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八十五章 眾口鑠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五章 眾口鑠金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清冷皎潔的圓月高高懸挂於夜空之上,整座天都城彷彿被蒙上了一層薄薄的輕紗。

月光如雪,雪如月光。

可以看到無數琳琅滿目的花燈,要麼懸挂在房檐之上,要麼懸挂於樓閣之上。

每個屋檐懸挂的地方,燈籠的上邊都會放有小書籤,那小書籤裡邊是一段謎語的謎面,以便供人解謎。

文人墨客踟躕停步,幾人圍在燈籠下邊,議論紛紛,吵雜聲響不絕於耳,偶爾還會爆發出恍然大悟的笑聲,氣氛熱鬧極了。

而此時,某個街道的彩色花藍燈底下,李玉看著手裡的謎語,臉上滿是不解的神色,思考半天毫無頭緒。

李玉瞪著大眼睛看看向旁邊的幾位姐妹,姐妹們搖頭表示不懂。

她只能將尋求的目光落向紫蘇的身上,將燈裡邊的紙條遞給紫蘇,說道:「紫蘇姐姐,你幫我看看這個謎語又是何字。」

紫蘇點了點頭,接過紙條,念道:「左邊不出頭,右邊不出頭,不是不出頭,就是不出頭。猜一字。」

若林宇此時在這邊的話,看到這個謎語肯定會搖頭苦笑,這又是一個類似腦筋急轉彎的字謎。

紫蘇眉微皺,思忖一會兒心裡便有了答案,微微一笑道:「這是一個『林』字。」

李玉聽完,眉頭緊皺,而後立馬露出一個笑臉:「我知道了,左邊不出頭,『不』字出頭便是木!右邊不出頭也是木。兩個木字加在就是林字!原來如此,不愧是紫蘇姐姐,太厲害1

幾位姐妹這才反應過來,紛紛露出笑容,看向紫蘇的時候眼裡滿是佩服,不愧是摘得去年遊園賞詩大會的魁首。

「紫蘇姐姐,你說那個小馬夫今晚會參加遊園賞詩大會嗎?」李玉瞧得紫蘇橢濾坪醪皇嗆芨擼便找了個話題問道。

紫蘇搖了搖頭,她對那位余林公子的身份完全不知,更別提他到底會不會參加這個詩會了。

倒是有一個疑惑,最近一直困擾著紫蘇,上次自己用馬車將余林送回林府,到達府門外邊,便通知林府的下人將余林扶進去,卻是突然從裡邊跑出來好幾位小廝,小心翼翼的將余林抬回林府。

當時,紫蘇心裡的疑惑更盛,余林不過是一名小馬夫,為何能夠受到林府如此對待?

「小馬夫?你們說的可是前天在天仙樓與陸公子對行酒令的那位才子?」有姐妹聽聞兩人的談話,好奇問道。

「那位才子好生了得,陸公子乃是江南有名的大才子,才華橫溢不說,更是此番詩會有力的競爭者。那位才子竟然能在行令對上與陸公子旗鼓相當,想必也是一位大才子,只是如此才學卻只是一名小馬夫著實可惜。」有位親眼目睹林宇風采的姑娘,激動說道。

「話說回來,除了這位小馬夫,我聽聞還有一位「傻瓜公子」也是今年詩會的黑馬。據說,可是為了咱們紫蘇姐姐而來的。」那位說話的姑娘掩嘴笑道。..

紫蘇眉微蹙,臉色平淡,李玉則是瞪了那位姑娘一眼,佯裝生氣:「那些坊間的傳聞都是子無須有之說,幾位姐妹又不是第一天認識紫蘇姐姐,她何曾與他人有過什麼聯繫。誰要是再胡說,看我不撕爛妮子的嘴。」

幾位姑娘假裝害怕,趕緊向旁邊散開,李玉杏目倒豎,氣哼哼道:「也不知是誰在外邊胡亂瞎傳,實在是太氣人了。」

紫蘇目光柔和,看向李玉淡淡笑道:「流丸止於甌臾,流言止於智者。眾口鑠金,積銷毀骨。嘴巴長在他人嘴裡,他們如何說如何做,我們又如何能夠管得了。我沒動氣,你反倒先生氣了。讓它傳便是,等過了這段時間自然也就平息了。」

幾位姐妹見李玉還在氣頭上,便走過來好生安慰,李玉悶悶不樂,聽完紫蘇的話,也只能哼出一口氣。

李玉知道紫蘇脾氣向來很好,這事若是落在她自己身上早已經氣上眉頭了。

幾位姐妹又開始向前邊的屋檐底下走去,有姑娘捎來一個木架子,她們便用木架子將屋檐上的紅燈籠取下,從燈籠裡邊拿出紙條,那紙條上面寫著謎面,一會兒功夫,姑娘們又沉浸謎語的困惑當中。

同樣的畫面接連在天都城好幾個地方出現,因為詩會還有一個多時辰才會開始,大家便在街道周圍尋著燈籠解謎遊玩。

除了燈籠解謎,還可見到來自各個都郡的奇人表演各種雜技,有人飲酒噴火,有人胸口碎石。更遠處的幾座酒樓不時傳來

吆喝之聲,原來是有酒樓請來了戲班子給大家表演,立馬吸引一大堆人前去觀看。

……

……

天仙酒樓,二樓。

「陸兄今夜為何獨自憑欄與此,何不與大家一起舉杯暢飲?」有位才子來到陸居正身旁問道。

「吳兄你就別再來取笑我了。」

陸居正搖頭苦笑道:「我現在想必早已是眾人口中的笑話了。」

「陸兄何處此言?」被陸居正叫做吳兄的人,驚咦問道。

「前天九九消寒詩會,我與那無名之人比賽行令酒對,最後落得一個酒醉不省人事。這何曾不是一個笑話?」

「陸兄言重。不過,據我聽說的,你說的這位無名之人,現在也是本次詩會的大黑馬,僅憑一人就解出了十八道謎語,陸兄能夠與此人不相上下,何人敢取消陸兄?」

陸居正神色無奈,卻是閉口不語。

這時,從酒樓裡邊走出幾位才子,當先一人那是一位生得俊俏,相貌堂堂的公子,那人走到陸居正身前,客氣行了一禮說道:「陸兄,別來無恙。」

陸居正看到忽然跟自己打招呼的竟然是徐寒山,立馬面色一變,連忙還了一禮說道:「原來是徐兄1

徐寒山對陸居正旁邊的人微微點頭,轉頭看向陸居正說道:「我方才在裡邊已聽聞陸兄前天在這天仙樓所發生的事情,不瞞陸兄,我與這姓余也是有些瓜葛。」

陸居正面露驚訝:「此話怎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