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七十七章 疑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章 疑惑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北方白酒口感偏向爆裂,勁大,厚重;而南方清酒口感偏向於柔和,綿甜,回味。所以,作為一名北漢莽漢酒量巨大,吳大郎連續幾杯清酒下肚,只是略感口齒清爽,卻絲毫感覺不到半點酒味,猶如飲水一般平淡極了。

眾人方才還震驚於林宇陸居正二人當筵歌詩文采斐然,轉眼間兩人竟然因為不勝酒力,雙雙醉倒於酒桌之上,見到這戲劇性的一幕可謂是令人瞠目結舌哭笑不得。原本眾人以為最有可能獲得頭魁的兩人竟然輸了,反而是最不被看好的吳大郎,憑藉自己北方漢子酒量非凡,堅持到了最後,獲得了最後勝利。

站在旁邊的天仙樓掌柜愣了一下,連忙來到酒桌旁邊,俯身觀察了下林宇二人,只聽他們二人鼾聲此起彼伏,已經醉得不省人事。掌柜額頭堆起如蜘蛛網般的紋理,轉身面向眾人,露出自認為和善的笑容,大聲說道:「諸位,此次天仙樓舉辦的九九詩會圓滿結束,吳公子載酒問字,學識淵博,經綸滿腹,才華橫溢,恭喜榮登「九九消寒詩會」魁首1

對於這個結果,有人噓聲不止,但也有人鼓掌叫好。掌柜反倒是不以為意,此次舉辦九九消寒詩會的目的,是想讓天仙樓的名聲高過白家酒樓,至於最終的獲勝者是誰他反而不那麼在意。

「按照我們此番「九九消寒詩會」的規則,最終的魁首將獲得一等獎,怡紅院五天五夜遊玩,在這期間所有費用都由我們天仙樓承包1

掌柜此話一出眾人紛紛鼓掌應和,天仙樓作為天都有名的消金窟美人谷,若非富貴大奢,平常百姓人家又有幾人能夠在怡紅院裡邊五天五夜的遊玩。想到這,眾人目光滿是羨慕的看向吳大郎,心裡紛紛想到,這位北方莽漢今天真是行了大運。

……

……

雪花如絨,飄飄悠悠。

整座天都城彷彿披上了一件雪白的毛毯,屋檐、房樓、檐牙、高啄隨處可見。氣候已經進入寒冬時節,但是天都城百姓的人們情緒熱度卻並沒有因此而冷卻。

這段時間白家酒樓與天仙樓因為客源之爭,鬧得滿城皆知熱鬧非凡,當然,最後落得最大好處竟然是怡紅樓了。隨著「冬季遊園賞詩大會」逐漸臨近,天都城的人數與日俱增,酒樓的生意,想不好都難了。天仙樓與白家酒樓客源之爭,也終於是落下了帷幕。

月明星稀,寒風呼呼。

此時,天都街的盡頭,一輛黑色的馬車緩緩前行,車轆碾過積雪,在街道上留下黑灰色的車痕。這時,馬車的車簾被一隻纖纖玉手輕輕掀開,女孩從裡邊探出頭來,露出一張精緻的笑臉,女孩身披一件紫色的斗篷,眼神如水,吹破可彈的臉蛋泛出淡淡的粉紅,如果仔細看會發現女孩似乎有些疲憊,臉上有著微微的醉意。

「紫蘇姐姐,我們尋個人將這小馬夫送回去便是,為何還要親自將他送回林府,而且…而且還讓他躺在這馬車裡邊。」

李玉轉頭看到馬車裡邊因為喝醉而酣睡的林宇,突然,一股酒氣衝進她的鼻子,令她有些難受皺了皺瓊鼻,氣呼呼說道:「別人都在羨慕那北方莽漢是今天行了大運,殊不知,這小馬夫才是今天最大的贏家。如果有才子能夠與紫蘇姐姐你交談幾句,都會認為那是一種天大的福分。這小馬夫今天不但能夠躺在紫蘇姐姐的馬車裡邊休息,竟然還被紫蘇姐姐你親自護送回家。若是被那些追求紫蘇姐姐的公子知道,該是多麼的令人羨慕嫉妒。」

按理說,男女有別,為了避嫌,紫蘇的馬車一般來說是不能讓其他的男人坐進去的,更不用說躺在裡邊了。畢竟,這件事如果傳出去會可是會影響紫蘇的名聲。可是,當李玉在天仙酒樓裡邊聽到紫蘇說要親自將林宇送回林府的時候,小姑娘頓時驚訝得嘴巴可以裝得下一個鵪鶉蛋。

李玉以為紫蘇喝醉了,重新又問了一遍。紫蘇露出淺淺地微笑,表示自己沒醉,並且準備要將林宇送回林府。

「你這妮子,我現在反倒是有些可惜沒能獲得這九九詩會的頭魁,不然便叫你去怡紅院裡邊讓那些姑娘們好好的訓誡一番。」..

紫蘇瞪了李玉一眼,而後輕輕嘆息道:「這不過是就是一輛普通的馬車,我能乘坐,這小馬夫自然也能乘坐,何來你說得如此言重。再說,這小馬夫與你我相識一番,也算是點頭之交,我們正好順路經過將軍府,將他送回去全當是順意為之,何來你說的那麼多想法。你要是再胡說,我可就生氣了。」

李玉趕忙住嘴,不敢再多言。雖然,在此之前她曾聽紫蘇說過一些莫名奇妙的觀點,但即便如此,李玉仍然不懂,為什麼紫蘇姐姐要說這只是一輛普通的馬車呢,這可是紫蘇姐姐乘坐的馬車!還有這小馬夫怎麼可以跟自己紫蘇相比呢,他不過就是一個下人。李玉心裡困惑,但卻也不敢再多問,生怕紫蘇會生氣。

馬車行進很慢,將帘子放下,紫蘇跟李玉坐回到馬車裡邊,車內的布局還算寬大,加上林宇三人在馬車裡邊並不會顯得很擁擠。

紫蘇走過去,將白色的雪貂毛毯,輕輕的蓋在林宇的身上,李玉眉微皺想要出聲阻止,這白色的雪貂毛毯若是天寒的時候,紫蘇姐姐會拿出來披蓋,但想到紫蘇方才所說的話,李玉又將話咽了下去。

「這馬車裡邊酒氣太重了,我到外邊透透氣1

李玉氣呼呼的丟下一句話,轉身走了出去,她實在不理解紫蘇姐姐的行為,這不過就是一個小馬夫而已,紫蘇姐姐根本沒必要如此對待他。為了不讓自己生氣,李玉只能選擇無視。

馬車裡邊只剩下林宇跟紫蘇兩人,紫蘇美眸看向林宇,林宇的睫毛很長,臉蛋白皙,想起方才林宇在酒樓里大展才華,紫蘇覺得好奇,聲音淡淡,疑惑道:「你真的只是一個小馬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