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才高九斗>第一百零四章 飛花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四章 飛花令

小說:才高九斗| 作者:夢未眠| 類別:其他小說

圓月戌時,天都郊外。

千里冰封,萬里雪飄,天都河與之前相比已經結上了一層厚厚的堅冰。

大雪如鵝毛,飄飄洒洒將漆黑的森林點綴,森林猶如被披上了一層薄薄的黑布將純潔白雪隱沒於森林裡邊,森林的底下,則是一條通往梅花園林的雪道。這條雪道是由主辦方劃出來得,不過贊助商事則是白家酒樓,所以雪道兩邊可以看到幾條白家酒樓打著的紅色橫幅。雪道很寬可供眾多城裡的遊客到梅花園林裡邊遊玩,兩邊則是掛起來一排排火紅的燈籠,燈火輝煌,將雪道照得猶如白晝一般,月光如水,一簇簇燈火相互照應如此朦朧的美麗景象讓沿路的遊客忍不住陶醉期間。

林宇與紫蘇等人一同走出城門踏上雪道,向著郊區梅園走去。通過城門簽名處這一關,才子們也紛紛走出城門,人數竟然不下有五十多人,看來這些都是通過篩選淘汰最終留下來的精英學子。

林宇等人的出現,自然是一道特殊的風景線,立馬就成為眾人關注的焦點,當然之所以會被眾人注意,最為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紫蘇的關係。

尤其他們聽說紫蘇作詩一首,直接打破了比賽規則,使得大家運氣爆棚跟著她一起過關的時候,眾人無比羨慕。他們有的人可是回答了好幾個燈謎才走出的城門!

就在這時,林宇這邊的人群當中一位才子突然出聲說話,林宇轉身一看赫然是方才在簽名處第一個作詩的彭雲傑。

彭雲傑一襲灰衣長衫長衫外邊披著一件雪白的斗篷,肩上落有雪花,他輕輕拍掉笑道:「恭喜諸位,今日能夠有幸與諸位一同前往梅園郊區,實在是人生中大幸。當然,最主要的還是要感謝紫蘇姑娘,如若不是紫蘇姑娘怕是今天我們都可能被淘汰。」彭雲傑行了一禮,繼續說道:「今日若是眾位當中有誰能夠在遊園賞詩大會當中獲勝,一舉取得這大會的頭魁,獲得各路官家青睞與賞識,不就是蛟龍得水青雲直上一路飛黃騰達。若是如此,還望各位苟富貴勿相忘,能夠多多提攜一番。」

林宇覺得好笑,心裡搖頭,這個遊園賞詩大會雖然隆重,各路都郡也都齊聚與此,許多天都城的大官員也被邀請到郊區梅園作為嘉賓,但靠著這個詩會就想要平步青雲飛黃騰達顯然誇張了一點。

不過,名滿天下足夠了。

這個彭雲傑倒是挺有意思的,這大會比賽正在進行著還沒有結束,他卻已經開始籠絡人拉關係了。

不一會兒,眾人眼前出現一個攤位,這自然又是一個簽名處了,不過這簽名處與城裡相比卻是有些不同,這個簽名處顯得有些高大上,一個巨大的圓桌,上邊則是擺滿各色酒杯,而在圓桌的旁邊則是有著幾位名伶則坐在旁邊輕彈琵琶曲子,遊客們將這裡包圍著,氣氛顯得異常的熱鬧。

「諸位公子,能夠通過各式考驗到達此地實乃才高八鬥文采斐然1

圓桌旁邊,一位看似是裁判中年人拱手笑道:「想來大家都比我還著急前往梅花園林,那我話不多說,直接介紹規則。不過,在開始介紹規則之前,諸位還是先同飲一杯酒如何,畢竟大家能夠齊聚這裡,實屬不易,何不舉杯共飲一番?請1

林宇一陣鬱悶,原本以為這位中年人是一位言簡意賅的裁判,搞了半天竟然是個話癆——還喜歡找借口喝酒!

「請1諸位才子不敢猶豫,走到圓桌旁邊舉起酒杯一飲而盡,實在爽快。

林宇覺得好奇,這冰天雪地的說是喝酒不會是咬冰塊吧,舉起杯子一看,竟然是那日與小娘子姐姐一同的梅花酒沒什麼兩樣,他皺眉四下尋找了一番,終於發現不遠處的梅花園林裡邊熱氣騰騰,白煙繚繞想來是有人在煮梅花酒了。

這時,裁判終於是介紹規則道:「諸位既然已經走出城門來到郊區,自然都是出類拔萃文采斐然之士。今日此處的簽名處規則非常簡單大家也都非常熟悉。諸位皆坐在圓桌上邊,行飛花令,諸位可選用詩和詞,也可用曲,但選擇的句子一般不能超過七個字,輸者罰飲梅花酒。」

聽到這個規則大家倒是沒有驚訝的神色,正如同裁判所說的這飛花令眾位才子再熟悉不過,這是大家在酒樓裡邊飲酒助興的遊戲之一。

不過,林宇卻是眉頭微皺,這個規則看似簡單,但沒有詩詞基礎的人根本玩就不轉它。

比如,圓桌上如果有甲說一句第一字帶有「花」的詩詞,如「花近高樓傷客心」。乙就要接續第二字帶「花」的詩句,如「落花時節又逢君」。此時丙可接「春江花朝秋月夜」,這時「花」便在第三字位置上。丁則可以接「人面桃花相映紅」,「花」在第四字位置上。接著戊可以是「不知近水花先發」、「出門俱是看花人」、「霜葉紅於二月花」等等。

一直到「花」排在第七個字位置上,則第一輪完成,便可繼續循環下去。

花令一人接一個,當場作不出詩、背不出詩或作錯、背錯時,由則由花令官命令其退常

這種「飛花令」算是真正詩詞高手之間的對抗,要求諸位才子必須在極短時間內完整說出一聯含有約定關鍵字的詩句。

看來這次的飛花令與行酒令相比,不比酒量,直接是實實在在的比個人的文學底蘊跟才華了,而且這不僅考察大家的詩詞儲備,更是臨場反應和心理素質的較量!

林宇端起桌上的酒杯,輕輕的抿了一口,眾人的面色這時逐漸變得緊張就連坐在一旁的紫蘇也是眉微皺,看來大家終於是意識到這個規則的困難了。

現在坐在這個圓桌上邊的,都是文采斐然的才子,彼此都是詩詞一道的老司機,詩詞儲備量又會少到哪裡去呢?

所以這是一場持久戰!

林宇將酒杯放下,嘴角露出一個弧度,終於可以召喚出唐詩三百首這位**oss了!