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九十八章 一豎,一邊一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八章 一豎,一邊一點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紫蘇見到林宇窘迫的樣子心裡覺得好笑,不過她想到自己如果再不說話,怕是她們幾人都有可能會錯過遊園賞詩大會。

於是,紫蘇輕聲說道:「賞詩大會已經開始了,我們還是快些過去簽名處報名吧。」

林宇苦笑點頭:「幾位姐姐,簽名報道的時間有限,我們還是在路上一邊走一邊慢慢聊吧。」

姑娘們見到林宇可愛的樣子,笑得花枝招展,體態誘惑迷人,若說方才她們還有一些大家閨秀的矜持,現在與林宇熟絡以後,竟是毫不客氣的貼上身問東問西。

就這樣林宇被一大波妹子們簇擁著,顯得有些拘謹,倒不是他這位老司機方向盤不夠穩,關鍵是油門太猛剎不住車!

他沒有絲毫任何懷疑自己此時的人格魅力,相信只要自己稍微示意這其中幾位女孩,怕是今天晚上共度寒夜都沒有任何問題!

街道非常熱鬧,林宇這邊也非常熱鬧。被如此多的少女簇擁,可謂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立馬就被過路的遊客看到,遊人側視搖頭暗道世風日下,又有書生看到之後嘴裡憤慨,心裡卻暗恨不是局中人。更多的人,則是疑惑這天都城何時出現如此風流的公子,竟是面生得緊。

儘管只是一小段距離,但是當林宇跟紫蘇幾位姑娘一同走過來的時候,見到許多報名處圍滿了人,多少心裡還是有些驚訝的,這賞詩大會可謂是大手筆。

要知道,乾朝可謂是廣為認知的詩歌天堂,所謂」乾詩北詞玄曲」,其中把詩歸結於乾,也可看出乾朝在詩歌歷史上的地位與壟斷之勢。而關於乾朝詩詞繁盛的原因,林宇分析了下,總和起來,就是唐朝的經濟,政治,文化,歷史這四方面都極為適合詩歌的發展,從而使得現在的乾朝正處於一個空前絕後的巔峰。

當然乾朝發達的經濟,也為現在乾朝的詩詞繁榮奠定了非常穩固的物質基矗以至於不管是文學書生,還是平民百姓隨便一人都能夠粗略的賦頌幾句詩詞。..

林宇跟眾位少女們好不容易來到一個簽名的位置處,他仔細的看了下,再往別處的瞧了瞧確定沒有走錯之後,疑惑問道:「老先生,為何這邊的簽名處人怎麼少?我剛才從那邊走過來的時候,可是見到一大堆人在爭先恐後的簽名呢。」

眼前的簽名處與其他地方比,除了零星的幾個人外,只有一位老頭兩鬢髮白,正老神在在的坐在簽名的位置上。聽到林宇的問話,那老頭提起耷拉著的眼皮,瓮聲說道:「小生有所不知,老朽這個簽名處與別處的不同。」

林宇問道:「不同?有什麼不同?」

紫蘇熟悉規則正準備解釋,旁邊一位公子卻是走了出來,冷哼一聲說道:「連規則都不知道,也敢來參加遊園賞詩大會。這位公子還是別的簽名處報道吧,這裡不適合你。」

秦少游從剛才林宇走到這邊就緊皺眉頭,尤其是見到林宇左擁右抱的時候,眼裡可謂是一陣陰冷,立馬將林宇是某個紈少爺劃上了等號,只當林宇是帶這些姑娘來這邊消遣取樂。

秦少游為了著遊園賞詩大會已經準備了一年之久,自然不可能讓人打擾,再者他乃是襄陽郡所的大公子,論身份想來也不懼眼前的人,所以當即沒有好臉色給林宇看。

林宇眉頭微皺,自己不清楚規則沒錯,但自己這不是在問嗎?這人莫名其妙就上來懟我,未免太過分了。

旁邊的宋辰脾氣立馬就上來了,喝道:「適合不適合,關你屁事。本少爺想到這個簽名處報道,難道你還有理由阻攔不成?」

的確,自己的確沒有理由阻攔,當即秦少游只能冷哼一聲不作回答。

紫蘇看向林宇低聲解釋道:「遊園賞詩大會每個簽名處都有自己的規則,規則難度大小不一,難度越高,通過以後前往下一個攤點就可以更遠,換句話說離郊區的梅園就更近。反之難度越小,就要多解幾個謎語才能到達郊區梅園。這個攤位的難度較高,所以一開始報道的人,避免被淘汰掉,就沒有幾人來報道了。」

