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六十八章 九九消寒(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八章 九九消寒(二)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女孩剛剛說完,站在她身後的一名才子微微額首,笑道:「春泉垂春柳春染春美。」

這位才子身軀凜凜,相貌堂堂,如此樣貌才華,對聯一出自然是獲得滿堂喝彩。他對大家拱手一笑,因為女孩方才猶豫太久的緣故,他提前抽出紙張,已經想好了腹稿。

「秋院掛秋柿秋送秋香。」

就在這時,又有一女子輕聲細語念道,聲音淡淡語速自然。與方才的女孩不同,她在念出對聯的時候,沒有任何遲疑毫不猶豫,彷彿胸有成竹一般。

那才子笑容一僵,其他才子卻是心裡一陣驚訝,這女子不但念出了「九體對聯」,而且還工整的對出了詩句。好一句「染春美,送秋香」,頓時覺得眼前猶如有一幅生動的水彩墨畫在慢慢鋪陳開來。

林宇覺得好奇,跟著眾人的目光看向酒樓的正中央,立馬認出那位女子,原來是她啊,沒想到今天她也出現在這裡。

此時酒樓中央,才子對著眼前女子行了一禮,說道:「紫蘇姑娘不愧是遊園才學第一人,文才之高,陸某今日能夠親自見識,佩服佩服。」

紫蘇還了一禮,說道:「陸公子過獎了。」話落,蓮步輕移,轉身回到位置。

方才回答有些猶豫的女孩來到紫蘇身邊,笑道:「紫蘇姐姐,今日幸虧玉漱姐姐將你尋過來幫忙,要不然可得鬧出個大笑話了。」

紫蘇佯裝生氣,瞪了她一眼說道:「現在還不是笑話嗎。這天仙樓不過是為了生意而舉辦「九九消寒詩會」,即便只邀請這些才子來參加,那也是情有可原。畢竟這頭獎乃是去怡紅院……李玉,你們怎可如此衝動。」俏臉上泛出淡淡粉紅,話到嘴邊,卻不好將獎項內容說出口,怡紅院是何場所,紫蘇心裡自然知曉。

李玉不敢再說話,今日這事情的確是她太衝動了一點。如果不是她找來幾位姑娘參加這「九九消寒詩會」,紫蘇也不會親自前來。原本她同幾位姑娘路過天仙樓,見人群熱鬧便靠近觀看,聽聞外邊的人在討論,說是天仙樓要舉辦「九九消寒詩會」,廣邀準備參加「遊園賞花大會」的文學才子來參加賦詩。

當李玉問道,有沒有邀請女孩時。眾人卻是曖昧一笑,這酒樓的頭獎乃是怡紅院五日游,若是女孩參加豈不是落了笑話。李玉一直都是有種「誰說女子不如男」的性格,女孩子怎麼了,難道就不能參加參加詩會?就不能贏得這九九消寒的頭獎?

一氣之下便拉著眾位姑娘進入天仙酒樓,讓大家一起報名參加這九九消寒的詩會。

不過,她倒是沒想到最後會落得如此凄慘的地步,幾位姑最後只剩下她留到了最後,其他幾位姑娘經過幾輪的對決都被淘汰了。李玉不肯認輸,便叫自己姐妹趕緊尋紫蘇過來幫忙,這紫蘇可是遊園才學第一人。..

「今日這詩會裡邊人數眾多,又都是準備參加遊園賞詩大會的各路文學才子,你們不過只有幾名女孩,如何能夠與這些人爭搶。幾番比賽下來,比他們留下來的人少也是正常。話說回來,難不成真要獲得這頭獎不成?若是最後真獲得這頭獎你們是去還是不去?」紫蘇氣道。

旁邊的一位女孩走過來替李玉解圍道:「紫蘇,你也莫在怪她了。李玉妹妹的性格向來衝動,今日這事事出有因,也是為了替我們女孩爭一口氣。既然都已經參加,你不如便當做是在參加遊園大會也好。」

「對啊!對啊!紫蘇姐姐,我參加詩會之前都已經打聽好了,今天來參加這這九九消寒詩會的,除了徐寒山公子沒來以外,其他幾位較有名的公子也都來了,紫蘇姐姐你不如趁著今天先……」李玉有些激動說道。

方才解圍的女孩目光嚴厲瞪了李玉一眼,李玉知道自己又說錯話了,便低頭不敢再多言。

紫蘇眉微蹙,無奈搖了搖頭,說道:「罷了,今日便參加這一回吧。」而後似笑非笑的看向李玉道:「若是贏了這頭獎,我便叫你去怡紅院裡邊好好的遊玩五天1

李玉嚇得連忙搖頭拒絕,姑娘家如果跑去怡紅院那還得了!眾位女子掩嘴輕笑,紛紛應和。李玉這才連忙給眾姐妹賠不是,畢竟方才可是她拉著她們參加的。

就在此時,旁邊一位姑娘突然說道:「這次天仙樓舉辦如此盛大詩會,頭獎又是如此誘人,今天如此多的才子來參加。你們說,那日在城南寺大展才華的小馬夫,今日會不會也來參加這「九九消寒」的詩會?」

此話一出,紫蘇的臉色頓時一黯,似乎不想再聽到這小馬夫的稱謂。

其他幾位姑娘並沒有注意到紫蘇的異樣,幾人紛紛談論,她們可記得那日小馬夫力挫江南才子徐寒山,如此文采,若真如他所說的有抱負,今日如果來參加倒也不奇怪。

「他應該不會參加。」

紫蘇搖了搖頭說道:「消寒詩會已經開始這麼久,若是那小馬夫有參加,你們早已經發現,畢竟這詩會只在大廳裡邊舉辦。」

李玉說道:「紫蘇姐姐你有所不知,在酒樓外邊也舉辦了一個謎語解謎的比賽,若是解開謎語最多著,最後也可以參加這九九消寒詩會的最後一輪。那小馬夫如果最後參加,有可能還是會碰見的。」

紫蘇眉緊皺,余林公子真的會參加?

……

……

「兄才,照你們剛才所說,即便是已經被淘汰的人,只要解開謎語最多,就可以參加這九九詩會的最後一輪?」

酒樓裡邊幾人正在商量著準備去參加外邊的謎語解謎,林宇聽到他們所說的,任何才子即便已經被淘汰了,只要謎語解開最多就可以再參加,這不是復活賽嗎。

那幾人跟林宇一樣也是穿著簡陋,並不是什麼文學才子,看了一眼林宇,笑道:「不要兄才兄才的稱呼,俺們跟兄弟你一樣也不是什麼大文人,你說得對,外邊還有一個解謎語的。你要跟俺們一起去嗎?不過俺們可不會解謎語。你會嗎?」

林宇淡淡一笑:「不滿幾位兄弟,小弟最會解謎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