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才高九斗>第一百章 唐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章 唐突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武俠修真

「呼——」

成千上萬片雪花漫天飛舞,像銀色的蝴蝶,像潔白的花瓣,像輕盈的羽毛……它們把整個天都城裝扮得如同一個粉雕玉砌瓊樓玉宇的仙境。

一片雪花在天空飄飄悠悠的飛著,剛好落在秦少飛的鼻尖上,冰冰涼涼的感覺令神色有些恍惚的他回歸到現實。

秦少飛咽了一口唾沫,最後掙扎道:「即便規則上允許回答的方式不同,但你們兩個仍然是沒有將謎底解出來,沒準只是胡亂瞎扯的謎面呢1

事實上在聽完林宇所說的話后,再想起兩個人所說的謎面,謎語的謎底早已經是呼之欲出了。

但是,秦少飛還是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為了參加遊園賞詩大會自己可是整整準備了一年,這一年裡苦背聖賢文學,埋頭詩詞歌賦,他還準備在郊區梅園大展才華!

萬萬沒想到的是,會在這個簽名處遇見紫蘇跟林宇。他不甘心,自己怎麼可以直接被淘汰掉,遊園賞詩大會自己是志在必得的,自己才是贏家!

「所以這謎語的謎底到底是什麼呢?不會是什麼神仙寶器吧?」白小雪嘀咕道。

若是尋問哪位青樓女子腰間多寬身體豐腴多少三少爺宋晨肯定是行家,但這猜謎語別說懂了,聽著都費勁。

即便,三少爺的父親是乾朝國學院的院長,但文采詩詞他可是打小就沒一絲興趣,反倒是對於女性的胭脂俗粉帶著一點點的希冀,但這是個人的**只有幾位心腹下人知道,其他人卻是不知。

宋辰模稜兩可道:「聽著怪想某個物件,好像快要想起來了,但就感覺有什麼在阻擋著偶得思路1

白小雪白了他一眼,也沒當場戳破,看向紫蘇道:「紫蘇姐姐,這個謎底到底是什麼啊?」

這時,站在一旁的林宇,轉身對著老者行了一禮道:「老先生,按照規則,若是我們答出了謎底,自然是由我們兩個獲勝。而且,我們兩個又同時出了相同的謎面,不過這位兄才貌似沒有答出來,規則上說,直到一方答不出來的,也就是說若是我們說出了正確答案,便是我們勝出,對否?」

秦少飛「咯」一聲,心臟落了半拍,只聽那老者淡淡笑道:「請二位說出你們的答案。」

林宇跟紫蘇互相對視一眼,說道:「謎面是,墨斗1

秦少飛臉色瞬間沒有一絲血色,老者點了點頭笑道:「正確。林宇公子,紫蘇姑娘勝出!請前往下一個簽名處。」

林宇行了一禮,而後轉身離開。

圍觀的人群逐漸散開,秦少飛看著林宇離開的背影,眼裡閃過複雜的目光。,

……

……

「我就說,這個謎底是墨斗1宋辰一臉的激動神色。旁邊跟著的幾位小廝,應聲附和三少爺英明。

白小雪撇了撇嘴,對這位三少爺的馬後炮貌似見怪不怪了。後邊的幾位姑娘掩嘴輕笑,覺得這位三少爺還挺有趣的。

林宇跟紫蘇並肩而走,兩人都沒有說話,紫蘇目光看向別處,卻是時不時偷偷注意林宇的反應,卻見林宇正看向自己的時候,趕忙將目光看向別處。

「紫蘇姑娘,方才多謝相助1

林宇對著紫蘇行了一禮,剛才若是沒有紫蘇重新出了一個謎面,自己肯定是解不出秦少飛出的謎語的。

「余林公子言重了,只是方才那位公子所說的話的確有些令人惱怒。」紫蘇聲音淡淡道。

白小雪還有李玉等幾位姑娘跟在他們兩個人的後邊,看著兩個人保持著距離,偶爾互相行李,偶爾客氣寒暄,講得內容又是天文,又是地理,關鍵是後邊更是講了一大堆之乎者也,著實將後邊跟著的一大堆人聽得頭暈目眩。

「這位余林公子當真是博學多才,我還從未見過那位公子能夠與紫蘇姐姐這般從容的交談過。」一位姑娘說道。

「只是余林公子跟紫蘇姐姐說的,我確實完全聽不懂,文藝復興,藍眼睛,黃頭髮,莫不是妖怪不成1旁邊姑娘笑道。

「我覺著余林公子應該是在講故事,不然這世界怎麼可能是圓的,若是圓的我們又豈能站穩。」又一位姑娘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紫蘇此時心裡邊的激動可不比姑娘們來得少,尤其是聽到林宇說的在這世界的另外一邊還生存著其他人,而自己腳下的大地其實是一顆名為「地球」的圓形大球……

「余林公子,你方才所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嗎?」稍頃,紫蘇開口輕輕問道。

原本還在滔滔不絕的林宇,忽然停住了聲音,注意到紫蘇看著自己的目光,不再是原先的那般平靜,反倒是有些——恐懼!

林宇笑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我方才所說的,不過是在胡亂瞎編的,抱歉紫蘇姑娘,你就當做是個我是在講笑話,若是覺得不適,聽完就忘記吧。」話落,林宇便先向著前邊走去。

原本以為紫蘇怎麼聰明,應該能夠分享一下自己心裡邊憋著怎麼久的情緒。

到底是自己唐突了。

林宇一堆人浩浩桑桑的來都一個簽名處,跟之前的簽名處相比,林宇發覺這邊異常的熱鬧,有將近六位書生站在簽名處,一個個氣宇軒昂,面帶微笑。

見到林宇等人走過來時候倒沒有露出敵意,只有幾個人略微皺了下眉頭而後點頭行禮,雖然大家都不相識但禮數還是要有的便寒暄客套了幾句。

反倒是有幾人認出了紫蘇,叫出名字并行禮問候后,立馬吸引了眾人的注意,書生們一個個眼前綻亮,趕忙整理衣冠,態度恭謹生怕在佳人出現唐突不雅的事。

簽名處桌子旁仍然是一名老者坐在那裡,想必又是國學院裡邊的哪位負責人了。

老者鶴髮童顏,雖然面相老態但卻給人一種充滿生機活力的感覺,他的眼睛不算渾濁相反如同一汪古潭裡邊閃爍著清幽。

只聽老者,瓮聲說道:「各位若是已經準備好,那我便開始介紹規則。要求每位參加者,賦頌一首律詩,題目為《閨怨》,要求嵌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十百千萬尺丈雙半」這十七個數字和數量詞,限溪、西、雞、齊、啼韻。」

此話一出,

眾人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