寒山似乎忘記這猜謎遊戲的規則了吧?

林宇嘴角勾出一個弧度,便指著遠遠飛去的鳥對徐寒山說道:「按照遊戲規則,我也可以反過來再出一個字謎由你來猜對吧?那麼,我現在出的謎面就是『雀飛入高空』,也打半句七言唐詩。」

林宇再說道:「你猜出了我的謎,我也就猜出了你的謎了。」

徐寒山原本以為自己把這小馬夫為難住了,心裡冷笑不已,現在突然被林宇怎麼反問,直接就弄懵了。

時間漸漸流逝,徐寒山的面色變得越來越難看,他根本猜不出林宇這迷面的意思。

林宇見其,便走出鐘樓,眾人看著林宇背影,這小馬夫這是要去哪裡?

只見林宇來到一片雪地之上,然後從枯木上折斷一根樹枝,大手一揮,便在雪地上寫下一句七言唐詩:「一行白鷺上青天1並在「鷺」字的中間攔腰一劃,然後說道:「你的謎底是上半句——一行白路;我的謎底是下半句一-鳥上青天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