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才高九斗>第七十五章 當筵歌詩(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五章 當筵歌詩(中)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科幻小說

乾朝徐夫子在《禮記·曲禮》一篇寫過:「志不可滿,樂不可極。」意思是,志氣不可自滿,享樂不可無度。陸居正是個性格矛盾還帶著輕微潔癖的人,他生性傲氣,篤志詩文,對於禮卻有著嚴謹守則的看法,貴為江南才子,卻從未遊玩享樂山水而是醉心於詩文,對於詩文一道他也是力求循規蹈矩。所以,即使他內心裡對胡大郎有著粗陋憋劣的看法和帶著厭惡的情緒,但對他仍然以禮相待,出口文章,也是依著行酒令的規矩。

萬萬沒想到,吳大郎的行令對,答非所答,驢唇不對馬嘴!

幾輪行令對對,幾盞杯酒下肚,不勝酒力的陸居正開始有些暈乎,這時又輪到陸居正,他說道,登城白雲間攬山色入懷。吳大郎答,俺到小河裡抓魚烤著吃。接著陸居正又道,雲霧納川鎖千秋。吳大郎答,羊腿燒烤帶點腥。這如此滑稽貽笑大方的酒令對仗,自然是讓場間的眾人笑得前俯後仰。

終於,這位一向以溫文爾雅不輕易動怒而聞名於世的江南才子爆發了。

「荒謬!自古對子,講究平仄對仗工整協調,歷覽古今多少事,何曾見識荒唐言!你這瘋牛不相及的對仗,莫不是拿人取笑,亦或是你根本就是半字不識,消遣大家作樂罷了!今日紫蘇姑娘在此,眾位也都在此你若還有一絲慚愧就自個下場,別待會落了個笑話1醉了也好,醒著也罷,陸居正聲色俱厲,無人出聲反駁,當然也無人出聲支持。

掌柜連忙上前準備調解,但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他想起家主之前說的話,酒樓要的是名氣,人流,這樣才有財源。九九消寒詩會目的就是為了聚攏人流,如果陸居正與這個傻漢鬧矛盾他也是喜聞樂見的。只要這酒樓的詩會最後照常進行,最後選出一個勝者就可以了!

吳大郎的脾氣有些倔,但更多的是憨厚,他是那種別人幫他一次他就記別人一輩子的人。當然,他也是那種別人一直向他尋不開心,他會讓那個人立馬也不開心的人。就比如這陸居正一次次對他大呼小叫,方才又讓他在紫蘇仙子面前落了臉面。想到這,吳大郎心中氣急,說道:「俺對對的是行酒令,哪裡有錯!人家掌柜的還沒發話,與你有何干係!狗拿耗子,多管閑事1..

「你1

陸居正瓷玉般的兩片薄唇緊抿一起,想要狠狠痛罵吳大郎一頓,但想了半天卻是不知如何出口,最後他終於恍然大悟,自己根本就沒有罵過人。

林宇在一邊饒有興趣的看著,尤其是吳大郎反駁陸居正的時候,還挺欣賞吳大郎這種性情中人的脾氣,淡淡笑了笑說道:「幾位,既然這第一輪分不出高下,不如我們便開始進入第二輪?」

陸居正帶著酒意的眼神,抬起惺忪的眼皮耷拉著看了一眼林宇,方才他已經注意到,每次傻大漢答不對子都會習慣性的看向這個男人,而且這個人的都會輕蘸酒水在桌上寫著什麼,他心裡自然也懷疑吳大郎是在作弊,但……酒樓的行酒令規則似乎並沒說不能互相幫忙。兩人不過是烏合之眾。

林宇突然說話,眾人這才記起幾人當中除了吳大郎和陸居正還有一位男的存在。掌柜自知這時候該輪到自己出場調解,便笑著說道:「余林公子說的對,幾位我們便開始第二輪的限字酒令。」

林宇眉頭輕皺,這限字酒令跟對對子相比,難度肯定是冰謂的限字就是要求,酒令開始之前要求句子的機構裡邊,要規定必須出現什麼字。這種語言形式的酒令,其令語經過個別文字的限制,所說出來的,又多是另一種語言形式,如作詩、聯對亦或者引用古詩、古文等。

掌柜的繼續說道:「這次第二輪限字酒令便是要求,每個人說出的句子裡邊要求要有「相」字為首,「人」字結尾。幾位可有聽清?」

相字開頭,人字結尾。如此句子錯綜複雜著實令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不愧是最後一輪,難度不說,若沒有半點學識立馬就會被淘汰掉。

與先前一樣,掌柜的作為令官,舉起一盞清酒,對眾人做了請的姿勢,便準備一飲而荊這時,旁邊的陸居正突然開口說道:「且慢!我要求換個位置,這姓吳的與那位姓余的互換一下。」

掌柜聽完面露難色,吳大郎哼道:「俺還沒嫌棄你個白狐臉,你倒好反倒打一耙,讓俺們換座位,憑啥?」

林宇露出一個乾淨陽光的笑容,拍了拍吳大郎的肩膀說道:「不打緊!他想換就讓他換。」

吳大郎笑道:「還是余林兄弟你寬厚大方,實不相瞞看著這白狐臉我也是糟心1

聽到吳大郎的話陸居正的臉又是青一陣紫一陣,林宇從座位立起,來到陸居正旁邊坐了下來,三個人的順序對調了下,按照規則紫蘇先說,然後陸居正說完接下去便是由林宇繼續。所以陸居正這裡邊的意思不言而喻,一方面想讓林宇難堪,另外一方面想讓林宇跟吳大郎兩人自相殘殺。

掌柜看向四位,見都已落座準備,便將手裡的白杯舉到唇邊一飲而盡,然後說道:「請1

紫蘇輕抿一口清酒,臉蛋有些微紅,說道:「相識滿天下,知心能幾人。」

陸居正眼裡傲氣不減,看著林宇說道:「相逢不飲空回去,洞口桃花也笑人。」

林宇臉上笑容燦爛,陸居正才剛說完,他立馬說道:「相國寺里有個陸鬍子。」

啊?

這突然的一句話讓眾人一愣,陸居正實在是忍無可忍,這兩人完全沒有禮法,不按照規則行事,他氣得大聲質問道:「方才掌柜已經說明規則,我們也已經約好,這句子的結尾要說「人』字,你方才為何還要說什麼陸鬍子?」

林宇淡淡一笑,清澈的眼神看著陸居正反問道:「陸鬍子難道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