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一百零一章 閨怨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一章 閨怨詩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一位面容清秀的書生,笑容溫和地走到那老者的面前恭敬行了一禮,「老先生,可否麻煩您再說明一下規則。恕小生實在愚鈍,方才沒有聽清規則。」

不止這位書生沒有聽清,其他站在旁邊六位才子也是臉上帶著茫然的神色,即便他們幾人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越到後邊,這簽名處的難度只會越來越恐怖,但起碼也要有個過程才對。

現在才到第二個簽名處竟然就出這樣的題目!

這位老先生方才說出的規則,雖然聽似簡單,但內容難度絕非一般啊,若說作為大會的最終考題都不為過了!

老者滿臉皺紋逐漸舒展開來,就像盛開的菊花瓣,每根皺紋里都洋溢著笑意。

「此處簽名處的規則乃是作一首是律詩,詩的題目為《閨怨》,要求詩裡邊的內容要嵌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十百千萬尺丈雙半」這十七個數字和數量詞,詩的結尾則是限「溪、西、雞、齊、啼」韻。」

老者介紹規則道:「比賽分為兩輪,這是第一輪。要求當場作出《閨怨詩》的勝出,若是作不出,則直接淘汰。獲勝的人,參加第二輪比賽。」

聽完老者說完規則,林宇面露思索,如果按照這位老先生所說的規則來看,就是要求體裁是閨怨詩,詩裡邊要出現數量詞還有數字,而詩的結韻則是要出現「溪、西、雞、齊、啼」這五個字。

林宇不由得有些佩服出題目的人,一般的《閨怨詩》多是以女子為詩歌的主要描寫對象,以女子的身份來表達作者內心的感嘆、哀怨等情感的詩歌。

當然,《閨怨詩》還有一種就是假借,簡單點理解就是以男人假借別的事情,模仿女人的口氣寫出來的,這種詩因為還有別的感情寄托在裡邊,所以更為複雜。

也難怪那六位才子一開始會沒聽清規則,若是叫他們作詠物詩或者詠雪詩、詠梅詩他們肯定信手拈來,畢竟大家肯定一開始都做好了準備,但誰又會想到這次大會,會突然準備《閨怨詩》。

本來以為遊園賞詩大會會是簡單的燈籠解謎,沒準都是腦筋急轉彎,看來自己想得太簡單了。

林宇淡淡一笑,這個遊園賞詩大會的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我想起來了1

就在這時,站在眾人身後的宋辰忽然大叫一聲,眾人聽到三少爺的喊聲覺得疑惑,這三少爺怎麼忽然一驚一乍的?

在眾人的注視下,三少爺面色肅然態度恭謹地來到老者面前,莊重的行了一禮,說到:「許老先生,沒想到今年您會親自當來到簽名處。」

被三少爺稱作許老先生的老者,目光慈祥,堆起的皺紋露出一個微笑,「原來是宋院長的三公子,老朽年老體邁平時也都在院里沒怎麼出來走動,幾天熱鬧就出來跟大夥一起樂呵樂呵。」

三少爺淡淡一笑,又行了一禮,便轉身回到眾人中間。

林宇看著這一幕,對這位老者的身份倒是充滿好奇,這位三少爺也算半個紈之弟,見到這位被他稱作許老先生的老者,卻像是換了個人似的,態度如此恭謹,想來在國學院裡邊也不不是簡單人物。

「規則老朽已經說明清楚,不知幾位準備好了嗎?」許老先生目光幽幽掃向眾人,眾人紛紛點了點頭。

許老先生道:「那比賽正是開始1

書生上前行了一禮說道:「學生彭雲傑,賦《閨怨詩》一首:

百尺樓窺萬丈溪,雲書**寄遼西。

忽驚二月雙飛燕,最惱三更一鳴雞。

五六歸期空望斷,七千離恨竟未齊。

半身回顧孤形影,十載悲隨杜宇啼。」

旁邊一位才子走過來道:「學生亦有《閨怨詩》一首:

百尺樓前丈八溪,四聲羌笛六橋西。

傳書望斷三春雁,倚枕愁聞五夜雞。

七夕一逢牛女會,十年空說案眉齊。

萬千心事腸回九,二月黃鸝向客啼。」

接下去又有兩人,大聲吟道:

「六七鴛鴦戲一溪,懷人二十四橋西。

半生書斷三秋雁,萬里心懸五夜雞。

蠶作百千絲已盡,鳥生**子初齊。

誰憐方寸愁盈丈,刀尺拋殘雙玉啼。」

「十二闌干水半溪,千紅萬紫六橋西。

兩峰黛黯三春夢,一院花飛五夜雞。

鶴到九霄雙翮健,書分四體八行齊。

道人殷七歸何處,百尺高枝鶯又啼。」

論感嘆、哀怨哪位名叫彭雲傑的算是幾人當中的翹楚。不過這只是第一輪,要求的是作出閨怨詩,至於詩做得好不好反倒沒有很大的要求。

剩下的兩人卻是無奈搖頭嘆息,顯然他們兩個在短時間之內並沒有想出《閨怨詩》出來,只能被淘汰掉。

眾人的目光這時便直接落在林宇的身上,這位公子貌似是跟紫蘇姑娘一起的,以前遊園賞詩大會可只有紫蘇一人參加,今年怎會有人與他相伴。一時間對於林宇的身份,他們或多或少還是有些好奇的,所以也挺期待林宇能否作出《閨怨詩》。

況且,從一開始他們對紫蘇就沒有任何的懷疑過,《閨怨詩》對於女孩來說本就不算什麼難度,但對於男的來說或多或少還是有些苦難,現在他們幾人回答完就只剩下林宇了。

紫蘇不知覺將目光落向林宇,這可不是解謎語的題目能夠提示的,這時,她忽然想起林宇那日在城南寺所作的詩句,想必這《閨怨詩》也是難不倒他的。

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林宇走到老者面前,忽而露出淡淡的微笑道:「學生亦有《閨怨詩》一首,望許老解讀更正。」

林宇臉色肅然,念道:

「萬里三州百粵溪,樓台六七畫橋西。

八千書寄九秋雁,十二腸回五夜雞。

何日半簾雙膝半,幾時一案兩眉齊。

纖纖丈室尋刀尺,散四愁還嬌淚啼。」

原本站在旁邊的紫蘇心裡還有些擔心,聽到林宇終於是有驚無險地念出《閨怨詩》之後,輕撫胸口,頓時鬆了一口氣。

忽而,紫蘇臉色微微泛紅,心裡竟是暗自羞怒。

「自己這般擔心他作甚,若是他被淘汰了,便是淘汰了,與自己又有何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