林宇點了點頭,這樣的規則倒是省時省力,難怪之前徐寒山會說先到梅園郊區等自己,想來他也是準備直接在這樣的攤點報名。

老朽抬頭一看是紫蘇,惺忪渾濁的眸子微微一亮笑道:「原來是紫蘇姑娘,想來你是準備直接在老朽這個攤點報名了。」

聽到老人叫出紫蘇的名字,旁邊站著準備報名的人臉色蒼白,連忙逃走,他們可不想還沒開始就立馬被淘汰。

秦少游自然是知道紫蘇的名頭,不過見到紫蘇與幾位女子都跟林宇站在一起,想來這位傳送中獲得兩屆頭魁的女子也不過如此,到最後還不是跟其他女人一樣要一起服飾一個男人。

秦少游直接說到:「我已經報名了,如果紫蘇姑娘報名了,我們就可以直接開始比了。」

老朽點了點頭,林宇聲音淡淡道:「我也報名。」

老朽又點了點頭說道:「我這個攤點,規則非常簡單。謎語由你們出,你們答。直到答不出者,剩下的人皆為勝利。」

規則看似簡單,但這裡邊的難度的確有些恐怖。既然準備參加遊園賞詩大會的,誰會沒有兩把刷子,尤其是出謎語,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一兩個極難的謎語。

林宇點了點頭,便跟紫蘇一同簽了名字。

秦少飛心裡冷笑,腦海里一個念頭閃過說道:「我擬出的第一個燈迷是,一豎,一邊一點。」

出乎意料的是,林宇跟紫蘇皆是搖了搖頭表示不知。

秦少飛當即冷笑說道:「這是個『卜』字。」

白小雪反駁道:「不對呀?你說的是一豎一邊一點。卜字是一邊有點,一邊沒點嗎?」

後邊的女孩們也跟著點了點頭。

秦少飛得意笑道說:「這就怨你們的腦筋不夠使了。我說的很清楚,是一豎,一邊一點,我沒說兩邊都有點1詩會頭魁不過如此。

紫蘇,眼珠一轉輕輕說道:「照你這樣我也出一個字迷,你猜對了就算你贏。」

「我這個字迷也是:一豎,一邊一點。」

秦少飛說:「這個我已說過了,是卜字。」

紫蘇搖頭,輕輕說道:「不對,是丫環的『丫』字。」

秦少游也反駁說:「『丫』字是底下一豎,上邊兩點,也不能說是一邊一點嗎?」

紫蘇帶著譏諷語氣說道:「『丫』字上面不是上下兩點,而是左一點,右一點,看清楚了再說吧1

秦少飛被紫蘇駁得一時語塞,兩隻大眼睛一陣亂轉,半天說不出話來。

林宇在一旁不懷好意地慢條斯理說道:還是猜一猜我這個字迷吧!

「我的迷面也是:一豎,一邊一點,也打一字。」

這回紫蘇和秦少飛都搖起了頭。

林宇淡淡笑道:「這是個下邊的『下』字!你們看,先寫一,再寫一豎,然後再在豎的一邊點上一點,這不是一、豎、一邊一點嗎?」

聽完林宇的一番解釋,秦少飛氣的嘴都歪了。漲紅著臉說:「你們這說的也太牽強了。這回我給你們再出一個猜。」

我有一間房,

半間租與轉輸王。

有時射出一條線,

有時射出一道光。

天下邪魔不敢擋。

紫蘇看后思索片刻,說道:

我有一張琴,

琴弦藏腹里。

為君馬上彈,

彈盡天下曲。

我這也是一個迷,也打一物。

林宇看后,一把搶過蘇東坡手中的筆,刷刷刷也寫了四句:

我有一隻船,

一人搖擼一人牽。

去時牽纖去,

歸時搖擼還。

秦少飛急頭白臉的說道:「你們二人這叫耍賴,我出的迷你們還沒猜出來呢?應該先猜完我的迷,再說後邊你們的這倆兒迷。」

林宇與紫蘇見秦少游那惱怒的樣子,互相對視一眼淡淡一笑,紫蘇卻是忽然想到什麼臉色微紅看向了別處。而此時的秦少飛在一旁如同丈二的和尚,一時摸不著頭腦。。

紫蘇嘴角微抿,對秦少遊說道:「你傻看著我做什麼?我和余林公子的迷,就是你的迷底,這三個迷說的是一種東西,你是1

秦少游這才如夢方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