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九十一章 我有潔癖 (二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一章 我有潔癖 (二合一)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墨雲飛眉毛豎起,赫然大怒!

因為長期操勞房事沉迷女色,他的眼珠子深深陷在黝黑浮腫的眼窩子里,不過此時,就像是有一對火珠子在裡邊燃燒,嘴裡因為驚訝噴出刺耳的聲音,發白消瘦的臉龐就像似被人狠狠砸中西紅柿,臉上紅一塊白一塊的。

眼前的男人化成灰他都認識!

這三個月,墨府那幾個禁臠已經被他摧殘得不成人樣,原本幾個柔嫩丫鬟變得面容枯燥毫無血氣,臉上更是滿是死色,墨雲飛也只能將就享用,心裡卻是覺得厭惡無比。

每到這個時候,墨雲飛心裡就怒火中燒氣得發顫,如若不是那傻瓜林宇衝進城南寺,寒傾月那美人兒早已經是自己胯下的玩物,自己更不會被那什麼狗屁禁足令限制,只能呆在府里玩弄這些早已經玩膩的玩具!

造成他這三個月痛苦的根源出現在自己眼前,墨雲飛怒火騰騰終是化成臉上肆無忌憚的笑容。

他那虛浮睥睨的眼神瞥向林宇,嘴角滿是嘲弄,「傻子,你不會已經傻得連你家的小娘子姐姐是哪個都分不清了吧?今晚這裡可不是你能玩的地方,還是趕緊回去撒泡尿就著你們府里的狗屎玩堆雪人吧1

狂妄,囂張,肆無忌憚的嘲諷!

當看到林宇的那一瞬間,這位天都有名的紈已經將自己老爹之前叮囑的話拋到了九霄雲外。

這三個月自己過得如此煎熬,沒有女人享用,沒有地方遊玩,每天只能待在墨府!

墨雲飛覺得自己快瘋了,尤其是最近的半個月的時間,他的腦海里都是寒傾月的面容,那猶如蓮花一般的純潔的氣質,攝人心魄的清冷美眸,對於墨雲飛來說無一不是致命誘惑的催情粉。

自己越是想擁有寒傾月,墨雲飛對於林宇就越恨得咬牙切齒。

憑什麼這個傻子能夠跟她訂婚?不過就是一個先天的智障廢物,像寒傾月這樣的美人兒才是屬於是自己的玩物,應當由自己對她進行澆灌滋潤呵護豢養!

看著站在眾人中間的林宇,墨雲飛浮腫的眼眶布滿狠辣陰沉之色,嘴角仍然是帶著嘲諷,心裡得意,這就是個廢物垃圾,自己都這樣罵他了屁都不……嗯?是自己看錯了?林宇沒在笑,他的笑容在慢慢收斂?

他方才明明是在傻笑,自己這樣罵他不就是想讓周圍的人看他的笑話,他是個傻子,傻笑再正常不過,可是為什麼現在他沒笑了?

旋即,墨雲飛轉念一想,一個傻子笑沒笑又有什麼區別,仍然是個廢物垃圾!

……

……

林宇要是知道墨雲飛之所以會如此怨恨自己是因為寒傾月,一定要搖頭苦笑,紅顏禍水啊!

林宇原本的計劃是叫吳明將墨雲飛約出來,再命令高學尚找個漆黑無人的小樹林將墨雲飛五花大綁,衣服脫光,腦袋套上麻袋,丟入天都河冰水泡半個時辰,重頭戲則是讓他套著麻袋在這遊園賞詩大會的街道上裸奔…

但是,

就在剛才,當林宇聽見墨雲飛當著眾人的面肆無忌憚的嘲諷謾罵自己的時候,他改變主意了。

尤其是聽到玩堆雪人的時候,林宇臉上淡淡的笑容逐漸的斂去了。

不止是女人,生氣的男人也很容易善變。

「傻子,你不會又是一個人偷偷跑出來吧?現在還敢出現在我面前,不怕我再叫人把你狠狠打一頓?」

墨雲飛公然在眾人的面前威脅林宇,似乎不懼怕有人會聽到自己這番話,想來他也是氣急了,不然不會如此衝動,只聽他繼續嘲諷道:「還是傻子你偷跑出來找不著回家的路了?要不要我叫下人撒泡尿,尿個路線圖指引你會去啊?哈哈哈…」

林宇走到墨雲飛面前,微笑:「你這是在罵我對吧?」

墨雲飛心裡快意,這傻叉連別人罵他都不懂,卻是嘴角淫笑道:「當然不是,我這是在關心你啊傻子,你想想看,現在你走丟了,你的小娘子姐姐得多擔心。要不,我現在就帶你回家,順便幫你好好的安慰安慰小娘子姐姐?」

