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九十五章 情分本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五章 情分本分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有些人當他們受到屈辱跟挫折時,往往喜歡將自己的不幸怪罪在別人身上。

為什麼這種事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為什麼紫蘇不早點出來救自己?

如果她早些出來自己沒準就能夠倖免!

徐寒山白皙的臉色,此時陰沉得可以滴水。

與陸居正看重禮節不同的是,徐寒山更加看重的是名譽。

作為江南有名的才子,詩詞一道他有著卓越的才識,早已在江南被人熟知,如今自己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人如此凌辱,叫他如何能夠忍受。

今日如此顏面掃地,明日更是貽笑大方。

雖然他對紫蘇有著傾慕之意,但在臉面問題上卻顯得微不足道。

徐寒山的眼神愈加冰冷,看著紫蘇說道:「徐某與紫蘇姑娘也算是有些朋友情分之意,前些日子更是相約一起同眾人到城南寺賞雪。有道是,人生結交在終結,莫為升沉中路分!即便徐某與紫蘇姑娘不過是點頭之交,但方才徐某有難紫蘇姑娘卻是猶豫踟躕,徐夫子有云:輔車相依,唇亡齒寒!才學情意更是如此,這般道理紫蘇姑娘貴為一大才女又怎能不懂,方才卻如此這般對待與我,未免令徐某心寒不已1

眾人聽完徐寒山的話眉頭緊皺,這個人的話是不是有失偏頗了,人家紫蘇姑娘可是剛救了你的。

紫蘇紅潤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她沒想到自己上前主動幫忙,反而會被徐寒山如此謾罵詆毀。

站在一邊的白小雪,聽到徐寒山的話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氣呼呼地從人群中走出來。

白小雪瞪了徐寒山一眼,氣呼呼說道「你莫是被豬油蒙了心吧!紫蘇姐姐何時像你說的猶豫不決了!她方才見你有難立馬出言相救,更是阻攔世子殿下的去路,如此重情義之人天下又有幾個,何來你說的那般不堪袖手旁觀了!她才不是你說的無情無義之人!反倒是你,貴為才子文采斐然,現在卻用如此言語來埋汰紫蘇姐姐,未免太過分了些1

旁邊的圍觀的眾人也是被震驚的無以復加,且不論整件事情的起因經過,人家這位小姑娘說得太有道理了。

方才紫蘇姑娘可是仗義相救而且為了救你還險些被打!

你現在不說感謝的話就算了,現在自己安全了,反而倒打一耙怪人家沒有及時相救。

這還是一個人應該說的話嗎?

眾人聽完白小雪說的話,看向這位徐寒山眼裡再沒有半點同情的神色,反而是一臉的鄙視。

還稱自己是讀書人,竟然如此下作!

「徐某自然是識得滴水之恩應當湧泉相報之理,但徐某卻是始終無法理解,為何紫蘇姑娘不早些出來相助!莫不是準備看完我的笑話,好出來賺個好名聲1徐寒山冷哼一聲,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徐寒山心裡冷笑,自認為自己是對的。方才他被那幾名小廝掌捆,可是親眼見到紫蘇還有李玉她們幾位姑娘站在遠處猶豫不決,聽到他的求救聲遲遲不肯上前救他,若是紫蘇她們這些姑娘一開始就過來,自然是對她們感激涕零,但自己親眼所見,怎麼可能有假!

「你!你1

白小雪氣急,她知道自己說不過徐寒山,便只能轉頭看向旁邊一直淡定站著的林宇,說道:「林宇,你聽到他的話了嗎!這個人怎可以如此這般無恥!你快些幫紫蘇姐姐說幾句公道話,不然紫蘇姐姐的名聲都要被他破壞掉了1

圍觀的眾人,跟著白小雪的目光,視線紛紛聚集在林宇的身上。

紅姑娘的美眸不由自主的看向一邊林宇,剛才第一眼見到林宇的時候她一眼就認出他。

原本她今天晚上之所以會離開怡紅院,一部分原因就是想知道這位公子會不會參加遊園賞詩大會,卻沒想到會在這種場合再次跟林宇相遇。人群越來越多,紅姑娘眉頭微蹙,略微思忖便轉身輕輕的離開了。

「見到了,確定了,就可以了」紅姑娘心裡想到。

眾人此時的注意力都在林宇身上,沒有人發現原本被眾人圍觀的紅姑娘已經悄然的消失在天都街頭。

林宇剛才一直站在旁邊看著熱鬧,反正紫蘇的人情自己已經還完,接下去不管她發生什麼事情都跟自己無關了。

聽到白小雪的話,又被怎麼多人用好奇的目光盯著,他只能嘆了口氣,無奈的走了出來。

紫蘇此時看著林宇的目光滿是複雜,倒是沒想到林宇會一次又一次站出來替自己解圍。

見到林宇的面容,徐寒山的臉色立馬變得鐵青,眼前的男人化成灰他都認識,在城南寺裡邊自己被他羞辱,早已鬧得滿城皆知,成為眾人的笑柄!

而方才自己突然被人掌捆,跟他似乎也有些關係,現在可謂是新仇舊恨疊加在一起。

或許是因為氣急了,徐寒山完全無視掉後邊高學尚對他的虎視眈眈,他看向林宇的時候可謂是橫眉怒目!

「徐大才子,倒真是令我大開眼界啊!聽說過河拆橋見利忘義,反倒是你這種將自己不幸怪罪在別人身上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真是一股清流啊1林宇嘲笑道。

原本站在一邊看著熱鬧,以為事情已經解決了。忽然聽到徐寒山怪罪紫蘇,還真是讓林宇小小驚訝了下,倒不是因為第一次見到這種小人,而是這位徐寒山可是江南有名的才子,沒想到飽讀詩書之人,品性會是如此之低。

「卻不知是誰給徐大才子的勇氣這般質疑別人的?徐大才子未免太看得起自己,就因為彼此是點頭之交,就要求別人為你拚命?若是這樣說的話,豈不是在場的眾位只要跟我認識的,有過交流的都得為我拚命?這莫不是天大的笑話1

聽到這番話,徐寒山的臉色逐漸變得蒼白。

林宇卻不給他反駁的機會,繼續說道:「紫蘇姑娘若是沒救你,你有所抱怨那也是人之常情,但你可別忘了,紫蘇姑娘方才為了救你可是差點被人打臉。你現在不說答謝的話也就算了,反倒怪罪於她,竟然還跟我們講什麼朋友情意,就問你有何臉面說這些話?」

「紫蘇姑娘若是願意幫你,那是便是情分,若是不願幫你,那便是是本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