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七十二章 詠雪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二章 詠雪詩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天仙樓外的灰色帆布漏了個破洞,被寒風吹得獵獵作響,一股寒風猛地吹起,剎那間落在屋檐上的白雪被席捲到半空,然後飄飄悠悠的落下。

二樓之上,酌酒論道終於是停止談論,有好事者趕緊閉口不言,書生們目光灼灼,緊盯大廳中央,墨客屏氣凌神不敢呼氣。

紫蘇白皙的臉龐帶著淡淡笑意,她站在酒樓的中央,對眾人行了一禮,念道:

「秋逝寒漸漸,梅舒雪尚飄。

從風還共落,照日不俱銷。

葉開隨足影,花多助重條。

今來漸異昨,向晚判勝朝。」

一詩念完,全場寂靜,落針可聞。

忽而,

坐在林宇旁邊的吳大郎從座位站起來,大叫一聲,好!眾人反應過來,緊隨其後紛紛鼓掌叫好!

林宇見此場景,心裡訝然,紫蘇不愧是天都有名的才女。就論這美貌和文學才識,能夠讓如此多的文人墨客為其嘆服,似乎也是理所應當的。

「余林兄弟,這就是俺之前給你介紹的紫蘇仙子。是不是跟俺說得一樣一副水靈靈的模樣,詩又說得好,不愧是俺們看中的仙子1吳大郎目光痴痴,激動說道。

見到心目中的紫蘇仙子,吳氏三兄弟激動心情不說,恨不得現在就上去跟紫蘇仙子說幾句話。心裡邊,對林宇也是非常感激,畢竟要不是林宇,他們兄弟三人可就無緣跟紫蘇仙子坐在這大廳的中央了。

「吳大哥別激動。先靜下心,待會我們也要上去賦詩。」林宇說道。

吳大郎這才記起這事,俺可不能再仙子面前出醜。連忙低頭沉思。

「果然是紫蘇姑娘!此詩,雖然平易樸實,然而卻又給人一種清新明快之感。景物極為細膩,以這梅花傲雪開放到隨風與雪飄落,彷彿讓人觀賞到雪裡梅花的千姿百態如此美的意境,又給人不盡的想象和美的感受!好啊1掌柜作了評析,眾人紛紛點頭。

聽到掌柜的評析,林宇覺得他有些說岔了,雖然紫蘇念的是詠雪詩沒錯,但應該是以梅的角度來襯托雪。若說是梅花美,不如說是梅因雪而怒放,才會美。但大家都這般應和,林宇也不好說什麼。

林宇從盤子里取過兩三個果餅吃了起來,這些都是酒樓為眾人準備的點心,味道還不錯,沒有任何添加劑,純綠色食品。他就早上吃了點水餃,今天一整天也沒吃什麼,肚子早就餓了。

紫蘇對掌柜行了一禮,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眼角的餘光瞧瞧的看了一眼林宇,發現他正津津有味地吃著一塊果餅,吃完又拿了一塊放進嘴裡,緊接著又是一塊……

「不愧是紫蘇姐姐,方才詠雪詩好美!恩?紫蘇姐姐你在看什麼?」李玉神情激動,見紫蘇的目光正落在那小馬夫的身上,見小馬夫果餅一塊接著一塊放進嘴裡,李玉同情道:「這小馬夫估計是餓壞了吧,果餅我吃了一塊並沒有那麼好吃。」

見到林宇果餅吃得這般可憐,紫蘇誤以為林宇在林府過得不好,使得她有些動了惻隱之心。紫蘇美眸顫動,紅唇輕咬,罷了,等會詩會結束再余林談一談吧。

這時候一位才子站了出來,林宇立馬認出這個人,第二輪《九九消寒梅花圖》比賽的時候,這位才子念了一句「古城秋荒屏欄樹枯榮」。

才子走到大家面前,拱手行了一禮說道:「在下陸正居,詠雪詩一首。」

「原是天都一水微,偶跌塵世扮花飛。

倦擁牆影堆如玉,醉壓枯枝態若梅。

飄逸荒郊妝似絮,婆娑鬧市色成灰。

只貪人寰風光好,隱入江河不願歸。」

陸居正的這首詩與紫蘇相比,意境上面明顯少了幾分火候,有些平鋪直序,但是作為一首詠雪詩算得是上乘之作。全詩處處都可以見到雪的場景,可以說無處不是雪,天地一線,白雪皚皚。

陸居正轉身對著紫蘇還有掌柜行了一禮,然後坐回到凳子,目光看向吳氏三兄弟,嘴角露出輕微的嘲諷。

吳大郎吭嗤嗤從鼻子里打著響聲,眼神有些不愉快的看著陸正居,林宇好奇問道:「吳大哥,怎麼了?」

吳大郎氣道:「方才第一輪比賽就是這白臉書生把俺們給淘汰掉的1

林宇點了點頭,原來吳氏三兄弟就是被張居正淘汰的。

就在這時,掌柜的目光看向吳大郎,陸居正念完就輪到他了。吳大郎臉色一緊,從凳子慌忙站了起來,腳沒站穩險些跌倒,大家看到他這憨厚的模樣紛紛大笑。

吳大郎摸了摸後腦勺,緊張地站在大家面前,說道:「俺,俺是吳大郎。詠雪一首。」

「漫天飛,撲地墜,白占許多好田地。

凍殺果蔬都是你,什麼祥瑞不祥瑞1

眾人聽完一愣,而後放聲大笑,這也能算是詩嗎!

掌柜的眼皮抽了抽,本應該詠雪才是,這大漢反而扯上田地果蔬,不說意境,就論這文風基本是不存在的。

掌柜硬著頭皮賞析道:「吳大郎才子念的這一首詩,見解明朗,詞意樸實,言簡意賅。」儘管他心裡貶低,但場面話還是要說的。

陸居正手裡拿著一杯熱茶,聽完吳大郎念的詩,搖了搖頭,原本他還以為這吳大郎可能還有些實力,畢竟奪得解密第一復活參加決賽,沒想到如此不著調,頓時眼裡的嘲諷之意更盛。

「紫蘇姐姐,接下去就輪到那個小馬夫了,不知道這小馬夫又會作出如何詩句。」李玉看向林宇,好奇的說道。

紫蘇佯裝生氣,瞪了李玉一眼道:「酒樓裡邊這麼多人看著,你要注意儀態舉止,切勿如此大聲喧嘩。」李玉這才趕忙坐好。

掌柜堆起微笑,看著林宇說道:「余林公子,請1

眾人的目光唰的全部聚集在林宇身上,等著林宇詠雪。

林宇從凳子上坐了起來,行了一禮說道:「在下余林,方才聽完前面紫蘇姑娘,和陸正居公子兩位的詠雪詩可謂是受益匪淺。不瞞大家,我方才坐在位置上已經想好了詠雪詩。這便念出來讓大家評鑒一番。」此話一出,眾人微笑,這人還挺實誠的。

紫蘇美眸抬起,有些期待的看著林宇,不知道他的詠雪詩又會如何。

林宇輕輕念道:

「一片一片又一片,

四片五片六七片。

八片九片千萬片。」..

此時,他念到第三句忽然戛然而止,眾人疑惑,卻聽林宇又道:「飛入梅花都不見。」

噗!

正在喝茶水的陸居正噴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