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六十一章 自作多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 自作多情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寒傾月淡淡一笑,說道:「紫蘇姑娘說笑了,方才你也見識到,這小馬夫學識不錯,性格卻放浪形骸之外,行為做事都有著自己的一貫作風。我即便答應與你,卻不知他是否願意。再者,若是他真想尋一番功成名就,如此才學又有何困難。」

「不過,如若這小馬夫真有如此抱負,林府也是惜才的地方,自然不會委屈他。」

紫蘇見才欣喜,寒傾月可以理解。但林宇的身份卻是不能暴露,只能用比較委婉的方式拒絕她了。

紫蘇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說的話的確唐突了,林府乃是乾朝第一將軍府,若論招賢納才廣招有才學之人,這不就是最好的地方。

只是,紫蘇之所以會如此激動,全因剛才見到林宇表現太過出彩了。

在這個階級制度非常明確的時代,小馬夫作為一名下人竟然膽敢頂撞徐寒山這位江南有名的江南才子,不禁毫無規矩而且囂張放肆,已經是刷新了紫蘇三觀的認識。

紫蘇身份特殊,看到如此人才自然不可能輕易放過,不過聽完寒傾月說的話卻也覺得有些道理。

這小馬夫如果真如同他自己所說「鳥上青天」,現在待在林府也是最好不過了。

於是紫蘇不再追問,而是笑了笑道:「說起來,這小馬夫還真是囂張,竟然如此有恃無恐大放厥詞,我猜恐怕他是早就知道傾月姐姐你一定會保他。實在是狡猾的跟一隻狐狸一樣。」

寒傾月想起林宇有時候嚴肅認真有時候又像是登徒子一般的樣子,忍不住掩嘴輕笑。林宇自然不是因為自己會保他而有恃無恐,而是因為他根本不在乎這些才子什麼的。如果不是因為紫蘇邀請自己過來參加,林宇也不會參與進來。

紫蘇見到寒傾月的表現,心裡有些驚訝。她認識寒傾月怎麼久,還是第一次見她笑得怎麼開心。

事實上,紫蘇對於寒傾月的了解也不是很多,只知道她有個未婚夫,乃是林大將軍的兒子,但紫蘇卻從未見過這位林府的大公子,據說林將軍一直讓他待在府里,不讓出門。

這時,林宇走進鐘樓,拍掉肩膀上的雪花,紫蘇猶豫了下,便走到他身邊輕聲說道:「不知是該稱呼你為余林公子,還是林府的小馬夫呢?」

林宇展示了下自己身上簡陋的衣服,笑道:「紫蘇小姐說笑了,我現在可不是什麼余林公子,就是一個替人看車的馬夫。」

紫蘇咬了咬嘴唇,說道:「雖然不知道你為何突然變成一名馬夫,但是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幫你跟林府說話,給你安排一個私塾教學讀書,也好方便你以後考取功名。」

林宇有些意外的看向紫蘇,這小妮子別說還挺好心的,自己上次那樣輕浮調侃她,她老哥都氣得拔刀相向了,現在她見自己不但不記恨,反而過來幫助自己。

林宇施了一禮,笑道:「謝謝紫蘇姑娘的好意,但是我這人自由散漫慣了,若是讓我進入私塾教書,怕是會耽誤他人學習,我自己也學不進去。」

紫蘇小拳頭捏了捏,輕輕哼了一聲道:「你方才說『王侯將相寧有種乎』,解詩謎的時候又說『鳥上青天』,原本以為你是滿腔熱血卻無奈報國無門的落魄才子,倒是我自作多情了1

這小妞還真是熱心腸啊,林宇心裡感嘆,卻是沒有再多說一句話。言多必失,再者自己又不是真的是一名馬夫,如果一直在這個話題下去,就怕這紫蘇熱心腸又會準備幫他了。

見林宇不說話,紫蘇看了他一眼,說道:「你若真的放棄,那我便不再多言。」

林宇笑道:「謝紫蘇姑娘關心。」

紫蘇冷哼一聲,便轉身離開。

林宇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知道紫蘇這是見才欣喜,誤以為他是因為落魄才會成為一名馬夫,但關鍵是自己又不是真的馬夫,難不成還真的跑去私塾當教書先生?

紫蘇走出鐘樓,下了幾個台階忽然停住了腳步,轉身問道:「今年的『遊園賞詩大會』你也會參加嗎?」

林宇猶豫了下,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會參加。

紫蘇輕嘆一聲,算是對這個余林徹底失望了。

她原以為余林如此才學,又能夠出口成章,即便是江南有名的才子在他身上也討不到半點好處,定是會在遊園賞詩大會裡大放異彩,沒想到這余林不過是嘴上功夫厲害,說得好聽空有抱負,卻是沒有任何行動!

紫蘇美眸一冷,直接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漸漸的消失在風雪之中。

鐘樓裡邊只剩下林宇跟寒傾月,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林宇聳了聳肩,無奈道:「我一直以為只要我裝低調一點,這大才女就會放棄的。但是我錯了,像我這樣擁有如此才學的男人,就好比那暗夜裡的瑩火蟲、田地里的金龜子,是那樣的鮮明,那樣的出眾,依然亮的拉風,亮的燦爛,亮的耀眼…」

「哎,小娘子姐姐,你先別走啊,我還沒說完呢,等等我…1

……

……

跟著寒傾月在城南寺的廟宇里瀏覽了一遍,整個廟宇冰天雪地,銀裝素裹。

兩人來到半山腰,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都是碎瓊亂玉。..

「你真的不打算參加遊園賞詩大會嗎?」寒傾月突然問道,寒風將她的青絲吹得胡亂飛起。

「遊園賞詩大會,小娘子姐姐,你也見識到我的文才了,怎麼厲害。方才要不是我拒絕,那紫蘇姑娘都準備把我搶過去了。還有那個什麼江南有名的才子不也是手下敗將,你說我要是去參加這個大會還有人會贏?」林宇開玩笑道。

寒傾月眉微蹙,說道:「是因為你生病的關係嗎…」

寒傾月話里的意思是,現在整個天都的百姓都以為林宇的性命垂危,已經快要撒手歸天了。

這倒也是個難題,林宇眉頭緊皺,因為這個裝病的原因,自己現在做事都得畏首畏尾,就連出個門都得喬裝打扮。

是該解決這個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