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七十章 九九消寒(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章 九九消寒(四)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思路一閃而過,謎語的答案清晰的出現在腦海里。

林宇心裡想到,這謎語難就難在沒有任何提示,讓人毫無頭緒可言,可是如果腦筋急轉彎一下…

「第一題就把俺們給難住了,不愧是去年遊園賞詩大會出的題目。俺現在反倒覺得這夫子說得挺有道理,這天下江河湖海,怎麼會沒有游魚?那花朵若沒花枝又如何存活?莫不是這題目出錯了?」吳大郎納悶道,

此話一出,眾人大笑,站在吳大郎旁邊的兩位兄弟面露窘迫,提醒大哥方才已經有人寫出了答案。

旁邊登記的小二眼神不屑,心裡冷笑,這幾人果然第一關就過不了。

這時,小二看到一位模樣清秀的年輕人走到吳大郎身邊,低頭說了幾句。吳大郎鬱悶的心情一掃而空,臉上一喜,豎起拇指道:「余林兄弟,你果真厲害啊,俺們佩服1

聽到吳大郎的喊聲,眾人笑意更濃,覺得這傻大漢今天就是來搞笑的。小二撇了撇嘴,目光看向林宇嘲諷之意更盛,不過是在虛張聲勢罷了。

吳大郎一臉憨笑,來到小二面前,拿起旁邊的毛筆,大手一揮,幾貼大字立馬出現在紙面上,寫完直接轉身離開。

眾位才子目光疑惑,難不成這傻大漢真的猜出了謎底?

就在這時,眾人又看到一位年輕人來到登記的小二面前,那人取過一支毛筆,輕蘸筆墨,在紙上輕輕寫下幾字。

只見,那小二目光輕瞥一眼,看到宣紙上面寫下的字后,眼睛立馬瞪大,再轉頭看向傻大漢寫下的答案,竟然如出一轍!

久久過後,

林宇問道:「對否?」..

小二驚訝道:「對1

此話一出,眾人嘩然。

有人趁小二不注意,偷偷探出頭看向宣紙上面的答案。

「井水沒魚,螢火沒煙,枯樹沒葉,雪花沒支。」

……

……

若說這是燈謎,林宇反倒想用《腦筋急轉彎》來稱呼更顯得更加親切一些。

本來林宇毫無頭緒,加上謎語裡邊,夫子一開始就將謎語的條件給框住,水對應江河湖海,火對應柴草燈燭…一般人都會跟著這個思路思考下去。但是,好在吳大郎說的「腦筋」二字提醒了他。

前世這種「天殺」的謎語可以說是層出不窮令人無語,例如,為什麼熊冬眠時會睡這麼久?答案:因為沒有人敢叫它起床。這種在情理之中又遊離於真正答案的問答!

「我們可以繼續猜謎語嗎?」林宇看著小二問道。

「可以,請1小二連忙作出請的姿勢。

林宇轉身離開,吳氏三兄弟緊跟後頭,這余林公子果真厲害!這麼難的題目都能猜得出來,方才他說自己擅長謎語果然沒有騙俺們。

現在就算是林宇說自己不會猜謎語,打死他們都不信了。吳氏三兄弟緊跟在林宇屁股後邊,他們三人一致決定不準備思考,直接跟著林宇躺贏了!

林宇四人來到一盞燈籠底下,正好碰見方才第一個解出謎語的公子。那公子見到林宇幾人,目露驚異,而後點頭微笑,對著林宇幾人行了一禮,便不在多言,眉頭緊皺,似乎被第二個謎語困擾了很久。

林宇疑惑,這第二盞燈籠難道很難?

他來到燈籠底下,看了一眼題目,有些意外道:「怎麼簡單。」旁邊的公子聽到林宇的話,眉頭輕皺,輕哼一聲,將頭轉向一邊。

燈籠的謎面寫到。

「相傳一才子遊玩江南時,碰到一位老壽星過生日,於是便送了副對聯給他。

上聯是:花甲重開,外加三七歲月。

下聯是:古稀雙慶,內多一個春秋。

老人一看,拍案叫絕:「妙哉!妙哉1

有人問:「妙在何處?」

老人道:「這不正是我的年齡嗎?」

眾人一算,這才恍然大悟。

問,老壽星的年齡。」

林宇心裡計算了下,直接走到小二旁邊。眾人心裡訝異,難不成這人又猜出了謎底?