「我看起來很傻對不對?」

「不傻,不傻,就是蠢了點。」

「恩…我很好奇,你老爹墨上易難道就沒有叮囑你,如果見到我的話要有多遠滾多遠嗎?」林宇好奇問道。

墨上易自然是有叮囑過墨雲飛,叫他收好褲襠裡邊的玩意,自己生給他那玩意不是讓他整天肆無忌憚的玩女人的,以後也別再去招惹林家,不然哪天跟命根子一起沒了都不知道。

當然,全當墨上易說的是屁話。

墨雲飛走到林宇的面前,兩個人靠得很近很近,身高相差沒多少,所以兩個人此時眼裡都是彼此,墨雲飛笑道:「林少爺腦子發育不好,很多事情都不懂,我爹說了,要是遇見了定要好好照顧照顧才行,最好是連他身邊的女人一併照顧。」

墨雲飛眼睛微眯,眼底滿是瘋狂,看著面容長得比自己還清秀俊朗的林宇,心裡隱隱約約更加的嫉妒了。

「嗯。」

林宇點了點頭,的確現在整個天都城都知道自己從小腦子發育不好,轉身向著白小雪的方向走去。

紅姑娘眉微皺,這位公子竟然轉身離開?

旁邊看熱鬧的人們都是一臉茫然,但實際上,此時大家的心裡隱隱約約對於林宇的身份都有了一個較為清晰而又模糊的猜測,只是,沒人敢在這個時候出聲談論。

看熱鬧最高境界不就是隔岸觀火,靜待故事發展?

遊客逐漸將整個這邊圍得水泄不通,越來越多人走過來看熱鬧,雖然他們不知道前因後果,但是有美女可看啊!沒看到紅姑娘就站在那裡嗎?聽說那兩個男人就是為了爭紅姑娘吵起來的!

白小雪見到林宇向自己走過來,小嘴輕呼終於是鬆了一口氣,她記得白富貴有提起過現在林宇的身份太敏感,不能再眾人面前暴露。

當白小雪聽到墨雲飛在嘲諷林宇的時候,她的心裡也是非常生氣,水汪汪的大眼睛狠狠地瞪了一眼墨雲飛。

墨雲飛疑惑,這傻子怎麼突然轉身離開,等見到林宇旁邊如瓷娃娃一般的白小雪時,目光里的貪婪直接變得更加恐怖,見到白小雪正用眼睛瞪著自己,墨雲飛的嘴角對她露出淫蕩的微笑。

雖然白小雪人小鬼大,但她從未被人用如此淫邪目光看過,小姑娘驚嚇一聲,這時見林宇走過來,如一隻受到驚嚇的小貓連忙躲到林宇的懷裡。

林宇拍了拍白小雪的肩膀表示安慰,然後他將自己贍斗篷脫掉,拍掉上面的雪花,然後小心的折好放到白小雪的手上,轉身向著墨雲飛走去,白小雪正準備出聲阻止,林宇已經來到了墨雲飛的面前。

墨雲飛此時的心思全落在那站在眾人裡邊的白小雪,心裡暗道,好嬌小可愛的姑娘,長得這般水靈,都快嫩出水來了。

見到林宇走過來,直接選擇無視掉這個傻子,旁邊的人卻是覺得疑惑,原這個人又回來幹嘛?墨雲飛眉頭微皺,因為他看到此時的林宇走到他的面前,低頭小心的卷著袖子,露出還算粗壯的手臂。

他這是在幹嘛?

眾人眼神滿是疑惑,唯有站在旁邊的紅姑娘卻是心裡充滿了意外,然後想她起前幾個月前在怡紅院裡邊,這位公子跟曲焱那一番爭論對決,嘴角才輕輕微抿。

他還是他,從未改變過。

就在這時,只見林宇應將袖子的袖子卷好,墨雲飛疑惑問道:「你捲袖子幹嘛?」

「我有潔癖。」

墨雲飛還沒來得及反應「潔癖」是什麼意思,林宇的手掌忽然捏成一個拳頭,對著墨雲飛的肚子砸了下去。

!一聲悶響,墨雲飛被這一拳頭砸倒在地上,蒼白虛浮的小白臉此時一片潮紅,脖頸冒出青紫色的大動脈,只感覺胃部傳來一陣陣痙攣般的抽痛。

事情太過突然,墨雲飛想破口大罵,這時,他的眼前又出現一個黑影,只見林宇一個巴掌狠狠向他扇了過去,啪!的一聲脆響,幾顆牙齒從墨雲飛的嘴裡飛了出去掉在雪地里,唾沫帶著血絲將雪白的街道染紅。

墨雲飛的眼神逐漸濕潤,他準備用盡自己最後的力氣也要狠狠的咒罵這個傻子,他竟然敢打自己!

當他抬頭的時候,瞳孔卻是猛的一縮,眼裡充滿絕望,此時林宇抬起自己的左腳,往墨雲飛的肚子狠狠的踩下去,!一聲悶響,墨雲飛「哇」的一聲,噴出一個大口鮮血,鮮紅極了。

林宇很仔細的檢查了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發現沒有被鮮血濺到,這才放心。冰冷地目光俯視正癱倒在地臉上滿是驚恐表情的墨雲飛,聲音淡淡道:「果然還是親自揍你比較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