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六十章 金麟豈是池中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章 金麟豈是池中物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靜!

非常的靜!

雪越下越密,雪花也越來越大,如柳絮隨風輕飄,隨著風越吹越猛。

風雪之中,林宇手執光木,傲立於這冰天雪地之間。

「一行白鷺上青天1

林宇寫下的這七個大字,字形正倚交錯,大大小小,開開合合,線條粗細變化明顯,跌宕有致。

不過,這「天」字的最末一撇,卻是歪得簡直要傾倒,但這樣的傾斜卻並不生硬,反倒更顯得自由,更見得瀟洒,完全體現出林宇的任情恣性的一面,倒也是自成格調。

最為令眾人震驚不已的,則是他最後劃在中間的那一橫!

「一行白路,鳥上青天1

一筆而下,觀之若脫韁駿馬騰空而來絕塵而去,又如蛟龍飛天流轉騰挪,來自空無又歸於虛曠!..

眾才子不由得心生嘆服,鷹擊長空,鴿翔千里,好一個鳥上青天!

「這字體中鋒鋪毫,平入逆出,我倒是第一次見識。卻不知這又是何字體?」紫蘇美眸精彩連連,低聲呢喃。

見到林宇大筆揮毫寫下的那七個字,雖然字體不美,根骨極細,沒有任何大家風範,甚至連登堂的資格都沒有,但卻給人一種囂張肆意的感覺。

「妙!這詩謎解得妙啊1有人大聲嘆服,鐘樓再一次響起如雷般的掌聲。

有好奇的香客聽到聲響紛紛探頭觀望,有慈眉善目和尚雙手合十念了聲「阿彌陀佛」。

雪花將木枝壓彎,突然捲起一陣寒風,木枝上邊的雪花立馬梭梭飛落一地。

林宇心裡也是挺佩服自己的機智,幸虧小學的時候為了泡鄰桌的女同學特意熟讀唐詩三百首。

「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

這可是「老杜」的著名作品《絕句》的名句,方才見到那幾隻雀鳥飛上天才忽然反應過來。

寒傾月望著傲立於風雪中的林宇,美目帶著柔光,心道,林宇的文采越來越好了,就連自己要立馬對出這樣的詩謎,沒有一些時間考慮也是有些吃力的。

向來這段時間他一直待在家裡讀書,一定是非常努力。只是,林宇的筆法還是稍顯稚嫩了一些,這次回去,有空得教他練字才行。

徐寒山的臉色則是青一陣紫一陣,胸口已經被熊熊怒火所填滿,他沒想到這林宇竟然會利用徐寒山自己規定的規則反過來問自己。

這不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徐寒山感覺自己現在就像是吃了蒼蠅一般難受。

林宇見鐘樓裡邊大家一個個目光驚訝不已,內心裡還是有些得意的,雖然這次他的運氣占絕大多數,但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嘛!

林宇雙眼微眯,突然疑惑問道:「說來奇怪,我可是記得徐大公子剛才說過,這猜謎的規則是,猜出謎語的人也要說出一個謎語讓下一個解答,以謎解謎,而且謎底都是一樣的。這謎語可是徐大公子你自己出的,為何你方才卻答不上來呢?」

這小馬夫問的不錯,這忽然的一句話,立馬將眾人的目光聚集在徐寒山身上。

咯!

徐寒山臉色立馬變得煞白,他剛才說,打半句七言唐詩,實際上就是準備坑林宇的。

只要林宇說半句,自己就說猜的是七言詩,再者裡邊幾個字數也是自己說的算。

他可不相信一個小小的馬夫即便懂得對對子,懂得猜詩謎,難道他的文學知識還能夠比自己廣博不成!於是一想,便想到玩起這文字遊戲。

只是,千算萬算,他卻沒想到林宇竟然答出來了,而且毫無漏洞!

簡直就是讓徐寒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如果徐寒山之前沒有這個規則那隻能由林宇自己回答,但是現在林宇解開了卻突然反過來問他!

這倒是讓他有一種騎馬難下的感覺,便一咬牙,嘴硬哼道:「你不過只是一名小小的車夫,能說出幾句詩詞對出幾個對子,還在還真當自己是詩詞大家?難道以為自己解開詩謎,就真以為是個大才子不成?

我方才說的乃是第二輪的規則,現在這第三輪乃是我與你的詩謎競猜,自然是要重新換一個規則,只是我忘記說了而已。」

見紫蘇正看著自己,徐寒山頓時臉色發燙,氣哼道:「今日你能解開這詩謎不過是運氣而已,你也莫得意!再過幾日便是遊園賞詩大會,我倒你還有沒有這運氣了!可別到時候還沒走到郊區梅園,你就半路止步回家了1

徐寒山說完竟然袖子一揮,憤怒離開。

眾人看著徐寒山離開的背影,目光里顯得有些詭異,尤其是一些曾經與徐寒山有過笑談的人,忽然發覺,自己好像是重新認識了這徐寒山一般。

林宇也是目瞪口呆,捏了捏自己的臉皮,心想,要不這臉皮也給徐寒山得了。

這還是一名江南才子嗎?節操還要不要了?文人的氣節還要不要了?

這簡直比市井小混混的臉皮還要厚啊!

不但輸不起,輸了竟然還不認賬!

呸!

這場寺廟詩詞聚會到這裡也算是結束了,徐寒山瀟洒的進來,沒想到最後會落得灰頭土臉的離開。

一些才子並不打算怎麼早就離開城南寺,於是幾人便開始結伴而行,遊覽這城南寺風光雪景。

有幾位姑娘站在遠處,目光猶豫,時不時看向林宇這邊,他們有意想搭訕林宇,認識一下,但話到嘴邊又一咬牙放棄了。

畢竟他只是一名小馬夫,文采再高又能如何?

「傾月姐姐,想不到你這小馬夫竟有如此大的抱負,就論這文采與眾位才子相比也是過之而不及。」

紫蘇來到寒傾月旁邊輕聲問道:「這樣的有才之人,如果只當一名馬夫實在是太屈才了。我雖不知這小馬夫的抱負如何遠大,不過想來一定也不會很校要不傾月姐姐你將這小馬夫介紹給我如何?」

金麟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

這樣的小馬夫只要給他一定的機會,一定可以有一番大成就!

紫蘇雖不知道這余林為何會當一名小馬夫,但如果事出有因她很願意幫他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