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八十章 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章 吻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和煦的晨光透過灰色厚重的雲層,就像是撐開了一匹無際的藍色綢緞,光芒灑落在結著冰層的薄薄湖面上,留下點點金色的光斑。

光斑落在湖面閃爍,波光粼粼璀璨極了,一些光芒有些調皮的落在少女白皙的臉蛋上,增添了些許動人的美意,少女目光顫顫,心裡竟是有些被故事裡的情意所感動,雙頰漸漸泛起一抹動人的紅暈。

這時,來自山間的一縷寒風從遠處呼地吹起,少女那一頭烏黑光滑柔順猶如黑色的錦緞的秀髮瞬間紛飛揚揚,如此美景令人目眩神迷。

寒傾月眉宇之間依然是有著淡淡的冷意,但如果仔細觀看,會發現不經意間她那如柳葉般的眉微微輕皺,當她抬頭看到林宇的時候,心似乎也開始變得有些緊張了。

尤其是當兩人的眼神相互接觸時,她總會連忙躲閃,因為寒傾月從未有過如此的慌張,她的心裡有種想要藏進斗篷帽子里的衝動,可是,她忽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這件白色斗蓬是沒有帽子的,頓時她猶如一隻驚慌失措可憐的小白貓,尋不到可以藏覓起來的地方,無奈只能害羞的將頭緊緊低下。

這是林宇第二次見到寒傾月如此害羞猶如小女人一般的樣子。

第一次是前往疆域遇襲的那天晚上,可惜當時月光朦朧,林宇看得不是很清晰。能夠清楚的看到寒傾月如此楚楚可愛的一面,令林宇的心有些顫動了。

一個人心顫動有很多種情況,例如,觸動、萌動、悸動、感動等等,從自己種種的情緒表現中林宇可以肯劍自己是…心動了。

寒傾月如此可愛的一幕令林宇心裡莞爾,他想起前世網路上流行很美的一句話——最是你低頭的那一抹嬌羞,驚艷了整個春秋。

現在反倒是林宇開始變得有些緊張了,他的目光里都是寒傾月。

林宇忽然發現,寒傾月的眼睛很美。

猶如天都六月份清澈的晴空,那雙眸子雖然淡淡,卻令人覺得很舒服。

寒傾月的出現完全滿足林宇對於古代美女的所有幻想,溫柔、賢惠、優雅、端莊。

然後,林宇喉結上下滾動,目光認真的看著寒傾月,帶著有些乾澀聲音問道。

「我能否為你燒出另外一個春天?」

……

……

或許是梅花酒的緣故,亦或許是佳人在前,總之,林宇的眼神開始有了變化,目光看向寒傾月的時候似乎變得有些熾熱了。

林宇將紅泥小酒壺放到了石桌,起身走到她的身邊,在寒傾月還處於羞嗤的狀態下,林宇輕輕地將她抱在了懷裡。林宇低頭靠近寒傾月的耳旁,用帶著磁性的嗓音說道:「小娘子姐姐,我忽然感覺自己有些冷。這樣抱著你會感覺很暖和。」..

「…嗯。」

寒傾月縮了縮香頸,隨著林宇的靠近,她一直試圖平靜下來的心,開始迅速的跳動,神色驚慌,就連自己這一聲答應都變得有些輕顫。

兩人的身體緊緊貼著,溫暖餘韻在彼此間,慢慢蔓延,林宇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話里的柔軟,還有屬於寒傾月身上特有的蘭花香味,能夠非常清晰的聞到,沁人心脾令人心醉。

一開始寒傾月還有些輕微的掙扎,但最後發現自己越是掙扎林宇手上的力道反而更加的重於是就放棄了。林宇這一次說什麼也不會讓眼前的姑娘逃開了,他伸出自己的右手放在寒傾月吹破可彈的臉蛋上,然後將她的有些因為緊張而變得僵硬的身體慢慢的轉到自己面前,這時候,兩人終於是面對面的抱在了一起。

似乎是心有察覺,林宇低頭剛好看到寒傾月溫柔的目光正看著自己,兩人目光對望,彼此的呼吸竟然變得有些急促,可以聽到彼此的心跳聲如同這山間里嗚嗚的寒風般此起彼伏,然後心跳聲,越來越快,越來越清晰。

林宇的眼神落在寒傾月那鮮紅欲滴的嘴唇,她的嘴唇很美,就像兩片淡紅的、正在開放的花瓣。

花瓣是什麼味道?

……

……

林宇向著寒傾月的臉頰靠近,當寒傾月還沒來得反應的時候,兩個人雙唇已經近貼在了一起。

一股暖流從彼此的身體流過,能夠感覺彼此舌頭都很柔潤。

寒傾月帶著冷意的眼眸閃過一絲慌亂,而後慢慢的變得有些害羞,出於自然反應她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竟是將林宇用力的推開,「呯」的一下,林宇的身體往後退開,撞倒了石桌上的放著的紅泥小酒爐。

酒爐裡邊的梅花酒立馬灑了一地,撲鼻的酒香在空氣中蔓延。

原來花瓣的味道比梅花酒甜,林宇心裡想到。

寒傾月的髮絲有些散亂,就連一襲白衣都顯得褶皺,見到林宇站在原地,寒傾月緊張地問道:「林宇,你沒事吧?」

林宇心裡苦笑,有些尷尬的站著,沒想到小娘子姐姐力氣還挺大的,自己竟然被推開了,也有可能是自己吻得太入神的緣故吧,所以才會被推開。

寒傾月見到林宇臉上窘迫的樣子,忍不裝撲哧」笑了,猶如銀鈴響起在凝湖庭輕輕傳響。

遠處湖面上朦朧的白霧逐漸消逝,天邊微弱的曦光愈加的明亮了。

看到寒傾月的嘴角微微翹起,紅唇微張,頓時林宇的心神一陣顫動,旋即又將寒傾月輕輕得拉回到自己的懷抱當中,這一次林宇手上稍微加大了一些力度,防止寒傾月再次逃開,然後,在寒傾月又羞又驚的目光下中,林宇竟是輕輕的咬了一下她可愛的耳垂,說道:「有事,小娘子姐姐剛才推開的力氣太大,我被撞到石桌上感覺很疼,我現在很不開心,你得好好安慰我才行。」

寒傾月何曾被人如此親密的對待過,白皙的臉蛋殷紅如血,粉頸早已白裡透紅,耳根更是燙得不能再燙。

她心緒繚亂,抬頭見到林宇熾熱且溫柔的目光,最後一絲絲的牆壁終於土崩瓦解,心裡微微嘆息,罷了,自己到底是他的未婚妻。想到這,寒傾月抬起頭認真的看著林宇,一時間溫暖的美眸平添了幾分淡淡的柔媚,她的玉手緊拽著白色斗篷的衣角,輕輕地咬著下唇,聲音微顫地問道:「妾身應當如何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