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七十八章 火氣難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八章 火氣難消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明暗恍惚的昏黃燭光底下,男孩白皙如玉的臉龐被燭光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金色光暈,他眼神明亮且積極專註於桌子上那一張張信筏裡邊的內容,這些都是散落在各個府邸的眼睛送過來的消息,每過一段時間都會統一交給高學尚進行整理。最後,這些依次分類整理的信筏都會交給男孩親自察看,信筏裡邊的內容事無巨細。

房間的一處角落,高學尚靜靜的站著,思緒卻是有些恍惚,作為校尉他的上半生一直跟隨林傲意的身旁北伐南征,過著刀刃上飲血的軍旅生活,直到四海都郡全部歸安於趙姓皇帝,將北方蠻奴驅趕於天山底下,又將疆患的暴動鎮壓,之後他便一直待在了軍隊裡邊,曾經的熱血奮勇也漸漸的被時間所冷卻,高學尚以為自己這一輩子便在軍隊裡邊謀著官職,之後等著年老體邁退役了便是。

但是,他錯了,大錯特錯。..

高學尚抬起頭,看向桌子旁那隱覓於明暗昏黃燭火底下的身影,那身影平平淡淡猶如沉浸於平靜無波的昏暗水面,此時,他的手指正輕輕的磨砂著信筏上有些粗糙的紙角,眼神微動,似乎在思索著事情。

高學尚的臉上此時滿是複雜的神色,他在猶豫,掙扎,甚至一些時候還有些興奮。當他眼神看到桌子上那一堆半米高的信筏的時,高學尚不時的冒出一個念頭,要不要將少爺做的這些事情告訴將軍。但最後還是選擇放棄。毫無理由的放棄,若是要說一個較為牽強的理由的話——他想知道自家少爺到底準備做什麼。

「所以是她將我送回到林府裡邊?」林宇突然問道。

高學尚知道林宇話裡邊「她」指的是紫蘇,便點了點頭,然後他抬頭看向林宇,欲言又止。

林宇淡淡笑道:「放心,她不知道我的身份。」

高學尚這才鬆了一口氣:「少爺,下次出行,還是讓我暗中陪你一塊出去。這段時間墨家的眼睛傳來彙報,墨家他們這段時間很不安分,總是有一些墨家的人員在林府的周圍徘徊出現。」想到林宇昨日喝得爛醉如泥,若是有人趁此機會暗中出手,後果不堪設想。

林宇笑道:「現在他們都還不知道我的身體狀況,在天都城裡邊還不敢亂來。而且那些老傢伙眼觀鼻鼻關心,牽一髮而動全身的事情除非有十足的把握不然決不會選擇出手,他們的千年**縮得比誰都深。倒是小娘子姐姐那裡,如果再去城南寺就多添些人手保護。」

林宇說完,將手裡的信筏放在桌上,在燭火的照應下,高學尚清楚地看到信筏裡邊一個個令人驚心肉跳的名字,這些名字大都是一院兩省六部裡邊的就職人員。

一院兩省六部制,這是乾朝實行的一套組織嚴密的皇朝集權管制制度。於武朝確立,幾輪朝代更迭,直到現在沿襲未改。一院是文學院,兩省則是督察省和中書剩在發展過程中,組織形式和權力各有演變,直到武朝,才整齊劃一為,一院兩省六部,主要掌管皇朝政令和政策的制定、審核與貫徹執行。

猶記得當初林宇第一次當提出準備在一院兩省裡邊插眼的時候,這位即使在戰場上面對幾千蠻奴都面不改色的校尉,臉上竟然露出驚訝的表情。更令高學尚吃驚的是,不到半個月的時間,林宇真的做到了,雖然不知道林宇如何辦到,但是從那時候開始,每個月都會有幾隻眼睛從皇朝裡邊送出一些紙筏。

高學尚是越來越看不透自家少爺了,尤其是在一些事情的處理上面,林宇所表現出的冷靜與沉著似乎比一些老匹夫都來得駕輕就熟。這種遠超於同齡人所不具備的成熟,時常令高學尚有些恍惚,讓他有些懷疑自家少爺以前真的是一個傻瓜嗎,難不成是裝的?

這時候,林宇又看了幾張信筏,突然想起後天便是「遊園賞詩大會」,一些事情也是時候該準備著手了。

「都已經過去了三個月,墨雲飛仍然躲在墨府不敢出來,這墨上易保護措施未免誇張了點。」林宇皺眉道。

「墨雲飛只從打傷公子你之後,就沒敢拋頭露面,一方面墨上易對他坐了禁足令,另外一方面則是怕我們林府會報復對墨雲飛不利。」

「怕我們報復?」

林宇冷笑:「墨家若是怕我們會報復,就不會上演疆域之行的那一出了。」

想起上次跟寒傾月的疆域之行,半路被人攔截追殺,林宇的心裡怒火早已經被點燃了,人都是有脾氣的,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你說這墨府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而且這挑釁還是往死里挑,我們是不是也應該對他們做一些必要的回復?」

高學尚點了點頭,問道:「少爺準備什麼進行回復?」

林宇沒有回答,又問道:「吳明進去墨府找過墨雲飛沒有?」

高學尚想起那天雪夜在賭坊外邊被他們攔截的紈少爺,威脅他約墨雲飛遊園賞詩會出來,墨府傳出的幾張信筏曾提到過這個名叫吳明有進去過墨府幾次,想來應該已經將墨雲飛約出來了。於是,高學尚點了點頭。

「那就在遊園賞詩大會那天晚上動手吧。」

高學尚說道:「要留個全屍嗎?」

林宇驚訝的看著高學尚,說道:「我沒說要殺死他。」

高學尚皺眉,林宇露出溫暖的笑容說道:「將他打個半身不遂不省人事,最好再留一點點呼吸不讓他死去就可以了。」

高學尚看著林宇那猶如陽光般燦爛的溫和笑容只感覺自己的後背上面冒出一陣寒氣。而後他說道:「少爺,這件事情交給我來處理就好,到時候您還是待在府裡邊休息吧。人多眼雜怕會對您不利。」

林宇搖頭拒絕道:「我說過一定要捅那個混蛋幾百萬的刀,就絕對不會少於幾千刀的。憋了怎麼久,不親自動手將他狠狠的打一頓,我心裡這火氣難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