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九十七章 一大波妹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七章 一大波妹子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文人吵架果真令人耳目一新,且不說無恥不講理這五個字,甚至連節操脊椎骨都可以當場捨棄,看似是為了爭一口氣,其實不然說到底是不過是為了兩個字——面子。

眾星追捧的徐寒山,走到哪不是眾人目光的焦點,但是今天大庭廣眾之下被人羞辱不說,還險些失了身,他早已經是氣急敗壞。如果不為自己爭取那僅存的一點臉面,過了幾天晚上他的名字怕是會響徹整個街頭巷尾。

只是手法未免下作了些,竟然是想將紫蘇一同脫下水。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文學書生,這個徐寒山到事讓我漲見識了,一個人竟可以如此的蠻不講理,虧他還自詡江南有名的大才子1

白小雪捏著拳頭,氣呼呼道:「得虧碰到像紫蘇姐姐這般脾氣好講話的,不與他計較。若是落到我手裡,非得拿根帶刺的鞭子狠狠得抽他1說完,她還煞有其事的對著空氣揮著拳頭。

林宇汗顏,這小姑娘莫不是有啥特殊癖好吧?

這種不好的習慣可得早點扼殺在搖籃里,不然以後長大了還不得滴蠟燭,老虎凳,辣椒油

林宇說道:「至我輩中,好醜不一,亦如人類之內,良莠不齊。」

「一粒米養百樣人,也不能一棒子打死一堆人。這徐寒山不過是個特例,文人學子,自然還是有才識者居多。」

三少爺宋辰目光訝異,自己與林宇小時候有過幾次見面,算是半個熟人。印象裡邊這位林將軍的兒子可不是能夠說出這般大道理的人,再者根據自己前些日子的聽聞,這林宇應該是身患重病才對。

然而,此時疑惑的卻不止三少爺一人。紫蘇美眸淡淡,心裡卻是千思百轉,眼前的余林公子定是那林府的大少爺才對,難怪自己多次想要邀請他當私塾先生,會被他拒絕。

想到這,紫蘇臉蛋泛紅嘴唇輕咬,心裡羞怒,自己三番五次的邀請,在他心裡早已是個笑話了吧。

不過,紫蘇是個恩怨分明的人,儘管心裡生氣,卻也記得方才多虧林宇救了自己。

她的眼神注視著林宇,長長的睫毛低垂著,好像每一下輕微的抖動,都微微地,如同羽毛。

稍頃,她聲音淡淡說道:「多謝余林公子相救。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能夠真正看清別人的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免得他日寒心,也算是好事。」

自己認識的是一位自稱余林的公子,既然他這般稱呼自己名字,若他不說,自己也無需點破。紫蘇心裡想到。

林宇說道:「紫蘇姑娘客氣,那日九九消寒詩會,多謝紫蘇姑娘能夠相送。」

紫蘇何等蕙質蘭心,一聽便知道林宇這話裡邊的意思。原來是因為自己當日送他回林府,所以這次才會出手幫忙。彼此各欠對方一次人情,現在這樣也好互相不再虧欠。

李玉還有幾位姐妹相繼走到紫蘇面前,臉帶憂色詢問著紫蘇有沒有事。而後,姐妹們開始眉頭舒展熱絡地竊竊私語,她們媚眼如水時不時地瞟向林宇的面容,而後竟是臉色羞紅掩嘴偷笑。

這時,在幾位姐妹的互相輕輕推搡,一位身材嬌小面色紅透的小姑娘,蓮步輕移走到林宇面前,輕聲問道:「公子,今夜是遊園賞詩大會不知不知」她羞澀囁嚅了半天,卻是一句話都也沒敢問全。

林宇聽話頭便知話尾,這姑娘怕是準備邀他一起共度寒夜啊!

小姑娘低眉垂眼,心裡小鹿亂撞,抬頭偷看林宇的反應,眼裡滿是希冀。她們幾位姑娘上次就在城南寺親眼目睹過小馬夫的風采,因為礙於顏面還有身份差距所以沒有上前詢問。但今天林宇毅然決然出身解救紫蘇姐姐,而且還說得那徐寒山啞口無言讓幾位姑娘好生佩服。

「公子大會盛景一年一度,不知可否跟公子一同遊玩。」小姑娘像是用盡畢生的力氣在說這句話,說話以後身體無力竟是面紅耳赤的躲進幾位姐妹的懷裡。

都說萬事開頭難,這第一句話問完,剩下的幾位姐妹膽子便大了起來,鶯鶯淺笑紛紛附和。

「余林公子,我這位妹妹臉皮較薄,你可要多擔待些才行埃」

「余公子才華橫溢,想必也會參加遊園賞詩大會,不如跟我一同遊玩。」

「我且聽聞余林公子有著遠大志向,這遊園賞詩大會便是余林公子你此番一展才華最好的地方了」

少女們忽然如此熱絡,主動上前與他交談,鶯鶯燕燕的笑聲反倒是令林宇一陣頭大,不是說好的古代女子都是講究矜持有禮!

當然,這些姑娘自然是大家閨秀,一舉一動自然也是矜持有禮,不然那日城南寺之行,一睹林宇風采,她們早就主動上前詢問,也不會顧忌林宇的身份而猶豫不決。但今夜卻是不同,姑娘們心裡邊對這位小馬夫印象改觀不說,單是他的文采高過徐寒山這一點也是沒有絲毫懷疑,君不見他每次都說得徐寒山七巧生煙毫無招架之力嗎?

文采斐然,在這個時代無異於是金字招牌,又可稱作是行走的錢袋子。

大才子一副字帖賞銀百兩,大文豪一副畫作便是千兩銀子都有價無市。而一些詩詞大家,進了酒樓更是可以憑藉歌賦詩詞,公然嫖娼不用付錢,沒準還能獲得名伶歌姬贈送的首飾金錢。

所以,現在這些姑娘們如此熱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林宇求救的目光看向紫蘇,紫蘇心裡暗笑,叫你不說實話,喜歡騙人,她將頭轉向一邊假裝沒有看不到。..

林宇只能將救助的目光看向白小雪,白小雪卻在一邊幸災樂禍的看著。

林宇一陣無語,揉了揉額頭,發現今天晚上頭疼不是一次兩次了。

果然計劃趕不上變化,原本只想要替傻瓜林宇報仇,揍墨雲飛一頓就好,沒想到會與世子殿下結仇不說,現在又被一大波妹子圍著沒法離開。

林宇只能無奈笑道:「幾位姑娘若是不嫌棄徐某才學淺陋,那便一同參加遊玩賞詩大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