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七十九章 煮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九章 煮雪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天和湖,晨霧瀰漫。

山和川,白雪皚皚。..

水天交接,天地茫茫,晨間的白湖飄著悠悠的白霧,一股凌冽的寒風從遠處的山邊自上而下吹拂,隱覓於薄文凝露庭,輪廓緩緩浮現,隱約之間,能夠看到庭階裡邊有著兩三粒細小的人影來回走動,如此畫面,猶如一副動人的山川水墨畫。

要知道,在此之前從未有人會在冬季出現於凝湖庭,也沒有人會使用凝湖庭裡邊的紅泥小酒爐,無論盛夏晚冬紅泥小酒爐猶如被歲月突然摁住,永遠的靜靜的靠在那凝湖庭的角落。

不過,今天凝露庭突然迎來了一波熱鬧的客人。

小青的倩影在凝湖庭里忙前忙后,此時,凝露庭的正中間,放著的是一個紅泥小酒爐,酒爐底下竹炭熒熒燃燒,酒爐里蒸蒸翻滾冒出白氣,裡邊的清酒已經燒得滾沸騰騰,小青忙往酒爐里丟入幾枚甘甜青果、香梅花瓣、然後再杵出一捧拳頭大小的潔凈白雪丟入紅泥小酒爐里,頓時香甜沁脾的酒香和著冬日寒意慢慢在庭里瀰漫開來。小青這才對著庭里的兩人行了一禮,轉身慢慢離開。

山間天光不亮陰雲厚厚,幾縷和煦的晨光透著雲隙幽幽的落在凝湖庭裡邊,也落在林宇白皙乾淨的臉頰,晨光微弱但也刺眼,他感覺不舒服地眨了眨眼睛。

「我跟你換個位置。」

寒傾月一襲白色紗衣,外邊則是披著一件雪白毛絨的斗篷,注意到林宇眼睛的動作,她關心問道。就像過去無數個相處的日夜,寒傾月總是扮演者姐姐的角色,只要林宇覺得哪裡不舒服她總會習慣性的去關心他。

林宇搖頭笑道:「多晒晒陽光挺好,促進血液循環。」

「促進血液循環?」

「就是活絡經血的意思。」

寒傾月點了點頭,似乎已經習慣了林宇偶爾說出的一兩句莫名其妙的話語。畢竟這段時間,林宇做的一些事情令她驚訝的可不少,比如那可以用於洗澡的木製蓬頭,還有用於引水的竹浮,然後她臉蛋突然微紅,想起林宇用麻繩製作而成的拉手名字叫抽水馬桶。寒傾月有問過林宇為何懂得製作這些,林宇笑著解釋,腦子撞靈光自然而然的就懂了。

林宇的手指正輕輕的磨砂著座位上的墊子,這墊子毛絨絨的磨砂起來很舒服。坐的石凳上鋪著一張白色的雪貂墊子,人坐上去可以隔絕石凳上的寒意,柔軟暖和。他的眼神則是落在寒傾月美麗的臉龐,即使兩人已經相處四五個月,但當林宇每次眼神接觸到寒傾月有些冷意的眼神和看到她那冷艷的美貌時,總會有一種恍惚感讓他忍不住心裡問道——她真的是自己的未婚妻嗎?

他們彼此沒有談過戀愛,也從未有過任何的談心,甚至連正經的小情侶之間的花前月下寫情書牽手親吻溫存都沒有過。林宇發現自己對寒傾月沒有任何了解,只是因為他突然穿越,然後就天降一名傾國傾城的未婚妻……這想想還是美滋滋的。

不過,林宇總覺得哪裡不對。

……

……

寒傾月纖纖素手拿起角落的一個木勺,從木桶裡邊起一些潔凈的白雪,輕輕地倒入小酒爐,騰騰白氣驟然減少,待裡邊的梅花酒再次滾沸,她取出酒吊倒出一些梅花酒在杯子里,然後擺放在林宇的面前。

「天都城外的郊區,梅花已經盛開,有人過去賞花並捎帶了一些回來。這梅花酒清香甘甜,不容易喝醉你可以試試看。」

林宇舉起石桌之上的酒杯,將杯子裡邊的梅花酒一飲而盡,酒香醇甜,爽口芬芳。

「好酒1

寒傾月取過酒吊,又往酒杯里倒了一杯。

林宇舉起酒杯又一飲而荊

——咕!

等林宇將杯子放在石桌上,寒傾月又倒了一杯梅花酒。看著桌上的酒杯,林宇眼神詭異的看了寒傾月一眼,舉起酒杯仰頭再一次飲荊

——咕!

又一杯梅花酒倒滿。

林宇的嘴角扯了扯,看向寒傾月平靜的美麗臉蛋。

「要不我先緩一緩」

「酒量是要練的。」寒傾月說道。

「這次是一個意外。」

「以後多喝一些,想來醉的次數就少了。」

「小娘子姐姐,你是不是在生氣?」

「沒有。」

……

……

林宇知道寒傾月現在是在氣他前兩天喝醉的事,不過這也是出乎林宇的意料,前世的林宇酒量還算可以,即便與舍友擼串半箱青島下肚仍然面不改色,只是林宇卻忘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個人喝酒的量度,也就是喝酒的酒量,即是天生的,但同時也是需要一個經常「練」的過程。

在此之前,傻瓜林宇從未接觸過酒精,林宇在天仙樓的時候喝了幾杯,也不覺得怎麼樣。但是他沒想到的是與陸居正後邊越對越猛,越喝越急,到了最後連他自己都無意識的喝斷片了!林宇不知道的是,當紫蘇將酒醉的他送回林府時,剛好遇見寒傾月從城南寺拜香回來,見到喝得爛醉如泥的林宇被下人扶進林府裡邊,可是把寒傾月嚇了一跳。

不過,話說回來,林宇還是第一次見到寒傾月生氣,這樣生氣懲罰的方式倒真的是有些別出心裁。不知道為什麼,當林宇發現寒傾月竟然會對自己生氣的時候,他心裡竟然變得非常開心。

原來她會對我生氣。

當杯子里的梅花酒再次飲盡的時候,林宇終於學乖,將杯子拿在手上,看向寒傾月笑道:「小娘子姐姐,我給你講個故事好嗎?」

寒傾月如柳葉般的眉微皺,點了點頭。然後,她將已經沸騰的酒壺放在桌子的一邊,讓它慢慢降溫,再煮下去梅花酒的香味跟甜味就會變淡了。

這時候,林宇開始講道:「傳說在北方的極地之區,那裡因為天寒地凍,人們一開口說話就結成冰雪,聽不見彼此說的話,只好回家慢慢地將這些話語烤來聽。所以,當人們遇到談情說愛的時候,就要先將情詩情詞裁冰,把它切成細細的碎片,然後不是用火烤,而是加上一點清酒來煮,這樣,這些煮出來的話便能使人感到微醉。」

聽到林宇的故事,寒傾月想到方才自己給林宇倒清酒的場景,臉頰慢慢的染上一層紅霞。

林宇忽然問道:「小娘子姐姐,你知道當他們彼此相愛忍不住想要聽到對方的聲音時候,會怎麼做嗎?」

寒傾月疑惑,搖了搖頭。

林宇忽然從石凳站起來,將石桌上的酒壺迅速拿在手上,在寒傾月驚訝的目光中,林宇仰頭大灌,然後露出白皙燦爛笑容道:「冰雪未溶,他們為了聽到彼此的聲音,就會放一把火把雪都燒了,燒成另一個春天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