那旁邊的公子目光不由自主也看向林宇,只見他再次揮灑筆墨,刷刷寫下幾行大字。

小二低頭觀看宣紙上邊的文字。

上聯:花甲是六十年,兩個花甲加二十一歲便是一百四十一歲。

下聯:古稀是七十歲,兩個古稀加一歲,也正是一百四十一歲。

故,老壽星的年齡是一百四十一歲。

「恭喜公子,公子大才1小二驚喜道,眼裡再沒有半點輕視眼前年輕人的意思。

通過小二的反應,眾人驚訝,沒想到這年輕人又答對了一題。

如果剛才第一題答對是瞎猜的,那這第二題呢?眾人好奇,忍不住紛紛前去觀看第二題的題目,不一會兒一個個搖頭晃腦,嘆息不已。

林宇先是眉頭緊皺,不明白大家為什麼會覺得這題難,這不就是簡單的加法題。而後,思考了一下,這才恍然大悟

在這個世界,王朝更迭,權利變換,你方唱罷我登場,統治者也逐漸奉行以類似於八股文為主的科舉制度。

因此,在科舉考試中開始大幅度的消減有關數學的內容,雖然大家並不討厭數學,但在一定程度上,社會形成了一種風氣,讓人覺得數學沒有地位,只有文學和政治以及兵法之類的才是主要,使得這個世界的數學開始呈現一種全面衰退之勢。

林宇前世受過高等教育,這種看似數值很大的數學題,在他看來卻是簡單的加減法的題目。

但對他們這些整日飽讀詩書基本沒做過數學題的才子來說,短時間之內要想答出來的確有些勉強。

不等小二說完,林宇又來到第三個燈籠底下,抬頭觀看燈籠上邊的謎面。

從前江郡有一老翁,臨終前留下一封遺書,分別交給五歲幼兒和女婿。

遺書中說:六十老兒生一子言非是我子也家產田園盡付與女婿外人不得爭執。

數載后,其子成年,要與姐夫分家。二人爭執不休,只好去衙門打官司。

女婿申辯道:「岳丈大人遺書上寫:「六十老兒生一子,人言非是我子也!家產田園盡付

與女婿,外人不得爭執。」縣令收下遺書,下令暫時退堂,明日再斷。

次日一升堂,縣令即說:「遺產應歸兒子繼承1說罷,將兩份由他寫了標點的遺書發還老翁兒子和女婿。

那女婿一看,啞口無言,只好從命。

問,縣令在遺書上是如何寫法?」

林宇心下疑惑,按照謎面上的意思,是要猜縣令怎麼在遺書上面寫的內容,但問題問的卻是寫法…

就在林宇考慮問題的答案時,他的身邊開始圍滿了湊熱鬧的人群,這些人都是卡在了第一關或者第二關原本準備離去的書生才子。

他們看向林宇時候目光有些複雜,有懷疑,有期待,有佩服,如果林宇第一問題是瞎猜的,但第二題就是實打實的靠自己計算出來的,很多人到現在都還停留在第二題算不出個所以然。

這個穿著簡陋,面相清秀的年輕人不容小覷,的確是非常有實力的一個人。

「你們兩個這題目看懂沒有?」吳大郎轉頭問自己的兄弟。

兩人搖了搖頭,吳大郎鬱悶道:「俺也看不懂,這題目都是誰出的,這不是要為難人嗎!不是說題目隨機,難度不一樣,連續三道都怎麼難,怪折磨人的,也不知道余林兄弟這次能否答出來嗎。」三人目光期待的看向低頭思考林宇。

寫法?

不是問寫什麼內容,所以是從句子的結構入手了。

林宇從旁邊撿起一個樹枝,想到某種可能,於是便在地上寫下老漢留下的遺書:六十老兒生一子言非是我子也家產田園盡付與女婿外人不得爭執。

然後又在幾個字中間劃了幾下:六十老兒生一子/人言非/是我子也/家產田園盡付與/女婿外人/不得爭執。

嘴裡跟著自己畫的句子讀了一遍,目光驟然一亮。

迅速來到小二面前,不等他自己將毛筆拿起來,小二擠出一個笑臉,主動將蘸好墨水的毛筆交到林宇手裡。

林宇接過去,迅速在宣紙上寫下:「六十老兒生一子,人言非,是我子也!家產田園盡付與,女婿外人,不得爭執1

林宇微笑看著小二問道:「對否?」

小二吞咽了一口唾沫,答道:「正確。請1

眾人迅速聚集過來,看完宣紙上面寫下的內容,立馬明白,紛紛拍手叫好!這時候,大家看向林宇的眼神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連續猜出三個謎語,而且難度一個比一個高,這個年輕人前途不可限量啊!

吳家三兄弟是所有人中最為幸福的!成了,成了!有了余林公子的幫助俺們幾天兄弟三人一定可以見到紫蘇仙子了!

小二的心裡卻跟大家不一樣,這些謎語的難度他再清楚不過了。天仙酒樓為了吸引人氣,特地選了前幾年遊園賞詩大會剩下的題目,但這些題目有一部分都是後期的,難度非常。

現在竟然出現一個年輕人連續答對三道!

就在大家還沉浸在驚訝當中時,只見林宇轉身走向第四個燈籠,緊接著是第五個,第六個,第七個……

此時眾人看向林宇的目光,就像是見到了鬼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